第六十二章 一起发大财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姜汐帧的话,将时勉迁的思绪给拉了回来。

    眼前的银两消失,姜汐帧的如花美颜近在咫尺。

    他第一次如此认真地看一个女子,原来,女人是长这个样子的,这么好看。

    “姜姑娘,按照您的想法来,我听您的!但是,字据总是要立的!”

    只有立了字据,才能保证自己的利益,时勉迁的心里也就踏实了。

    “那我们便好好商量一下……”

    只要程景好的书够好,就不怕赚不到钱。

    所有的一切,盈利才是关键。

    姜汐帧不要话本的稿钱,不过几两银子,跟读者买书的钱相比,简直不值一提。

    时勉迁想要五五分成,但姜汐帧要求四六分,书坊抽走四成的盈利,姜汐帧二人要六成。

    这让时勉迁甚感为难:“一直以来书坊与作者的分成,都是五五分!姜姑娘,咱不好开这个先例!要不然其他书坊会很难做,我也不好跟其他作者交待!”

    虽这样说,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不想减少他自己的利润。

    姜汐帧微挑眉梢,淡笑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先试运营看看吧!以一个月为期,到时候看看盈利如何!如果此话本成了爆款,那就三七分,我们七,你三,成不了爆款,那结局也就不用写了!字据也就没有必要再立了!”

    时勉迁拧眉道:“怎么又变成三七分了?”

    “时老板没有听懂吗,现在立字据,便是四六分,一个月之后再立字据,便是三七分!现在多给您的一成,是感激您对我们的信任!如果到时候此话本真成了爆款,只怕,就算是一九分,您也会抢着跟我们立字据的!”

    如果真成了爆款,一成的盈利也很多很多啊。

    时勉迁在犹豫,在考量。

    他虽然觉得有哪些不对劲,但最后还是决定,现在就立字据。从长远的利益来看,当然更是四六分更合适。

    话本是人家写的,让他们多拿些辛苦钱也是应该的。

    而且,程景好又不是只写这一本就不写了,他写的好,又写的多,还怕不赚钱吗。

    再说,写不好,卖不好,是程景好的损失,时勉迁并不会损失多少,顶多就是损失点印话本的钱。

    看着程景好和时勉迁



(第1/3节)当前804字/页


仕途天骄 牧神记 逍遥小书生 修罗武神 圣墟 官梯 一念永恒 元尊 永夜君王

    前章提要:...也与温玉喝了一杯。 温玉的眉间,总有一股掩不掉的淡淡忧郁之色,像是心头有什么想不开,放不开的事儿。 莫非跟温家男人克妻有关? 他年岁与程景好相仿,应该是成亲了的,可能是妻子离世,心里头一直放不下过世的妻子。又或者没有成亲,未遇到心仪的姑娘,心焦的。 “我方才来的时候,药铺外还有那么多的病患在排队!有一个纳鞋底的妇人,我前几日就已经注意到了,我看她今日才排到中间去,也不知下午能不能看得了病!” “老许,你好好的,怎么提起这事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药铺的情况!药铺外面,哪天不是排着长队!” 温多福边说,仍不停地往嘴里夹菜,腮帮子高高地鼓起。 一边吃还一边吐骨头,那骨头上竟是干净的半点肉渣不剩。 “老温,我这是关心你呀!你不是也觉得,看到病人这样,心里也难受吗,可你又没有好法子!” “而且,你这一天看不了几个病人,也赚不了两个银子!表面上看着人多,应该生意不错,可到手的银子呢?比之早些年,简直少的可怜!只能够维持生计!姜姑娘点子多,你何不请她出出主意呢!” 许成才对药铺的情况非常了解,药材涨价涨的离谱,药铺高价进货,却不能以太高的价钱......

    后章提要:......

    本章精要    姜汐帧的话,将时勉迁的思绪给拉了回来。

        眼前的银两消失,姜汐帧的如花美颜近在咫尺。

        他第一次如此认真地看一个女子,原来,女人是长这个样子的,这么好看。

        “姜姑娘,按照您的想法来,我听您的!但是,字据总是要立的!”

        只有立了字据,才能保证自己的利益,时勉迁的心里也就踏实了。

        “那我们便好好商量一下……”

        只要程景好的书够好,就不怕赚不到钱。

        所有的一切,盈利才是关键。

        姜汐帧不要话本的稿钱,不过几两银子,跟读者买书的钱相比,简直不值一提。

        时勉迁想要五五分成,但姜汐帧要求四六分,书坊抽走四成的盈利,姜汐帧二人要六成。

        这让时勉迁甚感为难:“一直以来书坊与作者的分成,都是五五分!姜姑娘,咱不好开这个先例!要不然其他书坊会很难做,我也不好跟其他作者交待!”

        虽这样说,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不想减少他自己的利润。

        姜汐帧微挑眉梢,淡笑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先试运营看看吧!以一个月为期,到时候看看盈利如何!如果此话本成了爆款,那就三七分,我们七,你三,成不了爆款,那结局也就不用写了!字据也就没有必要再立了!”

        时勉迁拧眉道:“怎么又变成三七分了?”

        “时老板没有听懂吗,现在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