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烦人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六人一行来到孟晚所说的那个餐厅。

    餐厅临着一条河,走过大门便有一处人工喷泉,而正堂里面传来的钢琴与小提琴的合奏在此刻是无比的契合。

    孟晚选了一处临着河的位置,并且率先霸占了最里面靠窗的一个位置,坐下后,她便热情的挥着手让容君羡坐在她的对面。

    此时容君羡正跟在沈南枝的身后,他不着痕迹的用手碰了下沈南枝,示意她出声将这件事给挡过去。

    可沈南枝就像完全没感觉似的,直接拉着余宁就坐到了孟晚的身边。

    “然哥。”容君羡见着沈南枝完全就不管自己,一下没控制住黑了脸,不过眨眼间,他便又恢复了一贯的冷淡,“靠窗那位置的风景不错,一会儿还可以看见船,我记得你很喜欢船。”

    张之然哪会不明白容君羡是在拒绝什么,不过他也的确没想到在面对容君羡时,孟晚竟然也能变得这么热情。

    他笑着承了容君羡的意,坐到了孟晚的对面。

    宋然坐在张之然的身边,而他坐在最外面,对面正好就是沈南枝。

    看见自己和容君羡隔了这么久,孟晚有些难受,她下意识的张嘴想和沈南枝换个位置,但是刚一张嘴,她又想起自己在飞机上遭受到的冷待,便悻悻的住了嘴。

    “点菜吧。”沈南枝转头看向孟晚。

    孟晚不太情愿的伸手叫了侍者一声,当菜单呈上来,几人看见价格时,都有几分的无奈。

    “吃披萨吧。”沈南枝将菜单从头翻到尾后,才出声建议。

    “我没意见。”张之然也无奈的笑了笑。

    早知道这里的菜这么贵,他刚才绝对不会给孟晚台阶下。

    今晚这一顿饭,他们少说都要五六百。

    “啊,还是牛排吧!”孟晚对披萨的嫌弃简直是显而易见。

    “孟老师。”宋然这时候也忍不住开了口,“这里最便宜的牛排一份就要130,我们这里可有六个人啊!”

    “这样吃下去,小一千就没了,而我们后面还有五天。”

    孟晚被宋然说得有些哑然,其实她也知道今天来这里吃这一顿实在是有些贵了,但是……但是这已经是她吃过最便宜的了。

    “披萨或者意面。”容君羡抬眼瞧着沈南枝不算好的



(第1/3节)当前790字/页


仕途天骄 牧神记 逍遥小书生 修罗武神 圣墟 官梯 一念永恒 元尊 永夜君王

    前章提要:...吗!” 孟晚有些嫌弃的将一侧的余宁给推开,矜持得伸手将鬓边的碎发给稍做整理后,便起身走到容君羡的面前:“容老师,真没想到你竟然真的有下方参加综艺的一天了。” 她和容君羡合作过一次。 他是主演,她是配角,两人之间也有几场对手戏,可以说是这里最熟悉容君羡的人。 余宁听见孟晚的声音,是一下就睁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孟晚,这还是之前的那个高冷,不屑和她说话的女神吗? 容君羡神色冷淡地颔首,目光扫视一圈后,确认了沈南枝还没到。 “你们好,我叫容君羡。” “容老师实在是客气。”张之然也淡淡地颔首,“我叫张之然。” “容老师好,我叫宋然。”宋然也笑着上前,甚至是有些战战兢兢的伸了手,小脸更是因为面对容君羡从而憋得通红,“很……很高兴能和容老师一起参加这档综艺。” “你好,我也很高兴能参加这档综艺。”容君羡回道。 几人都打了招呼,就余下一个余宁站在后面畏畏缩缩的不敢上去。 当容君羡的眼神看过来时,她更是紧张地浑身都颤抖起来,身体更是崩的很紧。 一侧的工作人员尽职尽责的用摄像机将他们的初次见面给完整记录下来。 特别是余......

    后章提要:...,我要玩ad!”沈南枝想也不想就拒绝,“你让宁宁或者宋然辅助你!” 余宁在两人目光的交汇中缓缓地举了手:“容老师,我辅助其实还行的!” “不用。”容君羡眼睛都没抬,就直接拒绝了余宁的提议,“你玩自己擅长的英雄就好。” “那我玩辅助跟你。”容君羡压低声音对沈南枝说,可在场的几人都能从容君羡的语气中感觉出几分委屈来。 这次沈南枝倒是没拒绝:“好啊!你玩个瑶吧!挂我身上!” 听见沈南枝这丝毫不知道什么叫客气的话,余宁和宋然都抬头看向坐在一起的两人。 刚才他们一心只有游戏,还没注意到这两人之间的距离有多近,不瞧不看就还好,这一瞧一看的,便感觉有些不对味了! 这两人之间对打了这么久,不该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吗? 为什么这两人见面就像是在谈恋爱一样! 他们参加的是旅行综艺。 而他们参加的却是恋爱综艺! 就在大家以为容君羡会拒绝的时候,可是这人却还真的选了个瑶。 余宁和宋然对望一眼,默契的从彼此的眼中看见了惊讶。 但是更惊讶的还在后面,进到游戏后,容君羡玩得瑶还真是一直挂在沈南枝玩得英雄身上,几乎就没有下来过! 甚至是......

    本章精要    六人一行来到孟晚所说的那个餐厅。

        餐厅临着一条河,走过大门便有一处人工喷泉,而正堂里面传来的钢琴与小提琴的合奏在此刻是无比的契合。

        孟晚选了一处临着河的位置,并且率先霸占了最里面靠窗的一个位置,坐下后,她便热情的挥着手让容君羡坐在她的对面。

        此时容君羡正跟在沈南枝的身后,他不着痕迹的用手碰了下沈南枝,示意她出声将这件事给挡过去。

        可沈南枝就像完全没感觉似的,直接拉着余宁就坐到了孟晚的身边。

        “然哥。”容君羡见着沈南枝完全就不管自己,一下没控制住黑了脸,不过眨眼间,他便又恢复了一贯的冷淡,“靠窗那位置的风景不错,一会儿还可以看见船,我记得你很喜欢船。”

        张之然哪会不明白容君羡是在拒绝什么,不过他也的确没想到在面对容君羡时,孟晚竟然也能变得这么热情。

        他笑着承了容君羡的意,坐到了孟晚的对面。

        宋然坐在张之然的身边,而他坐在最外面,对面正好就是沈南枝。

        看见自己和容君羡隔了这么久,孟晚有些难受,她下意识的张嘴想和沈南枝换个位置,但是刚一张嘴,她又想起自己在飞机上遭受到的冷待,便悻悻的住了嘴。

        “点菜吧。”沈南枝转头看向孟晚。

        孟晚不太情愿的伸手叫了侍者一声,当菜单呈上来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