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9 调整策略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文章這種事情,本來就沒有一個很明確的標準,說通過了,那是因為老秀才們閉著考生的姓名和考號來閱卷的,老秀才們在這上千份卷子當中選出了軒悅萌的卷子,說明軒悅萌這幾篇文章的水平確實過了這次府試的上榜標準嘛。

    說可以,自然說的過去,而且名正言順。

    畢竟閱卷的過程,并沒有人質疑,清朝的科舉制度還是非常完善,非常強大的,不然帝國的根基不會如此牢固。

    說沒有通過,也沒有什么問題。

    一個個讀書人,不管是這次上榜了的,還是落榜了的,還是跟這次考試不相干的讀書人,各個都來對著軒悅萌的這幾篇文章品頭論足,對著軒悅萌的文章吹毛求疵的結果,再好的文章,也經不住無數人都瞪大了眼睛找缺點啊。

    到最后,連軒悅萌的每個字的,每一筆每一劃,都可以被人作為攻擊的目標,這誰受得了啊?

    流言四處亂飛,難免沒有傳入軒悅萌耳朵的。

    軒悅萌郁悶的將自己關在屋子里,他現在面臨的問題像是山一樣向他壓過來。

    正可謂:鴨梨山大。

    不光是府試的事情,府試,他的上榜資格遭到了普遍性的質疑,幸好這時代官場作風拖沓,一旦公布的事情,即便是有變數,也有一個緩沖期,不可能立馬取消他府試上榜的資格。

    要想取消軒悅萌的府試上榜資格,則需要上報給直隸總督衙門定奪,還得由直隸總督衙門再往上報給禮部,由禮部定奪,取消一個生員的資格,在沒有實質證據的情況下,手續是很繁瑣的。

    只是被這么多人攻訐,讓軒悅萌很不舒服。

    除了府試的事情,還有克林斯曼洋行,產業工人匱乏,僅有的幾個從德國招來的技術人員,也不是萬能的,最頂級的科技,沒有辦法通過引進人才完成,必須培養自己的人才,外國的優秀人才在本國已經混的很好,沒有必要背井離鄉,況且猛然之間,也不可能招到非常好的人才啊。

    發電廠沒有辦起來,在煤礦投入的大筆資金就得不到回報,蒸汽機,印刷機,亂七八糟的機床,車床,鉆床,軒悅萌從德國進口了一大堆過來,齊全是挺齊全的,但是他個人肯定玩不轉。

    不斷的瞎上項目,卻沒有回報。

    這個時代的工業產品和工具,即便是最簡單的工具,從歐美漂洋過海的來,都貴的離譜,而軒悅萌必須全部從外國進口。

    軒悅萌來晚清辦工業,算是徹徹底底的嘗到了什么叫落后,什么叫一窮二白啦,好懷念以前家里樓下就有五金超市的日子啊。

    還有美租界工地這塊巨大的吞金項目,這是一個回報周期相對較長的大項目,是靠向各家洋行出售商業用地,以達到收支平衡,勉強玩轉的。

    每個月給不創造利潤的這大幫人力的開支,物力的開支,倉儲的開支,這都是大問題。

    克林斯曼洋行目前銷售出去的東西,只有美租界的極小的一部分



(第1/3节)当前902字/页


仕途天骄 逍遥小书生 牧神记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罗武神

    前章提要:... “王兄,別說小孩了,聽聞王兄這次準備很充分啊?” “哈哈,李兄無須過謙,李兄的才識,十里八鄉誰人不知?考個童生,那還不跟玩兒似得?” “哈哈,趙兄,多日不見,你想必已經精進了許多吧?各鄉才子都會齊了,看來今番的考試,又是一番龍爭虎斗啊!” “也不會懸殊太多,大家公認的那些才子,早都心知肚明,入榜名單應該沒有什么大的差異,頂多是兩三個有所變化。” “呵呵,反正不管怎么變,絕不會讓一個一歲小孩入榜單的吧?” 軒悅文笑道:“悅萌,別理他們,你就當是來鍛煉一下,先熟悉一下考場的氛圍,等會平時怎么寫文章,你就怎么寫文章,我看你對大學,論語這些,都掌握的挺不錯的,想必不會差到哪里去,萬一真的考中了童生,讓他們也瞧瞧你的才學。” 軒悅萌點點頭,心里雖然不高興,但是他的心胸還是挺寬廣的,啥都不說了,趕緊想法作弊打臉,才是王道! 各路才子?你們還真敢往自己臉上貼金啊。 軒悅萌四下望了望,看看吳長純有沒有來?他有多少才學,他自己心中清楚。 不作弊,毫無出路嘛。 吳長純連人影都沒有見,這讓軒悅萌好生失望,看向了大力。 大力當然明白少爺......

    后章提要:...虧一樣吧?” 軒悅萌大汗,實際上,他現在也只是說沒有賺錢,并沒有虧過一次啊?何來的做一樣虧一樣之說? 不過,不賺錢就是在虧錢嘛,人工,地皮,無形資產的流失,趙輕蘿也說的沒有什么問題。人就是這樣,順的時候,什么都好說,一旦遇到問題,自己人就會開始懷疑自己人,他知道自己已經被洋行的上上下下普遍性的質疑了,包括趙輕蘿,這個和自己很近的女人。 軒悅萌冷靜的解釋道:“現在拼的是市場占有率,只有橫下心將對手擊垮,我們才可以收到利潤,繼續維持這種局面,只會是兩敗俱傷,而我們目前的情況,已經傷不起了!必須下狠心和華文早報決斗!越早越好。” 趙輕蘿輕聲問道:“那你到底有多少把握啊?” 軒悅萌實話實說道:“一點把握也沒有,小說連載到報紙上,具體能收到什么樣的效果,誰都不知道,我覺得這種具有時效,新鮮出爐的方式,應該會受歡迎的,但是沒有被市場證實過的事情,誰也說不準啊。” 大力:“既然沒有其他的法子,只能按照少爺說的去做吧?少爺還沒有輸過呢,趙主任,你放心吧。” 趙輕蘿淡淡的看了軒悅萌一眼,道:“不是我喜歡潑冷水,輸一次,就什么都沒有了。悅萌,你做事還是太激進了,......

    本章精要    文章這種事情,本來就沒有一個很明確的標準,說通過了,那是因為老秀才們閉著考生的姓名和考號來閱卷的,老秀才們在這上千份卷子當中選出了軒悅萌的卷子,說明軒悅萌這幾篇文章的水平確實過了這次府試的上榜標準嘛。

        說可以,自然說的過去,而且名正言順。

        畢竟閱卷的過程,并沒有人質疑,清朝的科舉制度還是非常完善,非常強大的,不然帝國的根基不會如此牢固。

        說沒有通過,也沒有什么問題。

        一個個讀書人,不管是這次上榜了的,還是落榜了的,還是跟這次考試不相干的讀書人,各個都來對著軒悅萌的這幾篇文章品頭論足,對著軒悅萌的文章吹毛求疵的結果,再好的文章,也經不住無數人都瞪大了眼睛找缺點啊。

        到最后,連軒悅萌的每個字的,每一筆每一劃,都可以被人作為攻擊的目標,這誰受得了啊?

        流言四處亂飛,難免沒有傳入軒悅萌耳朵的。

        軒悅萌郁悶的將自己關在屋子里,他現在面臨的問題像是山一樣向他壓過來。

        正可謂:鴨梨山大。

        不光是府試的事情,府試,他的上榜資格遭到了普遍性的質疑,幸好這時代官場作風拖沓,一旦公布的事情,即便是有變數,也有一個緩沖期,不可能立馬取消他府試上榜的資格。

        要想取消軒悅萌的府試上榜資格,則需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