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九百七十六章 接引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映着星辉,叶辰再来十万大山,又到那片空旷地,先前他与诸天众准帝,便是在这被卷入时空乱流的。

    如今,还是一片狼藉。

    站在此处去看,能隐约望乱流,能隐约见乱流中的人,并非什么时候来这,都能在这望见那片乱流。

    先前他便知晓,乱流是移动的,之所以选这,是因此处,算是一个时空节点,想再从这节点进乱流。

    这,便是他想到的方法。

    只要能再进那乱流,便有方法,将众准帝接出,此法需颇多尝试,能否真正做到,还是一个未知数。

    “想到方法了。”

    伏崖第一个到了,从天而落。

    “不知是否行得通。”

    叶辰随意回着,还在看着乱流,空间是扭曲的,并非固定形状;时间也是扭曲的,无时光概念,时空与半时空之力,光怪陆离,极为奇妙。

    伏崖眸光亮了,满目希冀。

    “莫再这片天地,退开。”

    叶辰说着,体有光晕蔓延开来,乃一股柔和之力,将伏崖推出了这片天地,至远方一座山巅才落下。

    而后,他豁的站定,摊了双手,左手时间之力纵横,右手空间之力演化,时间化了剑,空间化了刀,无论刀与剑,都不是谁都能望得见的,只因,那是一种无形的力量,只有通晓时间和空间的人,才能看得见。

    嗡!铮!

    空间神刀嗡动,时间仙剑铮鸣,空间在扭曲,时间也在扭曲,刺啦刺啦作响,似有寂灭雷电在撕裂。

    那片乾坤,瞬间混乱。

    至少在伏崖看来,那是混乱的,那等清醒,若有人不慎跌入,必会被撕灭成灰,连叶辰的圣躯,都被一道道无形的力量,划出一道道血壑。

    叶辰还在集聚,时间和空间都在震荡,震的圣躯巨颤。

    “他在干啥。”

    古三通也来了,落在了伏崖所在的山巅,一同来的,还有太二真人。

    “不知。”

    伏崖轻轻摇头,只能模模糊糊,看到叶辰右手中有一把刀,是用时空之力,化作的一把刀,至于那把时间仙剑,他是望不见的,不通晓时间法则的人,谁都望不见,也包括古三通和太二真人,那等力量太缥缈。

    来人更多,司命星君、太白金星、太乙真人,皆不敢靠太近,落在了外围一座座山巅,极尽目力眺望。

    铿锵!

    众人看时,突闻金属碰撞声。

    乃叶辰,用时间仙剑猛地碰撞了空间神刀,想以此方法,再造时空乱流,哪怕只是一道裂缝也好。

    可惜,他想的太简单。

    时间仙剑撞空间神刀,的确有时空激荡,但并无乱流。

    哐当!铿锵!磅!

    其后,这等声响频频不觉。

    叶辰一手握时空仙剑,一手握空间神刀,一次又一次的碰撞,乾坤更逆乱,时空也躁动,依旧无乱流。

    不止如此,他还遭了反噬,每有一次碰撞,嘴角便淌溢一次鲜血,本该红润的脸庞,也渐渐苍白了。

    如此,一日悄然而过。

    至夜幕再降临,他才收了神通,盘膝而坐,以时空之力,抹灭了潜在的反噬,想的容易,可做起来,却极为艰难,如一个人,深处在无边黑暗中,无丝毫的光,一切都需摸索。

    深夜,他又起身。

    继而,便是金属碰撞的声响。

    两日下来,依旧无果。

 &



(第1/3节)当前1309字/页


仕途天骄 逍遥小书生 牧神记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罗武神

    前章提要:... 小猿皇杵在外围,大呼小叫的,每有一声嘶嚎,便喷一口鲜血,差点儿被帝灭了,此刻还窝着火气。 所幸,他有一个能打的把兄弟,正替他出气,开玩笑,来了俺们诸天,还想活着出去?门儿都没有。 啊....! 天魔帝的咆哮,响满寰宇。 可惜,叫的再响亮,也没啥个吊用,帝躯被拆的七零八落,徒有一身帝道仙法,愣是无机会使出,对面那尊小圣体,丝毫不给他机会,一剑接一剑,一剑更比一剑霸道,劈的他眼花缭乱,入目不见叶辰的人影,净见一道道剑芒了,劈头盖脸的一顿斩。 轰!轰隆隆! 因他,因叶辰,因这场大战,星空彻底混乱,一月来的重建,星空有多废墟,凡两人所过之处,星域炸裂,星空轰塌,一颗颗星辰,一颗接一颗的炸灭,无人敢妄自踏足,仅仅余波都扛不住,准帝级也一样。 世人在看,天冥两帝也在看,相比诸天人,他两人皆面无表情,对叶辰爆锤大帝,早已习惯,中阶帝都屠过,这都小儿科,他有那个战力。 轰!砰! 正看时,突闻两声轰隆,一声传自冥界,一声传自天界,几乎在同一瞬,天界的缥缈和冥界的虚无,都破开了一道裂缝,足万丈庞大,也是在同一瞬,一道人影,分别跌落在了天界和冥界。 ......

    后章提要:......

    本章精要    映着星辉,叶辰再来十万大山,又到那片空旷地,先前他与诸天众准帝,便是在这被卷入时空乱流的。

        如今,还是一片狼藉。

        站在此处去看,能隐约望乱流,能隐约见乱流中的人,并非什么时候来这,都能在这望见那片乱流。

        先前他便知晓,乱流是移动的,之所以选这,是因此处,算是一个时空节点,想再从这节点进乱流。

        这,便是他想到的方法。

        只要能再进那乱流,便有方法,将众准帝接出,此法需颇多尝试,能否真正做到,还是一个未知数。

        “想到方法了。”

        伏崖第一个到了,从天而落。

        “不知是否行得通。”

        叶辰随意回着,还在看着乱流,空间是扭曲的,并非固定形状;时间也是扭曲的,无时光概念,时空与半时空之力,光怪陆离,极为奇妙。

        伏崖眸光亮了,满目希冀。

        “莫再这片天地,退开。”

        叶辰说着,体有光晕蔓延开来,乃一股柔和之力,将伏崖推出了这片天地,至远方一座山巅才落下。

        而后,他豁的站定,摊了双手,左手时间之力纵横,右手空间之力演化,时间化了剑,空间化了刀,无论刀与剑,都不是谁都能望得见的,只因,那是一种无形的力量,只有通晓时间和空间的人,才能看得见。

        嗡!铮!

        空间神刀嗡动,时间仙剑铮鸣,空间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