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针锋相对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廷议没有结论!

    虽然檀孝祖和张槐代表军方都支持攻略西凉,可徐佑不表态,安休林就不能最终下定决心。但谢希文清楚,朱礼代表的是朱智的态度,朱智的态度就是扬州门阀的态度,徐佑几乎和扬州门阀穿一条裤子,不管魏军和柔然谁胜谁败,徐佑必定还是要支持出兵的。

    当夜是陶绛轮值尚书台,谢希文休息,他命人在院子里备好食案和菜肴,管事觉得奇怪,问道:“郞主要待客吗?要不要小的去备点好酒?”

    谢希文笑道:“再好的酒,好不过宫里的兰生酒,客人自带,咱们就不要献丑了!”

    暮色初临,徐佑果然提着刚刚从宫里送来的兰生酒登门拜访,看着院子里怡然自得的坐着的谢希文,笑道:“玄晖兄,不请自来的恶客,千万别拒之门外!”

    谢希文做个请坐的手势,道:“兰生酒等闲可吃不到,今晚借着微之的光,一醉方休!”

    徐佑拍掉塞子,酒香扑鼻,道:“来,一醉方休!”

    两人推杯换盏,只谈风月,不谈政事,很快喝完了整整一坛酒。谢希文醉眼惺忪,已有几分醉意,袍襟散开,击筷而歌,道:“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人攀明月不可得,月行却与人相随。皎如飞镜临丹阙,绿烟灭尽清辉发……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唯愿当歌对酒时,月光长照金樽里……微之,你的这首诗飘逸不群,气概万千,颇有仙家气,人称你是当世诗赋之宗,我看还是评的太低……”

    徐佑笑道:“诗赋小道,何足挂齿?玄晖兄坐镇中枢,执宰天下,这才是我辈读书人的典范。”

    谢希文放下筷子,淡淡的道:“其实大家心知肚明,若无微之合纵连横,若无诸将效死用命,我一介白衣,出身寒微,素无名望,何来的资格坐在台阁里发号施令?白捡来的尚书仆射,可未必人人心服!”

    “孙叔敖举于海,百里奚举于市,出身和名望从来不是赢得别人敬重的筹码。何况玄晖兄乃国之六翮,所谋在兴利除弊,选官得才,朝有著定,下无觊觎,不是那些上不得台面的诡算和战场中的争锋可比。”

    谢希文仰着头,月光挥洒在鬓角,竟也有了几丝白发,低声道:“微之,我愿忘身徇难,成主上中兴之业,使赋役宽平,刑罚清省。然而当务之急,不在外,而在于内。主上初登大宝,京城内暗流涌动,庾氏和柳氏不会甘心失去在朝堂的地位,都在等着看朝廷怎么处理萧氏一门,稍有不慎,刚刚平定的局势将再次分裂动荡。你出身豪族,岂不知门阀之力,足可和皇权分庭抗衡?而军人素来以战功得恩幸,所以檀、张两位将军力主出兵关中,而不顾朝廷的难处。胜了还好说,可兵凶战危,万一败于魏军……”

    谢希文神色凝重的可怕,仿佛晚霜打湿了的眼神,直直的盯着徐佑,道:“你可知道,文帝渐失朝野之心,给了安休明和萧勋奇谋逆的胆量,正是从第三次北伐失败开始……前车之鉴,后事之师,我虽无



(第1/3节)当前796字/页


仕途天骄 逍遥小书生 牧神记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罗武神

    前章提要:......

    后章提要:......

    本章精要    廷议没有结论!

        虽然檀孝祖和张槐代表军方都支持攻略西凉,可徐佑不表态,安休林就不能最终下定决心。但谢希文清楚,朱礼代表的是朱智的态度,朱智的态度就是扬州门阀的态度,徐佑几乎和扬州门阀穿一条裤子,不管魏军和柔然谁胜谁败,徐佑必定还是要支持出兵的。

        当夜是陶绛轮值尚书台,谢希文休息,他命人在院子里备好食案和菜肴,管事觉得奇怪,问道:“郞主要待客吗?要不要小的去备点好酒?”

        谢希文笑道:“再好的酒,好不过宫里的兰生酒,客人自带,咱们就不要献丑了!”

        暮色初临,徐佑果然提着刚刚从宫里送来的兰生酒登门拜访,看着院子里怡然自得的坐着的谢希文,笑道:“玄晖兄,不请自来的恶客,千万别拒之门外!”

        谢希文做个请坐的手势,道:“兰生酒等闲可吃不到,今晚借着微之的光,一醉方休!”

        徐佑拍掉塞子,酒香扑鼻,道:“来,一醉方休!”

        两人推杯换盏,只谈风月,不谈政事,很快喝完了整整一坛酒。谢希文醉眼惺忪,已有几分醉意,袍襟散开,击筷而歌,道:“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人攀明月不可得,月行却与人相随。皎如飞镜临丹阙,绿烟灭尽清辉发……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