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旖梦里的男主角!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陆羽,我要杀了你!”愤怒的声音,隔着房门传出。

    陆羽掏掏耳朵,一边快速逃离,一边头也不回的喊道:“好啦,大清早的,别喊打喊杀了,赶紧洗漱,然后出来吃饭。”

    ?见陆羽逃出卧室,顾倾城气恼地跺了跺脚,然后突然双手捂住脸,嘴里却不停地道:“这回亏大了,陆羽你这个大色狼、流氓,我…我非把你…把你…”

    把你了半天,最终顾倾城也说不出惩罚的方法来,自己想着他做春梦,难道也要他想着自己做春梦不成?

    呸呸!

    想到这里,顾倾城暗暗啐了自己两口,这想法太羞人了,自己才没有想着他做春梦呢!

    面色变幻一阵,顾倾城渐渐的平静下来,正要起床洗漱,这时候电话铃声响起,是张雅丽打来的,之前她被吵醒正迷糊,并没有留意顾倾城说什么,又眯了一会,越想越不对劲,越想越觉得这里面有事,就又回拨了过来。

    电话接通,顾倾城心虚道:“雅丽,你怎么不多睡会呢?”

    “被你吵醒了,哪里还睡得着?”张雅丽反问一句,接着八卦道:“倾城,老实交代,昨天晚上,你跟陆羽有没有干什么坏事,坦白从宽!”

    “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是吧?”顾倾城翻翻眼皮,故意不去接这个话茬,要让这个好友知道昨天发生的事情,她还不得被她给笑死。

    “赶紧的老实交代。”张雅丽追问。

    “老实交代,就是没有。”顾倾城如实道。

    张雅丽却哪里肯信,直接忽略她这句话,色色道:“倾城,你家陆羽那方面厉害不?”

    “雅丽,你这个色女,还有没有廉耻心,害不害臊?”顾倾城没想到张雅丽居然会这么问,顿时闹了一个大红脸。

    “你们能做,我就不能问问吗?”张雅丽豪放道。

    顾倾城哪里招架得住,结结巴巴的解释:“我们…没有那个!”

    “没有那个,你骗谁呢?孤男寡女,干菜烈火,你可别告诉我,你们是在一起聊天呢!”张雅丽撇嘴不信,听顾倾城说话结巴,越加感觉有事。

    见她根本不信,而且解释起来也没啥效果,说不定还会引出更色的话题,顾倾城索性也不



(第1/3节)当前731字/页


仕途天骄 逍遥小书生 牧神记 元尊 一念永恒 官梯 永夜君王 圣墟 修罗武神

    前章提要:...道为什么,当想到那个人可能是陆羽的时候,她心底的悲伤与阴霾,似乎也随之消散了不少,当失身已成定居,当一切不可逆转,她忍不住想,那个人如果是陆羽,似乎也不难接受。 只是到底是不是他,她却不敢确定。 手忙脚乱的从床上爬起,顾倾城快速的找到电话,正要打电话给张雅丽确认,却发现昨天有两个未接电话,都是张雅丽打来的,她并没有多想,直接打电话过去。 电话响了几声接通,对面张雅丽打了个哈欠,含混道:“喂,倾城呀,怎么这么早打电话过来?” 顾倾城可不管这些,忐忑的问道:“雅丽,昨天晚上我喝醉了,是你送我回来的吗?” “不是啊,是陆羽带你回去的,你们不是同居吗?”张雅丽讶然道:“我说倾城,真看不出来,你喝醉酒了这么猛,昨天…” 后面的话,顾倾城已经听不清了,她脑海中只有一个声音响彻:陆羽,真的是他,真的是那个色胚子趁人之危,趁她喝醉占有了她。 “先不说了,我挂断了。”顾倾城挂断电话,越想越是愤怒,直接冲着外面大吼:“陆羽,你给我滚出来!” “大早上的鬼叫什么?” 陆羽欠扁的声音传来,下一刻卧室房门被从外面推开,陆羽熟悉的声音出现,端着一碗醒酒汤从外......

    后章提要:......

    本章精要    “陆羽,我要杀了你!”愤怒的声音,隔着房门传出。

        陆羽掏掏耳朵,一边快速逃离,一边头也不回的喊道:“好啦,大清早的,别喊打喊杀了,赶紧洗漱,然后出来吃饭。”

        ?见陆羽逃出卧室,顾倾城气恼地跺了跺脚,然后突然双手捂住脸,嘴里却不停地道:“这回亏大了,陆羽你这个大色狼、流氓,我…我非把你…把你…”

        把你了半天,最终顾倾城也说不出惩罚的方法来,自己想着他做春梦,难道也要他想着自己做春梦不成?

        呸呸!

        想到这里,顾倾城暗暗啐了自己两口,这想法太羞人了,自己才没有想着他做春梦呢!

        面色变幻一阵,顾倾城渐渐的平静下来,正要起床洗漱,这时候电话铃声响起,是张雅丽打来的,之前她被吵醒正迷糊,并没有留意顾倾城说什么,又眯了一会,越想越不对劲,越想越觉得这里面有事,就又回拨了过来。

        电话接通,顾倾城心虚道:“雅丽,你怎么不多睡会呢?”

        “被你吵醒了,哪里还睡得着?”张雅丽反问一句,接着八卦道:“倾城,老实交代,昨天晚上,你跟陆羽有没有干什么坏事,坦白从宽!”

        “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是吧?”顾倾城翻翻眼皮,故意不去接这个话茬,要让这个好友知道昨天发生的事情,她还不得被她给笑死。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