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仙人遗址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在未來的五天之內,成道南一直都生活在這荒島之上,金雕翅膀上的傷疤已經幾乎看不見了,氣血貫通經絡,暗傷全部消失。而白冰衣,成道南沒有管她,任由她自己活動。但是白冰衣也不蠢,她知道,現在自己沒有海圖,唯一能夠依靠的便是成道南了,現在就是成道南趕她走,她都不會離開的。

    白冰衣看著成道南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心中不由的焦急。這成道南也不離開荒島,那他如何知道七殺組織和碧海驅獸宮的人會在何時何地打開仙人遺址。她有好幾次都想要提醒一下成道南,但是想到成道南的恐怖,就將話語咽了下去。

    成道南當然不是在閑度時光,他的意識早就沉入虛空。在這五天之中,他一直都在靜心凝神,將自己的心神打磨的澄澈如鏡,這樣一些冥冥中的吉兇變化才能倒映于心。

    忽然之間,成道南的身體一震,眼睛不由的看向了東海的西南角。那里,有一股引而不發的氣勢蟄伏其中,成道南只是微微一觸摸,心神就有了要崩潰的趨勢。

    “走。”成道南低喝一聲,一只手抓住白冰衣,接著一躍而起,金雕在空中劃過一道軌跡,在這成道南和白冰衣朝著遠處飛去。

    東海廣袤無邊,物產豐饒,在它的西南方,有一座島嶼,整個島嶼通體紅色,最中央的位置有一座火山。因為許久未曾爆發,這座島嶼上零星的長了一些灌木,顯得不是那么死氣沉沉。

    往日里,這里人跡罕至,很少有人涉足,泯然于眾多的島嶼之中。但是今天,卻是熱鬧了許多,在靠近海岸的一處沙地上,數百人站立在那里,看衣飾,可以分為兩派。

    “從這完整的海圖上,這仙人遺址應該在這火山的中心,我們兩方各自派宗師級的武者進去吧,其他人多了也是累贅,就守在這里,以免其他人闖入。”在一幫身著黑衣的人中,一個氣質冷厲的人說道,他個子不算魁梧,但是身后那一柄如同門板大小的橫刀卻極其的吸引人的注意。

    “冷宗主,你的話有理,七殺十二樓前五樓的樓主全部跟我進去,其他人駐守這里。”七殺首領面帶著勾勒這金絲花紋的面具,聲音帶著層層的回音,聽不清是男是女。

    “秦首領,我們抓緊時間進入仙人遺址吧,以免夜長夢多。”碧海驅獸宮的宮主臉上的表情不變,眼神卻直視著島嶼的深處。

 &nb



(第1/3节)当前626字/页


仕途天骄 逍遥小书生 牧神记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罗武神

    前章提要:...著后面退去,余光一瞥,卻是看見了神像背后的成道南。“啊?????是你!”小乞丐一聲驚呼,卻是將幾個大漢的目光吸引了過來。 “喲,原來這里還躲著一個同伙,沒事,一起打了。”一個大漢滿不在乎的沖了過去,成道南輕輕的咳嗽了一聲,一只手捂著自己的心口,在這個大漢靠近的霎那,成道南的一根手指陡然的刺出,點在大漢的眉心。 “嗤。”印堂穴乃是人體大穴,成道南的勁力一震,大漢的腦子如同被釘子釘入一般,直接被破壞了中樞系統,癱瘓于地。 “老三!”旁邊一個大漢伸手扶住他,沒想到,成道南的速度更快,一只手按在那個大漢的胳膊上。“咔嚓。”成道南借用他扶人的力道,直接將他的手臂關節卸開。 “啊?????”那個人一聲慘叫,豆大的汗水不斷的滴落下來,顯然十分痛苦。這幾下變故太快,將剩余的三人都嚇住了,他們呆立在原地,不敢輕舉妄動。 成道南單手負在后面,氣勢如淵如海,一看就是高手的模樣。“這位公子,我們有眼不識泰山,還請放小的們一馬。”別看他們在小乞丐面前硬氣,遇到更強的成道南,他們也得求饒。 “滾吧。”成道南一揮手,一副不跟你們計較的模樣。“哎???多謝爺。”三人一點頭,帶著另外兩人,忙不......

    后章提要:...幫武道宗師面前,竟然有一種頤氣指使的味道,讓人覺得十分的不可思議。 這些人正要發作,卻發現自己的頭領卻一點意見都沒有,只好悻悻的站立不動。成道南走到一個符文的節點,然后讓碧海驅獸宮的一位殿主站在這個節點上,那位殿主本來有些不愿意,但是被冷厲一個眼神掃了一下,立時乖乖的站在了那里。 接著,成道南指揮所有人都依次站在各個節點之上。連冷厲也沒有例外,九個人零零散散的站著,看著一點規律都沒有。 “現在,我開始數一二三,然后你們全力的發動內息,將你們腳下的那一處巖漿截斷,記住,你們的時間要保持一致,分毫都不能差,錯了一點點,我們就都要身死在這里。”成道南臉色嚴肅的跟面前的這些人說道,若是不能一舉截斷這些較大的節點,那么不僅做的是無用功。甚至有可能引起符文的崩潰,將所有人都葬送在巖漿之中。 見到成道南這副表情,所有人也被他的情緒感染,全都慎重的點了點頭。成道南的眼睛死死的盯著地面上的巖漿,因為巖漿每時每刻都在流動變化,成道南掐算了一下規律,大約每一炷香的時間,節點就會有一次機會重復,而那個時候,便是這些人出手的時機。 “一·····”成道南的聲音并不大,但是卻清晰的......

    本章精要    在未來的五天之內,成道南一直都生活在這荒島之上,金雕翅膀上的傷疤已經幾乎看不見了,氣血貫通經絡,暗傷全部消失。而白冰衣,成道南沒有管她,任由她自己活動。但是白冰衣也不蠢,她知道,現在自己沒有海圖,唯一能夠依靠的便是成道南了,現在就是成道南趕她走,她都不會離開的。

        白冰衣看著成道南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心中不由的焦急。這成道南也不離開荒島,那他如何知道七殺組織和碧海驅獸宮的人會在何時何地打開仙人遺址。她有好幾次都想要提醒一下成道南,但是想到成道南的恐怖,就將話語咽了下去。

        成道南當然不是在閑度時光,他的意識早就沉入虛空。在這五天之中,他一直都在靜心凝神,將自己的心神打磨的澄澈如鏡,這樣一些冥冥中的吉兇變化才能倒映于心。

        忽然之間,成道南的身體一震,眼睛不由的看向了東海的西南角。那里,有一股引而不發的氣勢蟄伏其中,成道南只是微微一觸摸,心神就有了要崩潰的趨勢。

        “走。”成道南低喝一聲,一只手抓住白冰衣,接著一躍而起,金雕在空中劃過一道軌跡,在這成道南和白冰衣朝著遠處飛去。

        東海廣袤無邊,物產豐饒,在它的西南方,有一座島嶼,整個島嶼通體紅色,最中央的位置有一座火山。因為許久未曾爆發,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