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鬼子认栽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而且白有强跟方汉民行事作风不一样,方汉民是随着性子,只要惹毛他,他啥都敢干,上次在兵站抢兵粮那次,所有人都知道,那些兵粮是某个大佬私人的货,可是方汉民却照抢不误,一点也不顾及后果。

    白有强当时就试图劝阻过方汉民,想要方汉民别把事情闹大,可见白有强是想要继续在部队里面混下去的。

    而且孔权也知道,在芷江机场的时候,曾经有一个军官坐飞机到了芷江机场,私下里跟白有强接触了大概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但是没有人知道他们都谈了些什么,事后那个看上去来历不凡的军官,什么也没说,就直接又坐飞机离开了芷江机场。

    在那之后,白有强就心事重重,这些天显得有点魂不守舍,指挥作战的时候也有点心不在焉,几次都有些误判,要不是程一仁和他及时发现问题,提醒了白有强一下的话,他们现在估计早就损失惨重了。

    白有强今儿个突然间跟他说起这些事儿,孔权虽然老实一点,但是他并不傻,还是立即嗅到了一丝不一样的味道。

    一切的原因,弄不好都跟重庆过来的那个军官有关系,要说他孔权怎么知道那是重庆过来的?其实当时他就私下问过了,那个军官乘坐的那架飞机,是从重庆飞到芷江机场的,虽然是运送的弹药等补给品,可是能搭乘飞机的人,肯定也不会太简单。

    所以白有强这些天来的不正常,肯定跟那个重庆来的军官有关系,现在又问他这件事,这就说明,白有强弄不好找到了些门路,获得了某种承诺。

    再深一些的问题,孔权想不出来,他也不愿意想,想多了也没啥意思,反正只要白有强答应他,以后还罩着他就行,至于方汉民,他不想干了,那是他的事儿,以后他孔权还想要继续在部队混下去。

    第120联队溃入山中之后,第十九师也随即奉命追杀到了山中,此时日军已经丧失了



(第1/3节)当前512字/页


仕途天骄 逍遥小书生 牧神记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罗武神

    前章提要:...的小过节,军统就找茬拿下方汉民,这事儿要是传出去的话,一旦传到戴老板或者是委座那里的话,他们也估计会很难堪,最怕的就是传到媒体耳中,到时候被一些媒体的人宣扬一番,他们军统就偷鸡不成蚀把米,会被搞得非常被动狼狈的。 所以他们在史迪威被去职赶回美国之后,这才没有动方汉民,全当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但是方汉民和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廖耀湘此次耍小聪明,把方汉民调入新六军这件事上,连廖耀湘都不知道,军统居然有人在其中给他廖耀湘帮了忙,顺顺当当的便通过军令部,把方汉民给调回到了国内,归入到了新六军之中。 姚维明现在就在重庆,军统系统之中,一个重要部门里做事,当年他因为方汉民的事情,被史迪威灰头土脸的赶回国内,着实让他丢脸丢大了,回国之后,几乎小一年都郁郁不得志,在军统之中干一些杂活,直到半年前才重新得到了任用。 姚维明忘不了这件事,这件事已经成了他的心病,也成了他的奇耻大辱,他忘不了当时把方汉民抓回列多,见到郑洞国震怒时候的那个场景,他被撂在当场,尴尬的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姚维明从来都没觉得他是个大度之人,他甚至可以公开说,他就是个小人,而且是个睚眦必报的真小人,如......

    后章提要:...火光冲天,可惜了这个村子的村民,也不知道他们在不在村中,如果他们没有来得及逃走的话,那么今天注定他们要成为这场战斗的牺牲品了。 这再次印证了那句名言“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国难当头之下,普通百姓的利益被基本上无视了,为了抗战,百姓注定要承受无尽的痛苦,家园不但可能毁于敌人之手,也可能会毁于己方的军队之手。 随着那支友军对日军右翼阵地发动进攻之后,日军随即也动了起来,有限的机动兵力立即行动起来,通过防线后面的道路奔向了右翼的那个村庄赶去增援。 由于日军兵力不足,每个阵地上留守的日军兵力都不多,多的大概只有三四十人,少的话只有一二十人,剩下的则被日军指挥官作为机动兵力使用,哪里遭到猛攻,便派机动兵力赶去增援。 这个战术虽然有效克制住了进攻的中方军队主力,但是也留下了一个巨大的隐患,那就是一旦机动兵力被调走,一些阵地的日军兵力就显得太过空虚了。 趁着日军把注意力都转向了东面之后,方汉民挥了挥手,百十号特务营的官兵们随即便跟着他匍匐前进,一个个身披着精心伪装,像一团团缓缓移动的茅草一般,朝着日军的那个高地爬了上去。 在这样黑夜之中,日军就算是视力再好,也根......

    本章精要    而且白有强跟方汉民行事作风不一样,方汉民是随着性子,只要惹毛他,他啥都敢干,上次在兵站抢兵粮那次,所有人都知道,那些兵粮是某个大佬私人的货,可是方汉民却照抢不误,一点也不顾及后果。

        白有强当时就试图劝阻过方汉民,想要方汉民别把事情闹大,可见白有强是想要继续在部队里面混下去的。

        而且孔权也知道,在芷江机场的时候,曾经有一个军官坐飞机到了芷江机场,私下里跟白有强接触了大概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但是没有人知道他们都谈了些什么,事后那个看上去来历不凡的军官,什么也没说,就直接又坐飞机离开了芷江机场。

        在那之后,白有强就心事重重,这些天显得有点魂不守舍,指挥作战的时候也有点心不在焉,几次都有些误判,要不是程一仁和他及时发现问题,提醒了白有强一下的话,他们现在估计早就损失惨重了。

        白有强今儿个突然间跟他说起这些事儿,孔权虽然老实一点,但是他并不傻,还是立即嗅到了一丝不一样的味道。

        一切的原因,弄不好都跟重庆过来的那个军官有关系,要说他孔权怎么知道那是重庆过来的?其实当时他就私下问过了,那个军官乘坐的那架飞机,是从重庆飞到芷江机场的,虽然是运送的弹药等补给品,可是能搭乘飞机的人,肯定也不会太简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