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三 平和莫动武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形骸心想:“这老庄主好生渊博。”他生怕这老庄主因这青阳剑猜出自己身份,自己受世人误会,名声只怕好不起来,可别闹得人人喊打,再无容身之处,可若是刻意隐瞒,一旦被老庄主拆穿,岂不是自讨苦吃?

    他稍稍一想,答道:“此剑在我手上,便并非世所传闻的邪剑,还请老庄主放心。”

    老庄主又传音问道:“老夫叫做鲁平,不知阁下尊姓大名?”

    形骸道:“在下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乃是龙国孟行海。”

    他这名头在阴间算不得响亮,但在阳间当真恶名远扬,惊动四海,当下如实相告,心中本做好了这老庄主拔刀相向,戟指痛骂的准备。岂料老庄主只微微一愣,道:“阁下居然并不隐瞒,你不知天庭地庭、万仙纯火,皆欲杀你而后快么?”

    形骸道:“我是受了冤屈,名声被污蔑败坏至此,也是徒呼奈何。但庄主对我有此恩情,我行得正,坐得直,便不想欺瞒庄主。”

    鲁平淡然一笑,捋须朗声道:“还请这位孟壮士到舍下作客。”

    两人运内功悄声说话,旁人只见两人呆立不动,也不知他们说了些什么。这时,有仆役陡听老庄主吩咐,立即跑到形骸身前,行礼道:“有请壮士。”

    形骸随那仆役走入阁楼,见四处布置得清淡雅致,颇有仙风神韵,另有玉石屏风、水晶灯架,名士字画,各种乐器,摆放得整齐有序,但又随处可见。阁楼中并无壁炉,也未烧火,可却温煦如春,舒适宜人。形骸感到此地灵气流动,确是一鸿钧逝水。

    那仆役又道:“还请壮士沐浴更衣,如此主人更为欢喜。”

    形骸道:“那可太客气了。”但在这整洁明亮的地方,自己穿的破破烂烂,委实不妥。

    仆役再引形骸来到地下大浴堂,此地竟有一个温泉,四周铺着汉白玉砖,蒸汽腾腾,热浪滚滚。形骸见状甚喜:“在阴间哪有这般好处?”几下将衣物除尽,跃入泉中,闭上眼,漂浮水上,浸泡其内,只觉疲劳顿消,身体健康异常,但又暗叫惋惜:“这庄主若有特产的美酒,也不知让我趁此惬意之际品尝几杯。”想要变酒来喝,却也懒得如此。

    约待了有半个时辰,那仆役在外叫道:“壮士,可好了么?诸位贵客都等在客厅了。”

    形骸嚷道:“是么?我倒不知,抱歉抱歉。”用白布遮掩,跃出泉水,那仆役送来劲服长裤,皆甚是温暖严实。

    形骸迅速穿上,打理干净,来到客厅,见鲁平、鲁檀、白光卫、川太行等已然就坐,各座位前有一小茶几,茶几上放着热呼呼的红茶。

    形骸颇觉不好意思,道:“在下得意忘形,让诸位久等,在此谢罪,谢罪。”于是在末位坐下。

    鲁檀怒道:“爹爹!为何对此人如此客气?他辱骂女儿,女儿恨他入骨!”

    鲁平道:“你拿了人家宝剑,人家未问你讨还,你还好意思怨他?”

    鲁檀奇道:“啊,这宝剑曾是他的?嗯,不过我救了他一条命,他这宝剑也该赠送给我,以为报答,对不对?”

    鲁平摇头道:



(第1/3节)当前927字/页


仕途天骄 逍遥小书生 牧神记 元尊 一念永恒 官梯 永夜君王 圣墟 修罗武神

    前章提要:...桃潭先前有恩于他,因此这老仙手下留情,始终不施展赶尽杀绝的招式,而她二人师传武学也妙用无穷,潜力极大,越是遇险,越能发挥得淋漓尽致,才能勉强维持不败。 玫瑰心想:“这老树妖比爹爹、行海哥哥差得远了,若菀心在此,与我和牡丹共同施展死亡剑诀,早就胜过了他。”紫星玫剑光纷纷,劈斩刺击,好似疾风骤雨,却难以击退树底老仙半步,而树底老仙似乎不耐烦起来,出手逐渐沉重,玫瑰每接一招皆愈发吃力。 忽然之间,那绿雾飘至,玫瑰吃了一惊,道:“小心其中有毒!” 桃潭道:“运清净妙花功护体!任何毒素皆奈何不得咱们。”两人暂且收招避让,树底老仙并不追击,很快她们眼中一片模糊。 玫瑰道:“咱们跳上树去,用大风将这毒雾驱散了。” 却听那青衣雅士哈哈大笑,说道:“这独眼猿猴一死,其魂魄化作这无眼之雾,令人双眼生花,瞧不清外物,此咒迷人心魂,你们就算唤来九天神风也没用。” 玫瑰听出他声音气定神闲,胜券在握,登时想道:“他又召来了什么妖魔?” 只听迷雾中,牡丹发出尖叫,玫瑰与她心有灵犀,不必见物,也知道她身在何处,又察觉到她正处于极大的痛苦之中,神智几近错乱。玫瑰心如刀割,喊道......

    后章提要:......

    本章精要    形骸心想:“这老庄主好生渊博。”他生怕这老庄主因这青阳剑猜出自己身份,自己受世人误会,名声只怕好不起来,可别闹得人人喊打,再无容身之处,可若是刻意隐瞒,一旦被老庄主拆穿,岂不是自讨苦吃?

        他稍稍一想,答道:“此剑在我手上,便并非世所传闻的邪剑,还请老庄主放心。”

        老庄主又传音问道:“老夫叫做鲁平,不知阁下尊姓大名?”

        形骸道:“在下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乃是龙国孟行海。”

        他这名头在阴间算不得响亮,但在阳间当真恶名远扬,惊动四海,当下如实相告,心中本做好了这老庄主拔刀相向,戟指痛骂的准备。岂料老庄主只微微一愣,道:“阁下居然并不隐瞒,你不知天庭地庭、万仙纯火,皆欲杀你而后快么?”

        形骸道:“我是受了冤屈,名声被污蔑败坏至此,也是徒呼奈何。但庄主对我有此恩情,我行得正,坐得直,便不想欺瞒庄主。”

        鲁平淡然一笑,捋须朗声道:“还请这位孟壮士到舍下作客。”

        两人运内功悄声说话,旁人只见两人呆立不动,也不知他们说了些什么。这时,有仆役陡听老庄主吩咐,立即跑到形骸身前,行礼道:“有请壮士。”

        形骸随那仆役走入阁楼,见四处布置得清淡雅致,颇有仙风神韵,另有玉石屏风、水晶灯架,名士字画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