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4】 开导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碧海蓝天,波涛滚滚。

    海中长有鱼的身体,鸟的翅膀,白头红嘴,身上有苍色斑纹的文鳐鱼,正在发出声声鸾鸟般的啼鸣,从海中相继跃出,高高飞起。

    摇曳的鱼尾和鱼鳍带起飞溅的水花道道,在北阴朝的战船边,半空之中划过一道道弧线后又一头猛扎,跃入了海中。

    还在半空之中飞溅弹射的水珠,被阴日之光一照,光彩夺目,熠熠生辉。

    北阴朝的战船继续向北驶去,渐渐地离开了九幽国的海域。

    从此以后,瞑海已经不再是北阴朝的国土了。包括这万顷碧波上的每一座岛屿,每一个礁石,和北阴朝都再已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北阴朝的战船,已经没有再继续驰骋在这片海域之上的权利。就连六天洲南部边缘的沿海地区,也不能再有战船下海,否则就是对九幽国的入侵行为。

    萧石竹这一招就是要北阴朝的水师远离瞑海。这样一来,就算有什么战事忽然发生,九幽国的应对反应也会快于北阴朝。

    就算北阴朝是偷袭,也造成不了太大的破坏。

    萧石竹就是钻了这阴曹地府,就没有公海一说的空子。

    这就是酆都大帝拒绝人间知识,永不发展,抱着神鬼术和玄力就觉得不可一世的下场。

    北阴朝的船队渐行渐远,日后这片大海即将于他们无缘了。

    无论是船上的水手还是士兵,都可能是最后一次踏上这片海域了。

    但船上的吴大人,此时可没有心情去管这些事了。他走回了船舱里,沿着狭隘的通道来到了自己的舱室里。然后在舱室里书案上研磨提笔,展开无字奏本后,用嘴喊着笔尖思量一番后,开始在奏本上笔走龙蛇,写起了奏本来。

    所写的内容,都是他在朔月岛上所见所闻,当然也包括了魏征的一切;只是吴大人也没有添油加醋,看到什么听到什么就怎么写。

    殊不知,就算是这样也会出现误导。

    这就是萧石竹的报复;北阴朝敢暗中拉拢青丘狐国,折他的小拇指,他就敢反手折断北阴朝的左膀右臂。

    只是萧石竹的复仇不但向来悄无声息,而且都是连环的;这次复仇只是一个序幕,接下来的狂风暴雨,正在悄悄地逼近。

    写好奏本的吴大人放下了笔,检查了一遍奏本上的内容,发现准确无误后吹了吹,让奏本上黑墨不再潮湿之后,缓缓合上了奏本。

    然后取来红丝线,把奏本绑好之后拍了拍手。

    掌声响起之后,一个鬼吏应声推门走了进来。

    吴大人把手中的奏本,递给了站到了书案前的鬼吏手中:“立刻用鬼车鸟兽魂急发酆都,切勿拖延。”。

    接过了奏本的鬼吏赶忙点头后,转身离去。

    吴大人靠着椅背,缓缓闭上双眼,在波浪撞击船体产生的微微晃动下,打盹起来。

    他已经做完了自己该做的事,剩下要怎么判断,还是交给酆都大帝自己去动脑吧......

    阳光顺着玉阙宫上方的天坑口落下,形成一道道光幕,照射在了玉阙宫中薄雾,让那雾中也不再是阴森森的,明亮了起来。

    几处从天坑石壁上落下的瀑布,似银白长绢,在阴风之中如烟如雾,水气濛濛。

    落地时又是珠玑四溅,水珠在阴日之光下晶莹而多芒。

    “你就放心出发吧。”。

    被两道猛涌波如雪卷的瀑布左右相拥的宫殿北门后,鬼母拉着丈夫的双手,在春雷般的落水声中,宽慰萧石竹道:“我会调度好一切的,保证以最快的速度控制疫情,治疗好染上瘟疫的鬼。”。

    “说不定等你回来时。”见萧石竹点了点头后,鬼母又道:“疫情已经完全得到了控制。”。

    “行,这种事情你比我有经验,交给你了。”从城门外投射进来的阴日之光下,不再慌神的萧石竹,现在倒是比一日前知道疫情中有鬼伤亡时,镇定多了。

    “你帮我看好茯苓,别让她擅自出宫,别让他跟着我悄悄的去了丹水郡。”想了想后,萧石竹微微皱眉着对鬼母悄声说到。

    他这个女儿什么性格会做什么他一清二楚,要是萧茯苓知道了萧石竹出宫,还不带上她,一定会以为萧石竹又是出去玩了,会悄悄跟着出宫的。

    “放心吧。”鬼母应声后,看向一旁。


(第1/3节)当前1423字/页


仕途天骄 逍遥小书生 牧神记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罗武神

    前章提要:...一个铺垫。 “诺。”那个宫奴应了一声,行了一礼后绕过了狐清平,先他一步朝着巷子外疾行而去。 狐清平一直目送着这个小宫奴,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之中后,才缓缓踱步向前,走向了等候着他的小轿。 登上小轿才坐稳的狐清平,对外面说了一句:“进宫。”。 外面的轿夫得令,抬起了小轿跟着卫兵和宫奴们,缓慢徐行出了小巷之后转了个弯,朝着青丘山上而去...... 青丘山附近一带的雨是停下来了,迎来了短暂的晴天,但其他的地方却还是阴雨连绵。 度朔山附近,还有暴雨下个不停。 好在山顶上的大桃木树冠高大,浓密的枝叶遮天蔽日,山中也没有怎么接受到暴雨的密集雨滴的洗礼。 但是空气之中的潮湿,在所难免。 空气之中因此而阴冷阴冷的,也不是很舒服。 阎罗王快步疾行,在小兵和一个鬼吏的引领下,从山顶走了下来,朝着山腰上的军营里走去。 “第几个了?”把眉头紧皱起来的阎罗王,一边疾行向前一边对身边的鬼吏问到。 他的眼中和脸上,除了焦虑的神色之外,其他的什么都看不见。 而且明明空气之中有些阴冷,但阎罗王头上还是热汗不断的渗出。 几天之前开始,他的军营里......

    后章提要:......

    本章精要    碧海蓝天,波涛滚滚。

        海中长有鱼的身体,鸟的翅膀,白头红嘴,身上有苍色斑纹的文鳐鱼,正在发出声声鸾鸟般的啼鸣,从海中相继跃出,高高飞起。

        摇曳的鱼尾和鱼鳍带起飞溅的水花道道,在北阴朝的战船边,半空之中划过一道道弧线后又一头猛扎,跃入了海中。

        还在半空之中飞溅弹射的水珠,被阴日之光一照,光彩夺目,熠熠生辉。

        北阴朝的战船继续向北驶去,渐渐地离开了九幽国的海域。

        从此以后,瞑海已经不再是北阴朝的国土了。包括这万顷碧波上的每一座岛屿,每一个礁石,和北阴朝都再已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北阴朝的战船,已经没有再继续驰骋在这片海域之上的权利。就连六天洲南部边缘的沿海地区,也不能再有战船下海,否则就是对九幽国的入侵行为。

        萧石竹这一招就是要北阴朝的水师远离瞑海。这样一来,就算有什么战事忽然发生,九幽国的应对反应也会快于北阴朝。

        就算北阴朝是偷袭,也造成不了太大的破坏。

        萧石竹就是钻了这阴曹地府,就没有公海一说的空子。

        这就是酆都大帝拒绝人间知识,永不发展,抱着神鬼术和玄力就觉得不可一世的下场。

        北阴朝的船队渐行渐远,日后这片大海即将于他们无缘了。

        无论是船上的水手还是士兵,都可能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