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三章 大东北(lingchatan仙葩+2)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畢月昏昏沉沉坐起,迷迷糊糊地對守在她旁邊正看書的梁笑笑道:

    “笑笑,給我找片去痛片啥的,不行了,我要死了。”

    “月啊,你這狀況看起來不怎么妙啊!要不,明個兒去醫院吧?”

    艾瑪,梁笑笑趕緊扔了書,你瞅瞅畢月那嘴唇都白了:

    “你這睡覺都直哼哼了,能堅持住不?”

    畢月真是蔫吧了,小花兒沒了水份,打蔫到腦袋直往下垂:“試試吧。我骨頭疼才哼哼。”

    畢月剛坐起來時還想著問笑笑,畢成去醫院了?回來說沒說啥之類的,結果坐起來一打岔,腦子已經被燒的不好使,忘了。

    畢月吃了片去痛片,又喝了一大缸子溫水,迷迷糊糊地又倒下繼續哼哼著入眠了,而此時也不過剛剛九點,正是畢鐵林下客車的時間。

    ……

    一身黑大衣,拉著一個拉桿箱的畢鐵林,敲了敲他姐家的大門,依稀記得他姐姐家應該是住這。

    他姐畢金枝嫁人那年,他還不到二十歲,壓車、送親、背著他姐嫁進了老付家。

    這時間啊,一晃就是過了十三年。

    付老太太貓著腰,小腳緊著倒騰著,手里還攥倆趁黑天摸著的雞蛋,打開大門一瞅,付老太太愣是沒認出來是誰。

    “你誰啊?”

    畢鐵林笑了笑。也是,從里面出來后,一直就沒來過這。

    “大娘,我是鐵林啊。還認得出不?”

    “鐵林?”付老太太疑惑地看了看畢小叔的穿著,還有那看起來挺好的大皮箱,她忽然一拍巴掌喊道:

    “哎呀媽呀,是老小吧?哎呀媽呀,這要在大道上,走頂頭碰,大娘都不帶敢認了!哎呦,老小,變模樣了呢咋?快進屋、快屋里去!凍壞了吧?啥時候到的?”一堆的問題,畢鐵林只是笑笑,看著付老太太也格外的親切。

    去掉大嫂家的那個舅舅、那個敗類弟弟,算是所謂的走大馬路上得打招呼的親戚,再就是姐夫一家了。

    而大嫂家的那些親戚,遠不如眼前這位老太太來得親。

    付老太太趕緊回身沖著緊閉的屋門喊道:

    “娟她娘?娟她娘!你快瞅瞅誰來啦?!哎媽呀,是老小!你弟弟?快著點兒!”

    畢金枝推開屋門,外屋地的熱氣登時散了出去,她手里還拎著一個鏟刀。


(第1/3节)当前836字/页


仕途天骄 逍遥小书生 牧神记 元尊 一念永恒 官梯 永夜君王 圣墟 修罗武神

    前章提要:...以跟人家裝傻?換成是我舅舅幫你這么大忙,你該如何?對不對?不能因為他那個啥你,你就理所當然。 再說說話算話,不信你聽我的,你這次去、再提一提給他分了利潤的事兒,這回他可知道利潤多少了,你看他動不動心?” 畢月狐疑地側頭看梁笑笑,這小妞是不是在害她?還提?然后被人直接罵滾出去?嫌她難堪的不徹底? 、 “哼!” 梁笑笑摸了摸鼻頭,她好像出了個餿主意:“呃,或者其他都放一放,去醫院說幾句客套話,這跟你當時丟不丟臉、被沒被他大吼大叫沒關系!” 畢月使勁抓了抓短: “我知道。只是不知道要咋感謝,不知道該說什么!他那性格啊,萬一一道謝沒道明白,再被吼出去,礙于幫完了,不能說跑就跑,說實話、打怵……以前我覺得他可比我見過的其他男的成熟多了,現在嘛……算了,不說那些沒用的了!” 兩個小姐妹,一節大課講的是什么,誰也沒有聽進去,翻來覆去就這點兒該不該去感謝的事兒,墨跡來墨跡去的! 就在梁笑笑覺得畢月中午放學一準兒得去了吧,畢月告訴她: “你今天跟學校食堂吃飯吧。我讓付曉琳扶著你去食堂。我得去趟老店看看搬的怎么樣了。就這樣哈,我走了!待會兒我騎......

    后章提要:...塞子似的,卻黑卻黑的,結果快開學了,問她娘衣裳,你猜你姐說啥?” 畢鐵林皺著兩道劍眉,沒吭聲,低著頭轉動酒杯。 “你姐說,給你月月姐了,她念大學,大姑娘了,你臭美的日子在后面呢! 鐵林啊,誰家孩子誰不心疼?我咋知道這么細的,我去后院房頭尿尿回來,就看到你外甥女坐在園子里,一邊兒摘著柿子、一邊兒哭著。她問我,爹,別人家娘都向著自己家孩子,我跟我娘一去看姥爺,我就覺得她對我最不好。” 付國到底還是哭了,大老爺們掉淚不好意思,緊著用衣服袖子抹著臉,皺著他的抬頭紋,想努力憋回眼淚: “這就是你姐!啊?我娘我就不說了。我控制不住打她的時候,有時候都恨!真是咬牙恨! 她要但得心里裝著自個兒家,孩子至于掉嗎?前些年一天天累的要死,那都掙工分呢,我家就我一個勞動力,這…… 好不容易懷上了,我付國不是非得生兒子,我是不甘心啊鐵林,我對你們老畢家、我這個當姐夫的還咋地?她畢金枝要是心里但得有我,孩子咋能掉?! 是閨女小子的事兒嗎?我娘是,我不是!我被你姐整的寒了心,她咋咋呼呼了十來年,我沒求她啥,就這一件事兒,就要個孩子,唉!” 這場酒足足喝到了人家......

    本章精要    畢月昏昏沉沉坐起,迷迷糊糊地對守在她旁邊正看書的梁笑笑道:

        “笑笑,給我找片去痛片啥的,不行了,我要死了。”

        “月啊,你這狀況看起來不怎么妙啊!要不,明個兒去醫院吧?”

        艾瑪,梁笑笑趕緊扔了書,你瞅瞅畢月那嘴唇都白了:

        “你這睡覺都直哼哼了,能堅持住不?”

        畢月真是蔫吧了,小花兒沒了水份,打蔫到腦袋直往下垂:“試試吧。我骨頭疼才哼哼。”

        畢月剛坐起來時還想著問笑笑,畢成去醫院了?回來說沒說啥之類的,結果坐起來一打岔,腦子已經被燒的不好使,忘了。

        畢月吃了片去痛片,又喝了一大缸子溫水,迷迷糊糊地又倒下繼續哼哼著入眠了,而此時也不過剛剛九點,正是畢鐵林下客車的時間。

        ……

        一身黑大衣,拉著一個拉桿箱的畢鐵林,敲了敲他姐家的大門,依稀記得他姐姐家應該是住這。

        他姐畢金枝嫁人那年,他還不到二十歲,壓車、送親、背著他姐嫁進了老付家。

        這時間啊,一晃就是過了十三年。

        付老太太貓著腰,小腳緊著倒騰著,手里還攥倆趁黑天摸著的雞蛋,打開大門一瞅,付老太太愣是沒認出來是誰。

        “你誰啊?”

        畢鐵林笑了笑。也是,從里面出來后,一直就沒來過這。

        “大娘,我是鐵林啊。還認得出不?”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