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九章 很好的结束,难过且羡慕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別人回了家會怎么議論這件事兒,在同事間是不是丟了大丑,梁柏生已經不在乎了。

    他仰靠在沙上,聽著丁麗哭哭啼啼的聲音,陷進了自己的思緒中。

    丁麗就是信了,這一次她不再害怕梁柏生打她罵她,而是怕梁柏生真跟她離婚。

    梁柏生從沒有過這樣。

    她明白,還能憤怒爭吵,說明想跟她繼續過,現在只是閉著眼睛假寐,讓人心慌。

    丁麗后悔的不行。

    如果她忍忍,沒有跑出家門喊人過來,沒鬧大,是不是可以像以前似的好好哄哄就能拉倒了。

    怎么辦?現在該怎么辦?

    丁麗兩手攥緊衣角,她抬起那雙以往梁柏生覺得水靈靈讓人憐愛的雙眸,軟著聲音哭訴道:

    “柏生?柏生哥,我錯了!”

    “我錯了”說出口了,在丁麗看來,再低聲下氣的姿態都能擺出來了。

    因為她就沒認為她這次錯了!

    即便給梁笑笑攆出門,那又如何?以前又不是沒攆過,只是這次露了餡罷了。

    她一直認為梁笑笑會怕她父親、會忍下來,那死丫頭看著長的精明,實際上為人處世性格挺悶的,為了這個那個特別能忍,還愛多愁善感,從來不會嘁哩喀喳。

    丁麗上前兩步,直接坐在梁柏生的身邊兒,一手死死摟住梁柏生的胳膊,一手輕顫著指尖兒要去碰梁柏生脖子上的撓痕,心疼溢于言表,眼淚撲簌簌掉落,啜泣中帶著感嘆:

    “我們這是怎么了?我怎么能下得了手撓你,你怎么能舍得打我,結婚這么多年了,你從來都不這樣,你……”

    說的是心里話,丁麗說著說著失聲痛哭。

    她揚起那張青紫的臉看向梁柏生:

    “我是不是說啥你都不會再信了。那以后笑笑的事兒,我多一句都不會再說了。即便話趕話,我給她賠禮道歉……

    我也有委屈,我從進你梁家門那天起,笑笑防我就跟防賊似的,我不是一上來就對她冷言冷語的,我那天也是,真的!

    但誰讓我是長輩,柏生哥,你說離婚,還當著那么多人面前提笑笑媽,你太傷我心了。

    你拿我當什么?你拿浩宇當什么啊?!”

    梁柏生睜開了眼睛,眼神清透的厲害。

    瞧,這就是丁麗,避重就輕說好話。她再心亂都不會全盤脫口而出。

  



(第1/3节)当前871字/页


仕途天骄 逍遥小书生 牧神记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罗武神

    前章提要:...副云淡風輕的樣子,只是微皺的兩道劍眉泄露了他對母親話語的不滿: “媽,我都多大了,冷暖自知。你看我從前亂來過嗎?我要是真來,那也是下定決心的。您說您?我這都要奔三了,不是楚慈,您跟我探討這事兒干嘛使啊?!” 楚亦鋒那句“要是真來”,震住了梁吟秋。 什么意思?真就不打算“剎車”了? 她兒子可是血氣方剛的年紀,屋里那丫頭別看是大學生,還沒過二十歲呢! 梁吟秋又心腸軟和的泛濫了,雖然被他兒子幾句話點的臉色紅,可楚亦鋒是她生的,多大歲數也是她大兒子! 梁吟秋上前一步扯住楚亦鋒的襯衣袖子,這次是商量的語氣中夾雜著滿滿的糟心: “小鋒!哎呦,你可不準啊,畢月才多大?還念著書呢!要是真下定決心了,正常走手續結婚怎么著都成! 你這要是對人家女孩子婚前不尊重,到時候人家父母知道了找來了,我和你爸的臉啊,就得丟盡了! 你不用嫌媽老觀念啰里啰嗦,到什么時候你們小年輕亂來那一套都不是正確的!啊?小鋒?你們愛相處就相處著,讓畢月病好了去趟咱家,你……” 楚亦鋒唇角微彎,憋不住開心,笑了。 就等這句呢! “媽,您快回家吧。來司機了沒?對了,......

    后章提要:...鎖的樣子。他沒告訴畢月,只剩這一個了,這個他一直佩戴在身上的。 畢月側過身轉向了楚亦鋒,她看向那張五官俊逸的臉,堅毅的下巴,說完后緊抿著倔強的唇,伸出了兩只細胳膊…… “嗯?你要干嘛?” 畢月呲牙一笑:“我要抱抱你,告訴你我會好好戴的!” 楚亦鋒笑到穿著線衣的胸膛震動,笑出了聲制止道: “你還是別起來了。小丫頭,你這心得有多大,你就感覺不到身體變化?還是高興懵了。 嗯?是不是高興懵了?告訴我?你看看我這線褲和大腿,我差點兒以為你要流血犧牲!” 楚亦鋒邊笑談著邊掀開了棉被。 畢月的笑容,就那么被突如其來的一切僵在了臉上。 入眼就是楚亦鋒白線褲上的一大灘血跡,尷尬啊,恐怕大腿上都得有。 而嚇人的是,白毛巾上、床單上,恐怕褥子上也都被浸上了血跡。 她這是? 哎呦,畢月肚子開始抽痛:“啊!怎么辦啊?” 楚亦鋒挪腿下床,嘴邊兒帶笑一一解答道: “這有啥,你們女孩子不都得這樣? 我得回趟家,換完衣服再拿過來兩件,估計我爸是忙著呢,指司機送是沒時候了。 還得想著拿一堆日用品,衛生紙啊刷牙缸啊,還有你們女......

    本章精要    別人回了家會怎么議論這件事兒,在同事間是不是丟了大丑,梁柏生已經不在乎了。

        他仰靠在沙上,聽著丁麗哭哭啼啼的聲音,陷進了自己的思緒中。

        丁麗就是信了,這一次她不再害怕梁柏生打她罵她,而是怕梁柏生真跟她離婚。

        梁柏生從沒有過這樣。

        她明白,還能憤怒爭吵,說明想跟她繼續過,現在只是閉著眼睛假寐,讓人心慌。

        丁麗后悔的不行。

        如果她忍忍,沒有跑出家門喊人過來,沒鬧大,是不是可以像以前似的好好哄哄就能拉倒了。

        怎么辦?現在該怎么辦?

        丁麗兩手攥緊衣角,她抬起那雙以往梁柏生覺得水靈靈讓人憐愛的雙眸,軟著聲音哭訴道:

        “柏生?柏生哥,我錯了!”

        “我錯了”說出口了,在丁麗看來,再低聲下氣的姿態都能擺出來了。

        因為她就沒認為她這次錯了!

        即便給梁笑笑攆出門,那又如何?以前又不是沒攆過,只是這次露了餡罷了。

        她一直認為梁笑笑會怕她父親、會忍下來,那死丫頭看著長的精明,實際上為人處世性格挺悶的,為了這個那個特別能忍,還愛多愁善感,從來不會嘁哩喀喳。

        丁麗上前兩步,直接坐在梁柏生的身邊兒,一手死死摟住梁柏生的胳膊,一手輕顫著指尖兒要去碰梁柏生脖子上的撓痕,心疼溢于言表,眼淚撲簌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