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三章 站在交错的命运面前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畢月人還沒未睜開眼睛呢,就覺得這覺得重睡啊,讓她重睡一下她就知足……

    四肢睡的僵硬也就算了,畢竟打著點滴就瞇瞪過去了。

    可這腰酸背痛,小肚子還跟著一抽一抽地疼是鬧哪樣?

    不過她倒是知足,管咋的也算沒驚醒。

    最近這幾天別說睡一整宿覺了,就是打個盹都做噩夢。

    畢月剛想像個老太太似的“哎呦“一聲后再睜眼,忽然就感覺到兩胸之間冰冰涼。

    用手背兒遮住一半兒的大眼睛里面充斥著迷茫。

    此時并沒有想象中的天光大亮,而是在昏黃的臺燈下睜眼,窗簾仍舊密密實實的遮住了冬日清晨的陽光。

    入眼就看到趴在她面前,正歡快的像個孩子一樣調皮的楚亦鋒。

    畢月小聲問道:“什么呀?”

    楚亦鋒咧著唇半趴在畢月的身上,一笑一抿唇間,酒窩隱約浮現:“同心鎖。”

    “同心鎖?”

    楚亦鋒眼中含笑和眼神好奇的畢月對視著:

    “嗯,云南那面都這么叫。翡翠的,你瞧瞧,挺好。”

    畢月上下斜睨掃視著楚亦鋒半附在她身上,她就說為啥會睡的跟身上背負三座大山似的,搞半天這人太黏糊。

    還自夸挺好,真是從里到外的招人……喜歡。

    畢月笑了,笑的傻兮兮的。

    低頭間想看同心鎖時碰到了脖子上的傷口,但她眉頭都沒皺一下。

    蔥白的手指輕碰著用紅線系著的同心鎖,一下又一下的觸摸著那塊圓圓的小翡翠。

    表情上是一片滿足,似是只要能細細撫摸、就能感受到翡翠清透碧綠的質感。

    黑眼仁中滿滿倒映著楚亦鋒那張俊臉,畢月問:

    “好看嗎?”

    “好看。也不看看是誰送的。”

    細白的手指終于從同心鎖上拿開,改輕捂住唇,露出半口牙笑了,笑的格外憨。

    她自動腦補楚亦鋒夸她好看,大早上的她就覺得心花怒放到沒邊兒了。

    楚亦鋒眼中的笑容也快要溢出來般。

    他瞧著身下女孩兒一副被夸憋不住笑的小模樣,向上蹭了蹭身體。

    他撥開了畢月的小手,對著女孩兒的粉唇蜻蜓點水般香了一口,啞著聲音



(第1/3节)当前909字/页


仕途天骄 逍遥小书生 牧神记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罗武神

    前章提要:...仍舊會不滿。因為我心里有這根刺。 笑笑要不是我的眼珠子,我不能在她母親沒了很多年后才成家。” 丁麗不可置信,她就差下跪祈求了,干嘛啊他?! “梁柏生?!我都說了,我去給笑笑賠禮道歉都行,你?你!” 梁柏生微不可聞地搖了搖頭,嘆了口氣。 好與不好,誰對誰錯的,過了這么多年了,結束了就好了,他女兒就能回家了。 他人到中年,不想把日子過的復雜。 他當初成家,是尋思有個人能搭把手給做口熱乎飯,這個家能像個家。 結果呢?背道而馳。 那就趕緊叫停吧。 堅持,沒個休止,對兩個孩子都是傷害。 他已經傷了一個,不能讓另一個在畸形的家里長大,大了后恨姐姐、恨父親。 “浩宇一直不缺你和我對他的關懷,笑笑缺。”這話一出口,梁柏生眼圈兒還是紅了: “浩宇歸你,新買的房子就歸你。我會如你所愿給你從車間調到大辦公室。每個月浩宇的花銷我也都擔著。 你要是想再走一家,帶孩子不好嫁,那浩宇歸我。 孩子的生活費不用你出,你工作的事情照常調動,房子雖然不能給你,但家里的存款你都可以帶走。 我建議你選擇第二種。 不過哪個方式......

    后章提要:...…… “砰”的一聲甩上車門,楚亦鋒拎著炒肝站在畢月的面前,不自禁地用大掌握住了畢月的胳膊。 “怎么了?你怎么站這?” 畢月抬眼看向那雙焦急的雙眸。 梁笑笑咽了咽吐沫,她也不知道為啥,她此時見到楚亦鋒怎么就那么激動,她表情可比畢月要豐富多了: “你姐來了,罵畢月,羞辱畢月,還給我倆攆出來了!她現在跟樓上瞧我們熱鬧呢!” “嗯?!” 楚亦鋒看了眼梁笑笑,現梁笑笑對他肯定地點了點頭,似乎還有一堆話要對他說,他卻轉向了畢月。 楚亦鋒略彎腰低頭直視畢月,不可置信地問道: “是真的嗎?給你攆出來了?罵你了?”他覺得這答案讓他很恍惚,因為他姐不那樣啊,可他更信畢月。 梁笑笑急啊,畢月啊,你倒是趕緊哭啊!別醞釀,你一醞釀就放狠話,準出事兒! 梁笑笑急到扯嗓門繼續喊道: “你看看,她連衣服都沒換,光腳丫子穿的鞋,你姐都沒給我們換衣服的時間。你姐哪是罵人啊,那是羞辱,她說……” 好奇怪,畢月覺得好奇怪。 她也以為她會在見到楚亦鋒時,會像竹筒倒豆子似的哇啦哇啦一頓告狀,那才符合她的性格不是嗎? 可為何……為何在真的看......

    本章精要    畢月人還沒未睜開眼睛呢,就覺得這覺得重睡啊,讓她重睡一下她就知足……

        四肢睡的僵硬也就算了,畢竟打著點滴就瞇瞪過去了。

        可這腰酸背痛,小肚子還跟著一抽一抽地疼是鬧哪樣?

        不過她倒是知足,管咋的也算沒驚醒。

        最近這幾天別說睡一整宿覺了,就是打個盹都做噩夢。

        畢月剛想像個老太太似的“哎呦“一聲后再睜眼,忽然就感覺到兩胸之間冰冰涼。

        用手背兒遮住一半兒的大眼睛里面充斥著迷茫。

        此時并沒有想象中的天光大亮,而是在昏黃的臺燈下睜眼,窗簾仍舊密密實實的遮住了冬日清晨的陽光。

        入眼就看到趴在她面前,正歡快的像個孩子一樣調皮的楚亦鋒。

        畢月小聲問道:“什么呀?”

        楚亦鋒咧著唇半趴在畢月的身上,一笑一抿唇間,酒窩隱約浮現:“同心鎖。”

        “同心鎖?”

        楚亦鋒眼中含笑和眼神好奇的畢月對視著:

        “嗯,云南那面都這么叫。翡翠的,你瞧瞧,挺好。”

        畢月上下斜睨掃視著楚亦鋒半附在她身上,她就說為啥會睡的跟身上背負三座大山似的,搞半天這人太黏糊。

        還自夸挺好,真是從里到外的招人……喜歡。

        畢月笑了,笑的傻兮兮的。

        低頭間想看同心鎖時碰到了脖子上的傷口,但她眉頭都沒皺一下。

        蔥白的手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