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九八章 喝多发疯(为舵主太古尊无影和氏璧+2)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梁吟秋覺得她不給畢鐵剛兩句,這人難受。

    瞧,跟她想的一樣,沒什么本事兒,還要自尊,還想端著,就這樣的人,怎么配給兒子當老丈人。

    “給你地址也打不出來。這又不像是提前半年一年的能準備,老師傅再連夜趕工吧,畢月肚子里的孩子不能等。”

    梁吟秋這話一說完,畢鐵剛額頭上的汗珠子就掉在了他的手背兒上。

    打梁吟秋進院兒,畢鐵剛一直就是臉熱燒臊得慌的狀態。

    屋里頭悶熱悶熱的,熱的他喘不過氣,又像是昨天晚上心絞痛似的。

    劉雅芳一只手抓著大腿上面的肉,她想讓這種疼,能制止自己不失態的哭出來。

    她閨女,她閨女不該是這樣嫁過去。

    她家再粗茶淡飯吧,她和畢鐵剛再沒什么能耐吧,他們也是把閨女捧在手心里的,畢月是她們的心頭肉。

    劉雅芳再也賠不出來笑臉了:

    “那你說吧,都去哪買,我們都要干啥,我們有多少給拿多少。你們要是上班沒空,我們家張羅。”

    畢成站在客廳外面,隔著一道門聽著里面的對話,他兩手緊緊攥拳。

    聽到梁吟秋說:“不是讓你們陪送多少的事兒,唉,這么突然,根本不是錢的原因。我給你們寫個地址,你們去那挑吧。”

    畢成氣的直大喘氣。不是錢的事兒,那你就說你們家要怎么著就得了,說那些是什么意思。羞辱我爹娘嗎?有意思嗎?!

    畢晟用著氣息的說話聲,打斷了畢成快要壓不住的火氣。

    “哥,我一定好好念書。”

    畢成知道好好念書,好好工作,混出個人樣來,跟此情此景沒關。

    可他和畢晟一樣,就是生氣,卻又無奈,只剩一條路了似的,摸了下狗蛋兒腦袋。

    畢成可沒用氣息說話,也沒聽他娘進屋前的囑咐,正常音量道:

    “對,好好念書。活出個樣兒來,給那些瞧不起咱的看看!”

    屋里梁吟秋的說話聲一頓。

    ……

    同一時間,身穿棗紅色連衣裙,抹著大紅色口紅的楚亦清,身



(第1/3节)当前795字/页


仕途天骄 逍遥小书生 牧神记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罗武神

    前章提要:...?怎么可能會是被強迫的? 我要像你這么不懂事兒,我和畢鐵林早散了,他可仨倆月經常沒影子! 你現在作著要自己養,拿楚亦鋒當什么呢?你真覺得楚亦鋒哄著你,他能慣著你這個是嗎? 我把話給你放這,他不是泥捏的,以我的觀察,他好脾氣是種假象,你等著他抽你吧!” 梁笑笑這一刻也自動帶入了劉雅芳,分幾個步驟,最后懇求,都快哭了似的商量道: “你要是懷孕了,思維不正常,你能不能聽聽我們這些正常的?別胡思亂想。幼稚!” 畢月擰眉:“你留我的名號?還急中生智?” 梁笑笑半張著嘴:“啊。”心話,提她也不好使啊。 兩個人沿著馬路往畢月家附近的公園走,畢月聲音傳來: “軍輝是楚亦鋒的好朋友,昨天半夜卻跑到我家跟我表白,楚亦鋒也夠悲哀的了。” “啊?”梁笑笑此時此刻十分懷疑畢月的智商,索性什么都問: “他怎么說的?還有你家從昨天到今天生了些什么,你都跟我說說。” “沒什么,提他沒意義。” “那你說點兒你想說的。” “想說的?”畢月真就認真考慮了一番,她看著公園里的小湖: “你們這些為我擔憂的場景,時間一長,慢慢都會模糊不清......

    后章提要:...用。 這孩子我不要了,你逼的,你信不信我能讓你弟弟恨你一輩子!” 梁吟秋一手把著楚亦清的胳膊,一手捂著心口的地方,她呵斥道: “畢月!你不要沖動!” 畢月馬上看向身側的畢鐵剛和劉雅芳,就跟沒聽著梁吟秋跟她說話似的。 楚亦清愣了一瞬,這一刻,她內心真慌張了,可她愣過后笑的非常燦爛,她也不撕吧上前打架了: “好啊,那太好了,你打你的胎,我弟弟照樣娶大姑娘,我倒要看看……” “都給我出去!這是我家!” 畢鐵剛怒喝的聲音響徹整個客廳,楚亦清被震呵的不自禁停下了話。 “都走吧。以后楚家跟我們畢家沒關系。明天起早,我親自,親自!” 畢鐵剛艱難地咽了咽吐沫,甩掉緊著拉他胳膊的劉雅芳。 他知道,他說這話就是定死了的。站直了身體,也是第一次直視梁吟秋,堅定道: “我領畢月去把孩子做掉。 你們楚家放心吧,咱們只當誰也不認識誰。 別在我家吵了,做掉了,你們也沒必要這樣吵鬧了。 我們還得在這胡同住。 從今之后,畢月?!” 畢月看向畢鐵剛。 “你能不能跟楚亦鋒拉倒?有沒有那個志氣?!” 望著她爹站......

    本章精要    梁吟秋覺得她不給畢鐵剛兩句,這人難受。

        瞧,跟她想的一樣,沒什么本事兒,還要自尊,還想端著,就這樣的人,怎么配給兒子當老丈人。

        “給你地址也打不出來。這又不像是提前半年一年的能準備,老師傅再連夜趕工吧,畢月肚子里的孩子不能等。”

        梁吟秋這話一說完,畢鐵剛額頭上的汗珠子就掉在了他的手背兒上。

        打梁吟秋進院兒,畢鐵剛一直就是臉熱燒臊得慌的狀態。

        屋里頭悶熱悶熱的,熱的他喘不過氣,又像是昨天晚上心絞痛似的。

        劉雅芳一只手抓著大腿上面的肉,她想讓這種疼,能制止自己不失態的哭出來。

        她閨女,她閨女不該是這樣嫁過去。

        她家再粗茶淡飯吧,她和畢鐵剛再沒什么能耐吧,他們也是把閨女捧在手心里的,畢月是她們的心頭肉。

        劉雅芳再也賠不出來笑臉了:

        “那你說吧,都去哪買,我們都要干啥,我們有多少給拿多少。你們要是上班沒空,我們家張羅。”

        畢成站在客廳外面,隔著一道門聽著里面的對話,他兩手緊緊攥拳。

        聽到梁吟秋說:“不是讓你們陪送多少的事兒,唉,這么突然,根本不是錢的原因。我給你們寫個地址,你們去那挑吧。”

        畢成氣的直大喘氣。不是錢的事兒,那你就說你們家要怎么著就得了,說那些是什么意思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