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五五章 俩猴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畢成進家門,他親娘打招呼的方式是:“你咋穿的跟個猴似的?”

    畢成……“我姐呢?”

    回京都等著見侄女的畢鐵林,微擰眉道:“沒跟你一起?”

    “我姐夫給接走了啊。我還挨排送人呢,比我還晚?”

    畢成說完拖鞋進屋,也不管別人,眼里全是倆孩子,一把扯住站在沙邊的小龍人,驚奇的不行:“你都會站了?”

    劉雅芳一時心酸的無言:“你倆啊你倆!走多少個月!看著吧,孩子們都得忘了你姐。”

    小龍人不讓抱,誰啊你?穿的跟個大猩猩似的,還不洗手。小家伙不停地在畢成的懷里擰身子。

    畢成連親再啃,一臉討好:“我是大舅,啊?龍龍,大舅!忘啦?”

    全家人啊,全都瞅率先返回也最知情的畢成。

    當爹的,當叔叔的,異口同聲道:“你別大舅大舅的了,說說吧,咋回事兒?”

    畢成想躲。

    畢鐵林立著眼睛:“這都沒外人。”

    倒是這屋里唯一的外人梁吟秋笑呵呵說道:“讓大成先換身衣服洗洗手,都回來了,不著急。”

    畢成穿著羊毛衫,坐在沙上,被好幾雙眼睛盯著。他忽然看向他娘,難得調皮開場道:

    “娘,你知道一億是多少不?”

    “唉!”這話問進了劉雅芳心坎,還是兒女最了解她。

    她現在是啥感覺呢?好幾天沒睡仨小時以上的覺了,人已經懵的不行。就知道一點,孩兒她爹說的對,別瞎摻和就對了。

    實話實說,一擺手回道:

    “竟掰扯那數到底是多少來著,給你爹煩的不行,數的直懵。

    你也別繞圈子了。

    等你姐回來也得整孩子,沒空說的細,你代勞吧!”

    畢成這回認真道:

    “我跟我姐兩次去過莫斯科。掙的錢都是倒那些輕工產品,這事兒大家都知道。

    從小叔你那回來,我姐就給我叫到茶館,她就說經過市場調研,現咱們國家生產力過剩,輕工品積壓嚴重。

    她說這些東西在咱國家剩著不值錢,到蘇國可是寶。

    又提起幫楚姐公司處理工程上的事去四川那趟,她認識川航杜總,倆人還鬼使神差提飛機買賣的事兒。

    因為要開航了嘛,啊,爹、娘,開航就是人家要飛機運營了,以后去那地方可以買飛機票,要賣票了。”

    畢鐵剛呵斥:“不用單解釋,說。”

    畢成陪笑臉:

 &nb



(第1/3节)当前980字/页


仕途天骄 逍遥小书生 牧神记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罗武神

    前章提要:...媽的,那一聲媽喊出來,她確定自己馬上會眼淚巴差,那就完了,指定走不了。 而畢月在倒車要離開時,劉嬸兒告訴了這么一句:“你媽交退休報告了,就為了給你帶孩子。” 畢月不知道這話是不是婆婆指示說的。 “姐?” “唉,無論我婆婆啥意思,我都感謝。有人幫一把和沒人幫啊,差很多。干啥都是一個好漢三個幫。” 畢月站在工地,拿著大喇叭對工人們喊道: “感謝這段日子大家相信我。 這份情,我畢月領了。 工資前,我有幾句話也給大家撩這。 什么月亮灣一定會干出名堂,這話太空。 我要說點兒對你們有用的,也是最實實在在的,那就是凡在咱月亮灣干活的,鐵飯碗只要漲工資,公務員前腳一漲,后腳咱就長! 我說到做到!” 話音兒一落,頃刻間全是鼓掌叫好聲,給隔著一條公路對面天天國際的工人都叫喚的直瞅這面。因為啥啊?月亮灣那頭熱火朝天的。 畢成心里嘆道:姐啊,你錢還沒掙到呢!你還拉了五百萬的饑荒,能別吹牛嗎? 唐愛華一臉愁容:貸款開的工錢好嗎? 畢月將五百萬劃分幾份,給她小叔劃走了一百萬。 二百萬的違約款也就算到齊了。 通過......

    后章提要:...聽的人,都一副在探討兩家最大事件的嚴肅模樣。 樓上的人此刻表情越認真,就顯得樓下不參與的人有多漫不經心。 楚慈和狗蛋兒倆半大小子,在哄更小的倆小家伙。 劉嬸兒一趟又一趟的在端菜。 楚老太太拄著拐杖,沖劉雅芳擺了擺手。 劉雅芳這回自覺了,不瞎摻和從今天做起。因為她想起自己以前那一出又一出,也挺汗顏。 一次買地,一次這事兒,她嘴上雖然沒說,心里卻深刻的意識到:當父母的,啥本事沒有,還關心太多,不但幫不了孩子們,還容易絆住他們腿腳。 你瞅瞅買地干的架。 你瞅瞅這次閨女兒子走幾個月不敢往家打電話。唉。 楚老太太跟劉雅芳笑呵呵嘮嗑道:“咱是不管那事兒,咱就跟著月丫頭吃香喝辣就對了。樓上那些越有本事命越苦,咱娘倆這才叫享福命呢。” 劉雅芳點頭:“可不是咋地。” 楚老太太忽然想起點兒啥,一臉不屑道: “切。再說了,一個個瞎合計,都不如個算卦的。我現在想起以前那茬就心堵,恨不得挨個指鼻子問問,封建迷信咋說的全對呢!” 劉雅芳疑惑。 得,老太太開始滔滔不絕的講起現在看來最智謀的過去,畢竟事實擺在眼前不是?勝于雄辯: ......

    本章精要    畢成進家門,他親娘打招呼的方式是:“你咋穿的跟個猴似的?”

        畢成……“我姐呢?”

        回京都等著見侄女的畢鐵林,微擰眉道:“沒跟你一起?”

        “我姐夫給接走了啊。我還挨排送人呢,比我還晚?”

        畢成說完拖鞋進屋,也不管別人,眼里全是倆孩子,一把扯住站在沙邊的小龍人,驚奇的不行:“你都會站了?”

        劉雅芳一時心酸的無言:“你倆啊你倆!走多少個月!看著吧,孩子們都得忘了你姐。”

        小龍人不讓抱,誰啊你?穿的跟個大猩猩似的,還不洗手。小家伙不停地在畢成的懷里擰身子。

        畢成連親再啃,一臉討好:“我是大舅,啊?龍龍,大舅!忘啦?”

        全家人啊,全都瞅率先返回也最知情的畢成。

        當爹的,當叔叔的,異口同聲道:“你別大舅大舅的了,說說吧,咋回事兒?”

        畢成想躲。

        畢鐵林立著眼睛:“這都沒外人。”

        倒是這屋里唯一的外人梁吟秋笑呵呵說道:“讓大成先換身衣服洗洗手,都回來了,不著急。”

        畢成穿著羊毛衫,坐在沙上,被好幾雙眼睛盯著。他忽然看向他娘,難得調皮開場道:

        “娘,你知道一億是多少不?”

        “唉!”這話問進了劉雅芳心坎,還是兒女最了解她。

        她現在是啥感覺呢?好幾天沒睡仨小時以上的覺了,人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