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軍輝曾經一度試圖想找農村女,他有點兒農村女孩兒的情結。他覺得那樣的選擇或許人生會不同。

    可是一方面因為他接觸不多,另一方面是他接觸后會發現那些通通都不是畢月那種。

    三十五歲時,軍輝的母親含淚勸:

    “兒子,找個門當戶對的,這樣最起碼有共同話題。

    畢月就那一個,你跟她沒有交往多久,不至于,咱真不至于這么耽誤自己。

    也不是誰的婚姻都是彼此看對眼的。有一方付出的多,有一方付出的少,這樣的模式才是大多數的。”

    軍婚接受了這樣的模式。他找了一名老師,剛被分配到北師大的老師。

    ……

    關于畢成:

    九八年發洪水時,他作為賑災企業家回了老家省會城市,在江邊認識了身穿救生衣以血肉之軀充當沙袋的萬瑾瑜。

    女孩當時二十四歲。

    長相雖不錯,但個頭不高,假小子性格不愛笑,白瞎了一雙笑若彎月的丹鳳眼,皮膚且曬的微黑。

    畢成當這只是插曲,賑災過后回了京都,繼續做他的月亮灣總裁。

    有一次畢成送小叔畢鐵林家的畢焱上學,遇到了領著七歲兒子的王晴天。

    他看著那么大的男孩兒,就猜到了他當年出國后王晴天就結婚了。

    而王晴天看到畢成時是有些拘謹的狀態,她不自然地掖了掖耳邊的碎發,只簡短了回了句:“我過的還好,你呢?”

    她知道畢成沒有成家,知道畢成現在是響當當京都的鉆石王老五。

    等畢成離開,王晴天仍還傻愣愣的呆站在那,心里想著:

    那一年,如果她勇敢一點,或許她就不用過現在這婆婆大姑姐繁瑣挑她理的日子,不會過她丈夫在得知她隱瞞房產而吵鬧的日子,不會過感覺兒子只是她一個人的兒子、背負生活枷鎖的日子。

    或許,性格真的決定命運。

    每一個過的幸福的人,她們一定是很勇敢的人,而她已回不到曾經,改變不了明天。

    兩年后,也就是本書的結尾,當畢月帶倆寶先返回京都時,隨后畢鐵剛和劉雅芳也在泰國游玩歸來。

    他們第一站沒有回京都,也沒有通知畢月,而是老兩口聊著聊著覺得應該得回老家選塊風景宜人、閑人免進的墓地,雇了臺車回了東北老家。

    不過在回城的路上,遇到車壞到半路的情況。很湊巧,老兩口遇到了開警車巡邏的萬瑾瑜。

    此次過后,在京都,劉雅芳這個當娘的再次偶遇萬瑾瑜,稀里糊涂的就將千里紅線一線牽栓在了兒子畢成的手上。

    而萬瑾瑜是不同于略顯愛物質生活的邱懷蕊和敏感心細的王晴天,她大大咧咧的,也不要大多數女孩兒喜歡的東西。

    她是喜歡和畢成賽車、打拳、攀巖,指著馬要一匹自個兒馴服的小馬駒。

    畢成沒想到,原來他的真命天女是個不愛打扮的假小子。他得操心主動給媳婦選衣服鞋子,教她怎么打扮保養穿衣。

    老萬、萬瑾瑜的老爹,老家省會城市已退休的公安局局長,他沒想到他家大齡剩女,能是親戚中嫁的最好的女娃子。

    以前啊,別人一提你家小魚兒對象有沒有著落呢,他都唉聲嘆氣。

    畢成閃婚迎親,老萬歡天喜地:“快著,趕緊去京都折騰畢家去。”

    結婚當天晚上,萬瑾瑜肚子里就種了兩個瓜蛋子,十個月后,畢成得兩子。

 



(第1/3节)当前1211字/页


仕途天骄 逍遥小书生 牧神记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罗武神

    前章提要:......

    后章提要:......

    本章精要    軍輝曾經一度試圖想找農村女,他有點兒農村女孩兒的情結。他覺得那樣的選擇或許人生會不同。

        可是一方面因為他接觸不多,另一方面是他接觸后會發現那些通通都不是畢月那種。

        三十五歲時,軍輝的母親含淚勸:

        “兒子,找個門當戶對的,這樣最起碼有共同話題。

        畢月就那一個,你跟她沒有交往多久,不至于,咱真不至于這么耽誤自己。

        也不是誰的婚姻都是彼此看對眼的。有一方付出的多,有一方付出的少,這樣的模式才是大多數的。”

        軍婚接受了這樣的模式。他找了一名老師,剛被分配到北師大的老師。

        ……

        關于畢成:

        九八年發洪水時,他作為賑災企業家回了老家省會城市,在江邊認識了身穿救生衣以血肉之軀充當沙袋的萬瑾瑜。

        女孩當時二十四歲。

        長相雖不錯,但個頭不高,假小子性格不愛笑,白瞎了一雙笑若彎月的丹鳳眼,皮膚且曬的微黑。

        畢成當這只是插曲,賑災過后回了京都,繼續做他的月亮灣總裁。

        有一次畢成送小叔畢鐵林家的畢焱上學,遇到了領著七歲兒子的王晴天。

        他看著那么大的男孩兒,就猜到了他當年出國后王晴天就結婚了。

        而王晴天看到畢成時是有些拘謹的狀態,她不自然地掖了掖耳邊的碎發,只簡短了回了句:“我過的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