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戳穿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显然沧伐身体变好的消息让楼沁伽感到了不安,她假装不在意且难掩焦急的不停试探着沧伐这些年到底吃了什么,身体是真的痊愈了,还是一时压制,还一个劲儿的催他回饕餮楼让三长老看看。

    “沧伐,你吃了什么自己都不知道,若是什么潜伏期比较长的毒药,对你的身体伤害太大了。还是回去让三长老看看吧,对你的身体好啊。”楼沁伽凑到沧伐身边,不带有任何暧昧却极为表现亲近的贴近她,甚至将站在沧伐身边的独一针挤开。

    独一针后退一步,脚下踩到一块石头崴了一下,陆仁嘉连忙伸手扶住她的胳膊。

    结果不等他开口询问独一针是否有事,人已经从自己手中消失了。

    沧伐抓着她另一只手,一个用力将人拉进了怀里,紧张的问道:“伤到哪里了吗?”

    独一针对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无语的说道:“大哥,咱们现在都是灵体状态好吗?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受伤。”

    沧伐唇角浅浅的勾着,被嘲讽了不仅不生气,反而很开心的样子,一个用力将她抱进怀中,喃喃道:“下意识行为,忘了。”温柔的语气中带着些许撒娇的意味,可看向陆仁嘉的目光中却带着满满的审视和警告。

    陆仁嘉心中一股难掩的奇怪的感觉闪过,有些不舒服,转念想到自己怎么说也是个前辈,被这个一个小辈用这种眼神看着,确实应该不舒服。放松的笑笑,抬手示意自己没有恶意。

    沧伐收回视线,将在怀中不停挣扎的独一针挖出来,牵住她的手,继续往前走。

    独一针甩了甩手,被握的更紧,也就没有挣扎,回头看了呆愣住的楼沁伽,笑道:“楼沁伽,你真的是在担心他的身体吗?还是……在担心你自己的?”

    她最后一句话音落下,楼沁伽整个人浑身一震,像是被戳中了死穴,瞬间目龇正咧,无法克制的恐惧感袭上心头,上前一步抓住独一针的手腕,尖声质问道:“你刚才什么意思?!你知道了什么?!”

    独一针手腕运起元力,将她的手震开,嘲讽的看她,“你怎么这么紧张啊?你爷爷不是让你来接沧伐回去吗?你不把他带回去,你自然要被惩罚的。我就是想问问,你到底是担心沧伐的身体,还是怕自己回去被惩罚。你怎么一副被人揭穿了底细的样子,不会……沧伐的病真和你有什么关系吧。”

    被独一针的目光紧紧盯着,楼沁伽意识到自己刚才失态了,立刻稳住,强撑着让自己笑的自然,“当、当然不是,我、我以为你……我以为你知道治疗好沧伐的是什么,我太紧张他的身体了,所以有些激动。”

    前言不搭后语,是个人都听出其中有猫腻。

    唯一不知实情的只有东方和毒吻,以及和他们完全没有关系的嫜橙以及陆仁嘉。贪狼隐约知道沧伐的身体出问题和饕餮楼内部有关系,但具体是什么问题,他就不清楚了。

    但他却知道,为了给沧伐治病,独一针有多么辛苦,以及这三年来沧伐都是在轮椅中度过的,超高的修为一夜消失,全部从头再来,不是每个人都能



(第1/3节)当前855字/页


仕途天骄 逍遥小书生 牧神记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罗武神

    前章提要:...青色胡茬,隐约间还带着一股淡淡的奇怪的味道,也不知多久没有好好洗漱过了。 若是平时,他这副不修边幅的样子面见冥皇定是要被斥责的,即使是皇子也不能对冥皇失礼,但深知儿子这些日子在做什么的冥皇,见他满脸激动,激动的身形都有些站不稳,连忙起身相迎,没有半点嫌弃的扶住的儿子的胳膊。 “昊儿,你怎么了?”冥皇连忙道,“来人,给三皇子备座。” 事关重大,殿内还有旁人,欧阳昊即使激动也硬生生忍住了到嘴边的话,等下人放好椅子扶他坐下,然后在冥皇的示意下离开殿内,关上殿门,殿内只剩下了父子儿子。 欧阳昊依旧不放心的扔下一枚阵盘,激动地说道:“我研究出来了,父皇我研究出针对性的丹药,不,不,应该说我根据老师留下的丹药,研究出丹方来了!” 独一针离开冥城之前,给他留了十枚丹药。只说针对他所言症状,但他只以为是能够解毒的丹药,没往针对食人者方面想。 前段时间沉迷于解刨食人者,研究针对性解毒丹药,后来屡屡碰壁,一直没有好办法,偶然想到独一针留下的那瓶丹药,又开始试验药性,走了不少弯路才发现,那就是一瓶针对食人者毒素的丹药。 然后他便开始用剩余的丹药反推丹方,如今终于让......

    后章提要:......

    本章精要    显然沧伐身体变好的消息让楼沁伽感到了不安,她假装不在意且难掩焦急的不停试探着沧伐这些年到底吃了什么,身体是真的痊愈了,还是一时压制,还一个劲儿的催他回饕餮楼让三长老看看。

        “沧伐,你吃了什么自己都不知道,若是什么潜伏期比较长的毒药,对你的身体伤害太大了。还是回去让三长老看看吧,对你的身体好啊。”楼沁伽凑到沧伐身边,不带有任何暧昧却极为表现亲近的贴近她,甚至将站在沧伐身边的独一针挤开。

        独一针后退一步,脚下踩到一块石头崴了一下,陆仁嘉连忙伸手扶住她的胳膊。

        结果不等他开口询问独一针是否有事,人已经从自己手中消失了。

        沧伐抓着她另一只手,一个用力将人拉进了怀里,紧张的问道:“伤到哪里了吗?”

        独一针对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无语的说道:“大哥,咱们现在都是灵体状态好吗?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受伤。”

        沧伐唇角浅浅的勾着,被嘲讽了不仅不生气,反而很开心的样子,一个用力将她抱进怀中,喃喃道:“下意识行为,忘了。”温柔的语气中带着些许撒娇的意味,可看向陆仁嘉的目光中却带着满满的审视和警告。

        陆仁嘉心中一股难掩的奇怪的感觉闪过,有些不舒服,转念想到自己怎么说也是个前辈,被这个一个小辈用这种眼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