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打单独斗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没想到事态会如此的严重!钟简的心中震惊万分。

    若是此事让阿音知道了,她定然会伤心欲绝的。

    “雪女,你说的是真的吗?”钟简的脸上带着一丝难以置信的神色问道。

    雪女幽幽地叹息了一声,随后点了点头,“这事还是不要让小公主知道,她一定无法承受这样的打击。”

    钟简沉吟片刻,随后点了点头,面色凝重的回复着雪女,“放心吧,我不会告诉阿音的。”

    嘱咐完雪女好生休息以后,钟简便离开了大殿。

    一路上他一想到蝶舞因为他可能会面临着死亡的危险,他心中便不由得一阵自责。

    到了玉清殿外,他努力地掩饰住脸上低落的神情,随后才进入了大殿。

    “大将军,雪女她怎么样了?”

    钟简才进入大殿,阿音便急切的询问道。

    “放心吧,她没事,好生休养一番便好了。”钟简的心中虽然悲痛不已,但脸上还是装作一副云淡风轻的神情。

    “这是衡无草,你快先给蝶舞服下吧。”钟简一边说着,一边将药盒递到了阿音的手里。

    “这……这是雪女给你的?”阿音接过了药盒以后,疑惑地看了一眼,随后向着钟简问道。

    钟简听到她这样问,便点了点头。

    “相传这衡无草需经过五百年的生长才能够成熟,是极为难寻的草药,药效极佳!”

    阿音没想到雪女居然会把这么珍稀的药草赠予她们。

    “是,这是雪女的一番心意,你快些将它熬制成汤药为蝶舞服下吧。”钟简嘱咐着阿音说道。

    阿音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感激之意,“没想到雪女居然会如此的善良,你代我向她说一声谢谢!”

    阿音随后便走到了殿中,迅速地取出了药盒中的衡无草。

    看着那碧绿地叶子,阿音心中便一阵欣喜。

    看来蝶舞的伤是有救了!阿音在心里暗暗想着。

    一旁的钟简看着床塌之上呼吸微弱的蝶舞,心中不由得一阵自责。

    若不是因为他,蝶舞也不会沦落到如今的地步。

    想到雪女说的蝶舞会一天一天的衰老下去,钟简心中便不由得一阵担忧。

    “也不知道还有什么法子可以解救蝶舞!”钟简在心里暗暗地盘算着。

    且说林元他们一行四人,离开山洞之后,便马不停蹄的向着临仙门赶去。

    他们全然不知,陈没已经在沿途之上设立了重重关卡,只等着他们闯进来。

    这一日,他们行了半日地路,便在一个草丛之中歇息下来。

    “武林小弟,你可确定这便是前往临仙门的路?”林元看了一眼四周,有些迟疑的问道。

    由于他们走的是山路,所以沿途地形变化复杂,稍有不慎,便会迷失了道路。

    “自然是,临仙门地方向我再熟悉不过了,即便是蒙着眼睛,我也能够辨认得出。”武林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说道。

    听到武林这样说,林元这才放下心来。

    “林元哥哥,喝一些水吧。”

    苏小雨殷勤地从包裹中取出了水袋,递到了林元的手里。

    这天气确是炎热,林元接过以后便咕嘟咕嘟的喝了起来。

    “刷!



(第1/3节)当前1234字/页


仕途天骄 逍遥小书生 牧神记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罗武神

    前章提要:...黑夜,不过后来与天族一战,妖姬失了魔灵之力,便不能再执掌魔都,从此魔力王便独自执掌白天黑夜。 “王上,当夜,星云变动,波云诡谲,臣发现守护王上的星象身旁居然出现了帝煞星……” 听完了知命的讲述以后,魔灵王心中震惊不已。 原来妖姬果然没有骗他,这一切都是真的! “王上,当时你与水绿恩爱有加,我实在是不忍心告诉你这样的真相,便擅作主张,催动灵力,让你失去了意识,这才对水绿下了手……” 妖姬说到此处,心中也是一阵哀伤。 天命所归,她也无能为力。 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此刻魔灵王的心中五味陈杂。 他没有想到她最深爱的女人居然会是帝煞星。 “王上,如今该如何处置水绿姑娘……” 妖姬见魔灵王沉默着不言语,便在一旁小声的问道。 魔灵王突然皱起了眉头,没好气的说道:“谁说本王要处置水绿了!” 妖姬听到魔灵王如此说,不由得在心里叹息了一声,试探性地问道:“王上的意思是?” “本王从来就不信什么天命!”魔灵王脸上浮现出一丝不屑的神色。 “本王要逆天改命!”魔灵王刷的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脸上带着一丝坚决的神色。 “知......

    后章提要:......

    本章精要    没想到事态会如此的严重!钟简的心中震惊万分。

        若是此事让阿音知道了,她定然会伤心欲绝的。

        “雪女,你说的是真的吗?”钟简的脸上带着一丝难以置信的神色问道。

        雪女幽幽地叹息了一声,随后点了点头,“这事还是不要让小公主知道,她一定无法承受这样的打击。”

        钟简沉吟片刻,随后点了点头,面色凝重的回复着雪女,“放心吧,我不会告诉阿音的。”

        嘱咐完雪女好生休息以后,钟简便离开了大殿。

        一路上他一想到蝶舞因为他可能会面临着死亡的危险,他心中便不由得一阵自责。

        到了玉清殿外,他努力地掩饰住脸上低落的神情,随后才进入了大殿。

        “大将军,雪女她怎么样了?”

        钟简才进入大殿,阿音便急切的询问道。

        “放心吧,她没事,好生休养一番便好了。”钟简的心中虽然悲痛不已,但脸上还是装作一副云淡风轻的神情。

        “这是衡无草,你快先给蝶舞服下吧。”钟简一边说着,一边将药盒递到了阿音的手里。

        “这……这是雪女给你的?”阿音接过了药盒以后,疑惑地看了一眼,随后向着钟简问道。

        钟简听到她这样问,便点了点头。

        “相传这衡无草需经过五百年的生长才能够成熟,是极为难寻的草药,药效极佳!”

        阿音没想到雪女居然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