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0章 萧家来找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张文建此时内心充满了阴森。

    他派张豪去,本来是为了能把拿下燕云湖之地,同时把他们张家的势力开拓到天海市的。

    没想到,现在不仅燕云湖之地没拿到手,甚至连张豪都被人打成了残废。

    张文建一脸的阴寒,喝道:“秦浩!你等着!”

    这时,张豪也从昏迷中苏醒了。

    他看到自己的父亲,哭泣着,道:“爸,你一定要为我报仇啊!”

    此时,他浑身剧痛无比。

    而且还惊恐万分。

    因为……他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四肢存在了。

    自己成了……废人了。

    张文建点了点头,道:“阿豪,你放心,我一定把秦浩的四肢打断,让他一生都跪在你面前。”

    随后,他直接离开了病房。

    萧立新和萧子铭也跟了出去。

    萧立新望着张文建,客气打招呼。

    “张总。”

    张文建微微点头,道:“此次多谢萧总把我儿送回来,等我们灭了秦浩,我们张家一定助你们登上天海第一豪门之位。”

    萧立新闻言,脸色一喜。

    萧子铭也是内心激动无比。

    随后,张文建跟萧立新两人详细的了解了一番秦浩的信息,然后一脸阴沉的离开了医院。

    他开着车,直接出了市区,去到了郊外,来到了一条河边。

    此时,河边上坐着一个人。

    这是一个老者,年近古稀,须发皆白,正端坐在一块石头之上。

    他微闭着双眼,胸口很有节奏的起伏着。

    在他面前,则摆放着一把长刀,在朝阳之下,泛着点点寒芒。

    张文建来到老者面前,一脸的恭敬,道:“父亲。”

    老者正是张文建的父亲——张振江。

    这些年来,他每天都会来此,迎着朝阳打坐。

    特别是这半年,他隐隐触摸到了气境大圆满的那层膜。

    所以,他干脆在河边不远处,搭建了一个茅屋,住了下来。

    此时,听到张文建的话,张振江缓缓抬起眼帘,道:“你来干嘛?不是说没什么事不要来打搅我吗?”

    张文建抿了抿嘴,道:“父亲,阿豪被人打断了四肢,成



(第1/3节)当前956字/页


仕途天骄 逍遥小书生 牧神记 元尊 一念永恒 官梯 永夜君王 圣墟 修罗武神

    前章提要:...时,不远处,毒尾蛇怒吼了一声,身形快速袭来。 另外两个杀手也是怒气冲天,奔向秦浩。 鬼手也是内心一惊,身形一闪,就欲躲开。 然而,秦浩的速度更快,直接一脚踢在了他胸膛之上。 咔擦! 鬼手的胸膛直接坍塌下去,而且整个人也直接飞起,然后重重的摔在了毒尾蛇的面前。 噗! 鬼手张嘴吐出一大口夹带着破碎心脏的献血。 他扭头看向秦浩,脸上带着不敢置信的神情。 “你……你……” 他张了张嘴,最后脑袋一歪。 死了! 毒尾蛇望着地上的鬼手,脸色一惊。 鬼手竟然就这样死了? 特别是那两名黑衣人杀手,内心更是惊恐无比。 鬼手可是气境宗师,而且还是他们血影楼的十大王牌杀手之一,曾经也猎杀过宗师级别的大人物。 现在竟然被秦浩一脚杀了? 这怎么可能? 毒尾蛇抬头看向秦浩,一脸的阴沉,道:“小子,你竟然敢杀了鬼手?” 秦浩一脸的漠然,道:“你脑子有毛病吧?你们来杀我,我还不能杀你们了?” “你!”毒尾蛇闻言,脸色一阵涨红。 秦浩冷笑了一声,道:“不仅是他,连你们也得上路。” 说完,他......

    后章提要:......

    本章精要    张文建此时内心充满了阴森。

        他派张豪去,本来是为了能把拿下燕云湖之地,同时把他们张家的势力开拓到天海市的。

        没想到,现在不仅燕云湖之地没拿到手,甚至连张豪都被人打成了残废。

        张文建一脸的阴寒,喝道:“秦浩!你等着!”

        这时,张豪也从昏迷中苏醒了。

        他看到自己的父亲,哭泣着,道:“爸,你一定要为我报仇啊!”

        此时,他浑身剧痛无比。

        而且还惊恐万分。

        因为……他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四肢存在了。

        自己成了……废人了。

        张文建点了点头,道:“阿豪,你放心,我一定把秦浩的四肢打断,让他一生都跪在你面前。”

        随后,他直接离开了病房。

        萧立新和萧子铭也跟了出去。

        萧立新望着张文建,客气打招呼。

        “张总。”

        张文建微微点头,道:“此次多谢萧总把我儿送回来,等我们灭了秦浩,我们张家一定助你们登上天海第一豪门之位。”

        萧立新闻言,脸色一喜。

        萧子铭也是内心激动无比。

        随后,张文建跟萧立新两人详细的了解了一番秦浩的信息,然后一脸阴沉的离开了医院。

        他开着车,直接出了市区,去到了郊外,来到了一条河边。

        此时,河边上坐着一个人。

        这是一个老者,年近古稀,须发皆白,正端坐在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