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不用你管了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先是林勇杀妻案,然后是林勇逃跑案,随后是林勇绑架案。

    紧跟着张志刚毒杀案,居民楼爆炸案,这又出了张金海死于拘留所的事情,事情一件接着一件,毛华脑仁疼。

    他靠在车里揉着脑袋,旁边刘晔低声说道,“毛队,我看张金海是畏罪自杀。”

    “为什么这么说?”

    “我在调查他的案件当中,了解到这样一个情况,张金海将公司全部流动资金提走,此刻他的公司就剩一个空壳。”

    “资金提走?钱去了哪里?”

    “据说是到澳门赌博全输了。”

    “去澳门?有证据吗?”

    “我查了一下,张金海最近一段时间,确实有进出澳门的记录。”

    “你查一下是否有人跟随他去澳门?”

    “好!不过毛队,我认为张金海自杀的可能性非常大!”

    “为什么?”

    “这不明摆着,这家伙把钱都输光,自己开发的小区麻烦不断,就在一个星期前他们公司还接到土地违规使用罚款通知,罚款金额两千万,于是他把怒火转移到李志刚的身上毒死了对方,可是事情败露,不但他一无所有,而且成了杀人犯,于是无法承受,干脆服毒自杀。”

    “那么毒药呢,从哪里来?”

    “这个……”

    “记住,破案不是建立在猜想,而是建立在证据上!”毛华淡淡的说了一句。

    刘晔有些无趣地点点头……。

    林勇和吴媚儿,他们在草原上笑着跑着,策马扬鞭,风儿吹动着他们的发梢,紧紧拥抱,做着一些羞羞的事情。

    可环境变了,火山,喷溅这灼热的岩浆,黑云遮天蔽日,吴媚儿向着火山口一步步走去,林勇不停大喊着,不停的追着,可脚下软绵绵使不上劲,只能看着吴媚儿距离火山口越来越近。

    林勇终于追上了,伸出手去拉对方,可吴媚儿却掉进火山口,一直向着下面坠落,而且那火山口转瞬变成一张血盆巨口,长满了森森獠牙,想着他狠狠咬来。

    锋利的牙齿刺入他的皮肉,狠狠地,那撕心裂肺的痛楚,让他痛不欲生的尖叫声起来。

   &nb



(第1/3节)当前784字/页


仕途天骄 逍遥小书生 牧神记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罗武神

    前章提要:...惊,随后勉强笑了笑说道,“我,我真不知道,那个我老头子喝多了,张董事长不好意思打搅了。” 张芹打算拉李志刚离开,可没想到身后多了两个人,而且面无表情的人。 “张董你这是什么意思?”张芹吃惊地问道。 “嫂子,五个亿不是小数目,如果换成你,你会怎么样?”张金海点着一根烟慢慢抽了一口。 “五个亿?什么意思?”张芹迷惑的看着对方。 “嫂子你要这样说就没意思了,别忘了,你也没少捞好处。” “张董,这个事情跟我没有关系,是你跟吴媚儿他们操作,我从来没有参与。” 张金海眯着眼睛看着张芹,张芹尽管神色有些慌张,但态度还是很强硬。 两个人对视着,张芹有些受不了了,站起身拉了一把身边的李志刚,“别睡了,咱们走!” 可没想到,李志刚却身体一歪倒在了地上,双目紧闭,而且口鼻里冒出了鲜血。 张芹愣了一下,紧跟着嘴里发出凄厉的尖叫,“杀人了,杀人了!” 张金海愣住了,他确实在李志刚酒了放了药,但是一种强力麻醉剂,目的是让他睡着,以免打搅他跟张芹的对话。 可没想到现在李志刚竟然成了这个样子。 张芹还在大声喊着,张金海这时才反应过来,大声......

    后章提要:......

    本章精要    先是林勇杀妻案,然后是林勇逃跑案,随后是林勇绑架案。

        紧跟着张志刚毒杀案,居民楼爆炸案,这又出了张金海死于拘留所的事情,事情一件接着一件,毛华脑仁疼。

        他靠在车里揉着脑袋,旁边刘晔低声说道,“毛队,我看张金海是畏罪自杀。”

        “为什么这么说?”

        “我在调查他的案件当中,了解到这样一个情况,张金海将公司全部流动资金提走,此刻他的公司就剩一个空壳。”

        “资金提走?钱去了哪里?”

        “据说是到澳门赌博全输了。”

        “去澳门?有证据吗?”

        “我查了一下,张金海最近一段时间,确实有进出澳门的记录。”

        “你查一下是否有人跟随他去澳门?”

        “好!不过毛队,我认为张金海自杀的可能性非常大!”

        “为什么?”

        “这不明摆着,这家伙把钱都输光,自己开发的小区麻烦不断,就在一个星期前他们公司还接到土地违规使用罚款通知,罚款金额两千万,于是他把怒火转移到李志刚的身上毒死了对方,可是事情败露,不但他一无所有,而且成了杀人犯,于是无法承受,干脆服毒自杀。”

        “那么毒药呢,从哪里来?”

        “这个……”

        “记住,破案不是建立在猜想,而是建立在证据上!”毛华淡淡的说了一句。

        刘晔有些无趣地点点头…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