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合同只跟林云舒一人签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林惠萱特意换身衣服,又补个妆,尽量让自己看上去更加靓丽!

    来林氏谈合作的这个人,是那位战神的秘书,得给他留一个好印象,回头他一定会在战神面前替自己多多美言。

    “请用茶。”林惠萱亲自把茶端到血狼面前。

    “不必了。”血狼生冷道,他跟随军主纵横沙场,九死一生,有时候甚至要饮毛茹血,却从来不喝茶。

    林惠萱闻言眉宇间顿时闪过一抹不悦,这人也太无礼了,再怎么说她也是战神相中的人,得罪她,就不怕战神不高兴吗?

    “你真是那位战神的秘书?”林惠萱态度也冷下来。

    血狼掷地有声道:“准确的说,我是军主的贴身护卫!”

    啪!

    林惠萱用力把茶杯摔在桌子上,茶水四溅,落在血狼身上。

    “你干什么?”血狼一双牛眼死死瞪着林惠萱,庞大的杀气顿时向四面八方弥漫开来,压得林惠萱透不过气。

    林氏的人也未能幸免于难,纷纷觉得喉咙发紧,好像被人用手扼住了似的。

    “血先生请住手,住手!”林老太爷林鸿茂年轻时也是驰骋沙场的好手,自然看得出血狼的厉害。

    就算血狼不动手,单凭气势就可以杀了林惠萱。

    血狼就是一根筋,除了项飞羽以外,其他人说的话,他都不会听。

    “惠萱,还不赶紧向血先生道歉!”林鸿茂见血狼没有收手的意思,连忙道。

    “我为什么要道歉?我可是战神相中的人,他对我如此无礼,战神一定不会放过他的!”林惠萱咬牙切齿。

    血狼闻言顿时愣住了,强横的杀气也跟着削减大半,心里犯起嘀咕,军主也没跟他说除了嫂子林云舒以外,还有别的女人啊?

    林惠萱恢复过来,以为血狼被她的话吓住了,这更加确定她之前的猜测,战神相中的林家女人就是她!

    林鸿茂自然也看出这一层深意,看来提拔惠萱当这个副总经理是明智之举,有那位战神罩着,林氏必然腾飞!

    林惠萱确定自己就是战神相中的人,胆子也变得大起来,冷笑道:“现在知道怕了?还不赶快给我跪下道歉!”

    林鸿茂没有阻止林惠萱,他也觉得血狼做的有点太过了,再怎么说他也只是那位战神的秘书。

 



(第1/3节)当前804字/页


仕途天骄 逍遥小书生 牧神记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罗武神

    前章提要:...思?” “这是我们全家的意思!”季秀云冷酷无情道。 项飞羽叹了口气,扭头看向林云舒的房间,“云舒,我知道八年来是我亏欠了你的,如果你真想跟我离婚,我也不会缠着你。这里有张卡,是我八年来攒下的所有积蓄,权当是我给你的补偿。” 说完。 项飞羽把一张黑色银行卡轻放在茶几上。 季秀云一把将那张黑色银行卡扔在地上,然后用脚狠狠地碾,轻蔑道:“项飞羽,你也太能吹牛了吧?蹲了八年大狱也能攒钱?” 林明德冷哼道:“就算是你在狱中能赚钱,又能攒下多少钱?我们林家好歹也是大家族,会看上你那点臭钱?” 项飞羽望着季秀云脚下的那张黑色银行卡,一阵心痛,那里面的钱,可都是他用鲜血换来的。 林明德把项飞羽的两大包行李愤然扔到门外,嚷嚷道:“赶紧滚!有多远滚多远!” 项飞羽叹了口气,拎起两大包行李,离开美岭小区。 “爸,妈,你们说什么呢?我什么时候说要跟项飞羽离婚了?”项飞羽前脚刚一离开,林云舒就冲出房间。 “云舒,妈知道你觉得项飞羽替你把顶罪,你心存愧疚,但你也不能就这么把自己的终身幸福交到一个劳改犯手里啊?”季秀云苦口婆心劝道。 林明德点......

    后章提要:...为什么还要袒护他? 与此同时。 审讯室里。 孔洪毅连忙吩咐道:“快!赶紧给飞羽战神松绑!” 松绑? 那几个巡捕面面相觑一眼,随即扭头看向唐悠悠。 “怎么?我说话不好使吗?”孔洪毅愠怒道。 唐悠悠也立马开口道:“孔伯伯发话了,你们还不赶快松绑!” “是!”那几个巡捕不敢怠慢,连忙过去给项飞羽松绑。 “不用了。”项飞羽抬起手,轻轻一挣,手铐便应声断裂,随即再用手指勾出手腕上的铁环,向上一拉,便将铁环弄断,犹如开易拉罐一般简单。 项飞羽把取下来的坏掉手铐放在两只手中间,轻轻一搓,便成了一团,如同在捏橡皮泥。 这…… 如此一幕,看傻了众人。 这是何等变态的力量才能做到? 唐悠悠看向项飞羽的眼神变得有些复杂! “飞羽战神息怒!”孔洪毅连忙歉意道。 项飞羽看着孔洪毅,淡淡道:“你想多了,我根本没生气。” 大象岂会跟蝼蚁一般见识? “那就好。那就好。”孔洪毅暗松一口气。 项飞羽耸了耸肩,“既然事情都已经弄清楚了,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您这就要走?”孔洪毅还想着留项飞羽一起吃饭,......

    本章精要    林惠萱特意换身衣服,又补个妆,尽量让自己看上去更加靓丽!

        来林氏谈合作的这个人,是那位战神的秘书,得给他留一个好印象,回头他一定会在战神面前替自己多多美言。

        “请用茶。”林惠萱亲自把茶端到血狼面前。

        “不必了。”血狼生冷道,他跟随军主纵横沙场,九死一生,有时候甚至要饮毛茹血,却从来不喝茶。

        林惠萱闻言眉宇间顿时闪过一抹不悦,这人也太无礼了,再怎么说她也是战神相中的人,得罪她,就不怕战神不高兴吗?

        “你真是那位战神的秘书?”林惠萱态度也冷下来。

        血狼掷地有声道:“准确的说,我是军主的贴身护卫!”

        啪!

        林惠萱用力把茶杯摔在桌子上,茶水四溅,落在血狼身上。

        “你干什么?”血狼一双牛眼死死瞪着林惠萱,庞大的杀气顿时向四面八方弥漫开来,压得林惠萱透不过气。

        林氏的人也未能幸免于难,纷纷觉得喉咙发紧,好像被人用手扼住了似的。

        “血先生请住手,住手!”林老太爷林鸿茂年轻时也是驰骋沙场的好手,自然看得出血狼的厉害。

        就算血狼不动手,单凭气势就可以杀了林惠萱。

        血狼就是一根筋,除了项飞羽以外,其他人说的话,他都不会听。

        “惠萱,还不赶紧向血先生道歉!”林鸿茂见血狼没有收手的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