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凝星脉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古松崖,古松子坐化之處。

    據說古松子成名于養神道,在他的坐化處可以領悟另類神識道,當然,這里可不是所有人都能來的地方,只有為天黎神國做出貢獻,或者帶有神道學府的通關令牌,才能來古松崖。

    一襲紫衫,墨發側披媚骨從生,阿娜多姿的身段,潔白如玉的肌膚,散發著女人的媚氣。

    望著素美的古松崖,顆顆古松萬年不倒。

    秦千寒絕世的美容帶著微息之聲,道:“古松子一身神識了得,一識貫萬法,只是我已經來了此地三次了,也無法感悟那超凡的養神之道。”

    “古今的大人物之多,古松子卻占有一席之地,但是據說,古松子卻是神王的弟子,古松子的神識破萬法,也是從神王身上領悟的,那么,神王倒是有多強大?”

    說起傳說的那位神王,秦千寒也只是從一些古籍上記載中了解,她牟子閃過仰慕,與深深的崇拜。

    北辰大陸,有一代神王,他受人萬萬人敬仰,古松子就是他名下弟子之一,但是最終沒能迎著神王腳步,在七千年前坐化了。

    “一萬年了,已經很少有人知道神王的存在,不過!我發現在許多遺跡,都有著神王的蹤跡,梵!這是什么意思呢?”

    說起神王,與天黎神國有些淵源,當年天黎還不叫天黎,一萬年改朝換代幾次,然而只有少一部分的老古董,才略知天黎神國當年是神王一戰成名的地方。

    因此當地很多人膜拜,更有人自稱神王弟子,對外傳道什么的,于是這里逐漸形成了國,有了爭斗。

    天際霞光飛來,是一只金色的紙鶴,秦千寒玉手打開紙鶴,熟知上面的內容,不由得笑了。

    “姜伯倒是有情有義,還向我討要一名神道學府考核名額,贈送王氏,既然是雨素欠下你的,給你們王家一個名額吧。”

    王氏族地。

    王慶生煩躁之極,還在想是不是要把王一朝一家人逐出王氏,就突然收到秦少主的信?

    “完蛋了。”王慶生這樣想,他決定了,如果秦少主發怒,他就把王梵交出去。

    送信之人騎著巨獸,巨獸高五米,虎頭



(第1/3节)当前697字/页


仕途天骄 逍遥小书生 牧神记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罗武神

    前章提要:...年王梵走進殿堂,所有人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有人驚訝,有人冷笑,有人不屑。 不過,王梵的目光卻停留在暮雨素的身上,英姿颯爽的女孩,身材高挑,他摸了摸鼻子,目光放在暮雨素的胸前。 貌似好吧!十五歲的少女能有什么料。 暮雨素死死盯著他,雙方之間莫名的擦出火光一般。 “修得放肆。” 家主王慶生見王梵說出這話,勃然大怒,王氏逐漸沒落,如今有一個巴結秦少主的機會,怎能錯過!要是王梵之前沒廢還好說,但是現在不一樣了,一個廢人,還想抵抗家族的意志嗎? 暮雨素又驚又怒,俯視冷笑看著王梵,道:“王梵,我要是你,就乖乖的躲在后面不出來,此事就此揭過,你不要給臉不要臉。” 王梵笑了,露出潔白的牙齒,道:“年紀不嘴巴倒是挺毒辣,抱歉,你想太多了,我不喜歡你這種平胸女。” “平胸女” 在場的眾人,下意識的看向暮雨素的胸! 王慶生連忙收回目光,暗道哪里的平胸,根本就沒有好不好! 暮雨素氣得發抖。 “王梵,你狗嘴吐不出象牙來,你知道自己在說什么嗎?” 眾人也是驚異,王梵是不是病的不輕啊,在來的路上,想來王氏的人也警告過他,怎么還對暮雨素這......

    后章提要:...梵身上,對!在王梵的身上。” 誰也沒有想到,王麟為了活命,把王梵給推了出去,王家所有人都愣住了。 “你胡說八道什么?”王一朝狠狠的一巴掌扇在王麟臉上,怒不可言。 “本來就是,一定是王梵,他背叛了我們王氏,他想報復我。”王麟大吼道。 所有人都呆住了。 王一朝想再次抬手,可是無奈的放下了。 安山烈一聲怪笑,這才來剿滅王氏的原因,還不是因為暮家那邊,據說那名老奴是秦少主身邊的人,他只有一個要求,殺了王梵。 安山烈道:“如此也說得清楚了,讓王梵出來,與其讓一個廢物浪費考核名額,不如給我安山族,至于你們,歸順我等,可以考慮放過你們。” 安山氏如此強勢,再看家主王慶生,臉色陰沉到了極點,王一朝也是面色陰冷,這已經關系到自己兒子的性命。 “名額不在我兒的身上,你們安山氏想要踏過王家,先從我身上踏過。”王一朝站了出來。 “看來王家是真的不行了,要老一輩的人出頭,好!我就跟你打一場,輸了我帶人離開。”安山烈戰意濃濃的道。 “是誰在我王府外鬼叫?” 王府內,眾人讓開一條路,一名青衫少年走了出來。 “王梵!” 出來的人就是......

    本章精要    古松崖,古松子坐化之處。

        據說古松子成名于養神道,在他的坐化處可以領悟另類神識道,當然,這里可不是所有人都能來的地方,只有為天黎神國做出貢獻,或者帶有神道學府的通關令牌,才能來古松崖。

        一襲紫衫,墨發側披媚骨從生,阿娜多姿的身段,潔白如玉的肌膚,散發著女人的媚氣。

        望著素美的古松崖,顆顆古松萬年不倒。

        秦千寒絕世的美容帶著微息之聲,道:“古松子一身神識了得,一識貫萬法,只是我已經來了此地三次了,也無法感悟那超凡的養神之道。”

        “古今的大人物之多,古松子卻占有一席之地,但是據說,古松子卻是神王的弟子,古松子的神識破萬法,也是從神王身上領悟的,那么,神王倒是有多強大?”

        說起傳說的那位神王,秦千寒也只是從一些古籍上記載中了解,她牟子閃過仰慕,與深深的崇拜。

        北辰大陸,有一代神王,他受人萬萬人敬仰,古松子就是他名下弟子之一,但是最終沒能迎著神王腳步,在七千年前坐化了。

        “一萬年了,已經很少有人知道神王的存在,不過!我發現在許多遺跡,都有著神王的蹤跡,梵!這是什么意思呢?”

        說起神王,與天黎神國有些淵源,當年天黎還不叫天黎,一萬年改朝換代幾次,然而只有少一部分的老古董,才略知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