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高手,廖福生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安山炎騎在戰馬上,此時的臉色逐漸陰沉,道:“還沒有找到王梵嗎?”

    安山家族士兵,唯唯諾諾道:“還沒有。”

    “你們別想找到王梵,他已經走了,終有一天會回來,會為我們報仇的,殺光你們安山氏,哈哈。”王慶生癲狂的笑道。

    安山炎一腳踹在他胸膛只上,看向王一朝,冷笑道:“那就抓他父母,抽筋扒皮,掉在城墻之上,我要讓他嘗試到失親那種生不如死的滋味。”

    王一朝看向妻子,反而平靜了不少,趙穎也是一樣如此,兩人心有靈犀,絕對不會被活抓的,到時候被用來威脅兒子,他們死不會瞑目的。

    “穎兒,你后悔嗎?”王一朝撫摸著趙穎的臉頰,苦澀的道。

    趙穎搖頭,含著淚道:“如果當年你不送那一束花,我才會恨你一輩子。”

    兩人的愛情很簡單,從一束花開始,很簡單,很甜美。

    “王梵給我出來,數到三,不出來的話,我要拿你父母獻祭。”安山炎吼道。

    “一”

    “二”

    安山炎冷笑:“來人,把王梵的父母,抽筋扒皮,給我掛在城墻上。”

    安山氏的一名青年跑過來,舔了舔嘴唇,道:“炎哥,反正這女的要處死,不如給咱們兄弟。”

    王一朝顫抖,拿起長劍站起,吼道:“誰敢動我夫人。”

    “一群畜生,誰敢動我弟妹。”王慶生又殺了一名安山氏人。

    王氏眾人瘋狂了,死守在趙穎周圍,已經被安山氏里里外外包圍起來。

    “殺,女的帶回去,男的一個不留,王梵父母給我留下。”安山烈狂笑。

    殺戮繼續,王氏完全絕望了。

    王麟看到自己父親滿身是血,他依然在廝殺,王麟嘶吼道:“別殺我父親,安山氏我們說好的。”

    安山炎殘忍冷笑,道:“殺,一個不留,你算什么東西,要我安山炎給你面子?”

    “你!”王麟徹底慌了。

    趙穎拿起地上的血劍,舉在頸脖上,含淚道:“一朝,我們來生還做夫妻。”

    “不!”王一朝瘋了。

    “噗”



(第1/3节)当前823字/页


仕途天骄 逍遥小书生 牧神记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罗武神

    前章提要:...問道。 其他人搖頭不知,一名凝靈境五層的修士道:“冷小姐,或許他說的就是我們腳下的地方,這里叫安山區,想必他就是這里的人。” 荒獸身上的材料是寶貴,不過異火種更可貴。 王梵直游而下,這湖還不是一般的深,他一口氣游了三百米,才在黑暗中看到光芒。 越靠近,越是一股寒氣撲面而來,冷若刺骨,他面色沉思。 很難想象,湖面的水熱的沸騰,可是湖底的水卻是冷如寒冰,一冷一熱,讓王梵都不敢確定,下面的到底是不是三陽火種了。 果然,一團拳頭大的火種在湖底閃爍著,不過那團火焰的顏色,和三陽火種并不符合。 竟然有兩種顏色。 其中一種赤色的火是三陽火沒錯,但是還有一種陰氣很重的火。 王梵定眼一看,頓時有悲有喜。 喜的是,三陽火旁邊的火種是三陰火種,一陽一陰,不就是九陽冥火的火胚嗎? 雖然還很弱,但是只要給火種足夠的時間,注定要成為九陽冥火的恐怖存在。 悲的是,三陽火還好,加上三陰火的話,相生相克,他不敢肯定,自己能否把它們融合體內。 “真是麻煩啊。”王梵心想。 不過,王梵沒有失望,反而激起了他骨子里的倔強。 修者,與地斗......

    后章提要:...神色萎靡,催動祖骨。 那擎天一角,直沖而下。 所有人都絕望了,這一角實在太巨大了,根本就無處可逃。 雙魚火和擎天巨角撞在一起,所有人本以為,擎天巨角必勝無意,可是在巨角碰到雙魚火的一剎那 “咔嚓”斷裂,化成一絲絲天地精氣消失不見。 所有人都呆了。 安山谷更是大口噴血,整個人竟然直接被反噬,發出凄厲的慘叫。 完全和想象中的不一樣,巨角反而是豆腐,雙魚火才是利劍 最為震驚的,恐怕就是廖福生了,因為他能感覺到神識的存在,那兩股雙魚火焰不是普通的東西,而是帶著神識的火焰。 天啊!神識火焰,這王梵到底是什么怪物,竟然能夠收服這樣的火種。 王梵頭一暈,臉色還是白了一下,這雙魚火固然強大,也消耗了他不少靈力。 “我殺了你。” 安山獰瘋狂了,安山谷是他的親哥哥,如今被荒骨反噬,幾乎要死了。 王梵一笑,撿起地上的一把沾染王家弟子血液的劍,王家人是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他們從未聽說過王梵還修劍的,一個個一臉不自信的看著他,就連王一朝夫妻兩人也很不明白,心里面為王梵暗暗著急。 安山獰可是凝靈境五層,王梵才幾層!他回復傷勢不久,......

    本章精要    安山炎騎在戰馬上,此時的臉色逐漸陰沉,道:“還沒有找到王梵嗎?”

        安山家族士兵,唯唯諾諾道:“還沒有。”

        “你們別想找到王梵,他已經走了,終有一天會回來,會為我們報仇的,殺光你們安山氏,哈哈。”王慶生癲狂的笑道。

        安山炎一腳踹在他胸膛只上,看向王一朝,冷笑道:“那就抓他父母,抽筋扒皮,掉在城墻之上,我要讓他嘗試到失親那種生不如死的滋味。”

        王一朝看向妻子,反而平靜了不少,趙穎也是一樣如此,兩人心有靈犀,絕對不會被活抓的,到時候被用來威脅兒子,他們死不會瞑目的。

        “穎兒,你后悔嗎?”王一朝撫摸著趙穎的臉頰,苦澀的道。

        趙穎搖頭,含著淚道:“如果當年你不送那一束花,我才會恨你一輩子。”

        兩人的愛情很簡單,從一束花開始,很簡單,很甜美。

        “王梵給我出來,數到三,不出來的話,我要拿你父母獻祭。”安山炎吼道。

        “一”

        “二”

        安山炎冷笑:“來人,把王梵的父母,抽筋扒皮,給我掛在城墻上。”

        安山氏的一名青年跑過來,舔了舔嘴唇,道:“炎哥,反正這女的要處死,不如給咱們兄弟。”

        王一朝顫抖,拿起長劍站起,吼道:“誰敢動我夫人。”

        “一群畜生,誰敢動我弟妹。”王慶生又殺了一名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