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那一吻,天荒地老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全場寧靜,這一幕,就如之前景程然帶著無比的自信,對冷夢潔示愛時,王梵起身時。

    “你說什么?”景程然瞇起眼睛。

    “暈,梵兄你說什么呢?”范玉江差點撲街。

    王梵看著他,一字一句道:“我說,這塊劍石,是假的。”

    “胡說八道。”擁有劍丸修為的老怪第一個說話。

    “哈哈”全場爆發笑聲。

    沒有所謂的三角戀,也沒有兩個男人爭奪女神的狗血劇情,這一幕,就好像一個神經病,罵所有人都是神經病。

    “那來的凡人,滾出去。”臺前的護衛怒斥道。

    “我讓你滾!梵公子是我邀請來的。”冷夢潔冷冰冰的道。

    那護衛嚇了一哆嗦,連忙閉口不言了,暗道這特么什么情況啊,看來不是我們這些小人物能參合的。

    “夢潔姑娘,此人是一介凡人,你為何。”

    景程然方才還一口冷姑娘,下一句就是夢潔,在這么多人面前,他不要臉的程度已經修煉爐火純青了。

    “他是我請來了,景公子你自重。”冷夢潔清淡的道。

    范小胖、高寒、廖福生三人差點大呼過癮。

    景程然閃過一絲殺機,就連劍丸老怪都沒有發現,但是!怎能逃得過王梵的知覺。

    “有意思,這是要對我抬杠嗎?”王梵輕輕一笑,還有些幼嫩的臉上,出現了小正太的面容。

    “小家伙挺帥的,可惜了。”一御姐女修嘆息。

    景程然冷冷道:“你最好給我一個理由,此劍石是我祖爺爺親手給我的,你說它是假的,你是在質疑我的祖爺爺,還有眼前的前輩們,還有在座的眾多劍修嗎?”

    眾人點頭,目不轉睛的盯著王梵,似乎只要他不給一個理由,會有成千上萬的人出手干掉他。

    “好大的一頂帽子,如果我說它真是假的,而且還只是一塊普通的石頭,你又該補償對我的恐嚇!”王梵不咸不淡的道。

    “呵呵,我自然不會道歉,因為你也根本不配。”景程然從王梵出場,就沒正眼看過他。

    王梵冷笑道:“我不配嗎?”

    冷夢潔一愣,手被人拉住,仿佛又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一把扯如懷里,然后

    王梵輕輕的,吻在那雙令天下人瘋狂的紅唇上。

    “”

    天地的時間,仿佛凝固了。

    這一刻,又仿佛是永久。

&



(第1/3节)当前927字/页


仕途天骄 逍遥小书生 牧神记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罗武神

    前章提要:...了擦口水,這美女姐姐好漂亮。 小胖拉過廖福生,激動道:“她是誰,我心跳好快,不行了,我要對她表白。” 廖福生黑著臉,暗罵死胖子,也不看看你那副長相。 “這是我們家小姐,冷夢潔。” “父親是武尊劍皇大人。”下面一句,是高寒說的。 死胖子,嚇死你。 廖福生兩人心中得意。 但是,小胖沒聽到他說什么,幻想著沉浸在冷夢潔的懷里,不過看了看王梵,又看看冷夢潔。 這兩人對望的眼神不對啊!似乎,只有在師傅看師母的時。 胖子搖了搖頭,對兩人道:“你們把我當成什么人了,我范玉江是那樣的人嗎?兄弟之妻,不可欺,你們懂不懂?” 尼瑪,廖福生和高寒想揍他,誰是剛才色色盯著我家小姐的。 王梵摸了摸臉,道:“你這又是前輩,又是弟弟,是想怎樣,先說好,我還未成年,你可要溫柔點。” 冷夢潔“” 高寒和廖福生“” 三人心中咆哮,你高手的形象呢! 冷夢潔要主持大會,所以離開了,走之前讓高寒兩人好好招待王梵。 “你說啥!她是武尊劍皇的女兒。”小胖聽聞,嚇一跳。 廖福生冷笑,這下你怕了吧! 然而,和想象中不一樣,胖子激......

    后章提要:... “我我不知道。”冷夢潔心很亂。 聽到這句話,老婦瞇起眼睛,對王梵所在的位置,產生了一絲殺機。 武尊劍皇的女兒,可不是誰都能動,就算你是天王老子也不行。 四面楚歌? 不,此時所有人都對他產生了敵意,應該是困于牢籠。 景程然的祖爺爺繼續說道:“劍意,不!應該是劍靈,老夫當年就知道它的存在,只不過一直沒有收服罷了,而你” “你到底是誰?此劍靈到底與你有何關系。”景程然的祖爺爺沉聲道。 景程然帶著恨意,殺機凜然的盯著王梵。 “你想知道嗎?”王梵似笑非笑,看向全場所有人:“你們都想知道嗎?” 難道他真有什么大來頭。 全場千人的目光,匯聚在王梵的身上。 然而,王梵雙手合十,閉上了眼睛。 “裝神弄鬼。” 景程然忍不住要出手,在他看來,王梵這種人物,他能殺無數個。 景程然的祖爺爺攔阻了他,畢竟老怪就是老怪,他心智如妖,敏銳的感覺到不安。 “快看天上,那是什么?”臺下,一名青年修士驚訝道。 熒光!一點點星耀的熒光,從天降臨,美得像是宇宙中的星辰,讓人短暫失神。 大白天的,怎么會發現這古怪的一幕? ......

    本章精要    全場寧靜,這一幕,就如之前景程然帶著無比的自信,對冷夢潔示愛時,王梵起身時。

        “你說什么?”景程然瞇起眼睛。

        “暈,梵兄你說什么呢?”范玉江差點撲街。

        王梵看著他,一字一句道:“我說,這塊劍石,是假的。”

        “胡說八道。”擁有劍丸修為的老怪第一個說話。

        “哈哈”全場爆發笑聲。

        沒有所謂的三角戀,也沒有兩個男人爭奪女神的狗血劇情,這一幕,就好像一個神經病,罵所有人都是神經病。

        “那來的凡人,滾出去。”臺前的護衛怒斥道。

        “我讓你滾!梵公子是我邀請來的。”冷夢潔冷冰冰的道。

        那護衛嚇了一哆嗦,連忙閉口不言了,暗道這特么什么情況啊,看來不是我們這些小人物能參合的。

        “夢潔姑娘,此人是一介凡人,你為何。”

        景程然方才還一口冷姑娘,下一句就是夢潔,在這么多人面前,他不要臉的程度已經修煉爐火純青了。

        “他是我請來了,景公子你自重。”冷夢潔清淡的道。

        范小胖、高寒、廖福生三人差點大呼過癮。

        景程然閃過一絲殺機,就連劍丸老怪都沒有發現,但是!怎能逃得過王梵的知覺。

        “有意思,這是要對我抬杠嗎?”王梵輕輕一笑,還有些幼嫩的臉上,出現了小正太的面容。

        “小家伙挺帥的,可惜了。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