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吞噬荒术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一枚晶瑩剔透的種子,出現在王梵身前,剛要把王梵吞掉的蟲子頓住了。

    它發出驚恐的嘶吼,一股精氣從它體內被扯,甚至連同它的神魂都被種子吸收,不一會兒,蟲子軟綿綿的攤在地上,只剩下了皮肉。

    而種子的光澤更亮了,“咻”的一下沒入王梵體內。

    王梵目瞪口呆起來,他想到一個可怕的事實。

    難道,黑冥原土那群密密麻麻,能夠穿梭空間的恐怖蟲子,都是這顆種子的食物嗎?

    “該死,那天會不會也把我給吸干了?”王梵真的害怕了。

    王梵嘆息,只能船到橋頭自然直了,要是種子將他當做養肥,他也沒有辦法。

    王梵的目光停留在血龍花上,這可是好東西,能培養一條血龍魂。

    “血龍花!”

    王梵摘到血龍花的一剎那,有人來了。

    那是一名青年劍修,他死死盯著王梵手里的血龍花,忍住強烈的渴望,道:“小子,把血龍花留下,我放你走,不然”

    那劍修突然倒吸一口冷氣,連退兩步驚呼道:“你你是王梵?”

    王梵指了指自己,笑道:“怎么?你認識我?”

    青年劍修冷靜了下來,惡狠狠的盯著王梵,既又害怕,可又驚喜。

    “當初,我也在雨孤山。”

    自從王梵大戰六名老怪,可把青年劍修給震撼一塌糊涂,還有他強吻武尊劍皇的女兒,名聲已經傳開了,武尊劍皇甚至動怒。

    當大家都認為王梵死了,可是!怎么會出現在這里?他是如何躲過劍鑄山的追殺,還混入了神道學府考核,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你那把劍呢?”青年劍修無比警惕。

    他們可是親眼所見,王梵手持那把劍,實力大增,大殺四方的。

    王梵慢慢的收起血龍花,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道:“你想跟我打?”

    青年劍修瞪著眼睛,血龍花誘惑太大了,他忍住沖動,誰知道王梵現在什么修為,要是還能暴打老怪,他上去豈不是找死?

    青年劍修見王梵一臉的輕蔑,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他再也忍不住了。

    “媽蛋,有本事你別跑,我叫人。“

    王梵:“。”

    青年向天空拋出一塊玉,那玉嘭的一聲爆



(第1/3节)当前861字/页


仕途天骄 逍遥小书生 牧神记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罗武神

    前章提要:...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阿古雷心中咆哮。 “戰力增加一倍嗎?” 王梵手按在樹根上,也感應此山海樹的力量。 阿澤瑪搖頭道:“不用感應了,你不是我們草原族,只有草原族的人,能會得到草原神的恩賜。” 阿古雷恢復神色,他也冷笑,速度算什么?只能在逃跑的時候發揮出作用,最重要的還是戰力啊。 王梵皺眉頭,他還真感應不到。 但是,為什么總感覺,有一股力量在接近我。 “山海樹來源于星空之巔。” “原來如此,星辰秘術你越來越神秘了。”王梵收回手,固有所思起來。 他能感覺到,一股接近五倍的戰力提升,在源源不斷的像他灌入,而這一切沒有人發現,古砣也不能。 阿古雷與王梵擦肩而過,他笑道:“戰力才是最重要,希望你不會讓我出手相救。” “我希望你也不會。”王梵道。 “哼。”阿古雷冷哼,跟了上去。 王梵并不知道,他腰間有一塊神道學府考核牌,是當初煉制靈丹紋考核通過給于的。 而他的名字,也出現在了神道學府的考核晶碑上。 “” 茂密的原始森林,青山綠水,一條巨大的彩虹瀑布逆流而下,仿佛是天降神水,滋養大地。 這里的......

    后章提要:...來。 造化歸元丹! 王梵顫抖,他自己都不知道,有多久沒有怎么激動過了。 王梵仔細觀摩,發現這枚造化歸元丹上有一個很小的裂痕,就是這個裂痕,導致這方天地靈氣消失,原來是被吸收了,為了是填補裂縫。 果然不愧是造化丹,都快成精了,再讓它沉靜此地萬古,恐怕會凝出自己的神智。 “只要能補齊這上面的丹裂紋,那這顆造化歸元丹的價值不,它沒有價,一顆能讓人再活一世的丹藥,根本沒有任何的價值能與它相當。”王梵倒吸口氣。 造化歸元丹,再活一世的神丹。 什么是再活一世! 修行無歲月,有些人修行到一定的歲月會老死,而不死不滅的不朽者太少了,古今也就那么幾個人,只有他們能夠活無盡的歲月。 造化歸元丹就能讓人再活一世,而且修為保留下來,還能活以自己修為相當的年齡,更有機會沖擊更高的境界,這就是造化歸元丹的效果。 王梵發現,這次真的賺大了。 如果,這枚造化歸元丹被人發現,恐怕星辰若海的那群老怪物,也會因此瘋狂吧? “這可是草原人和神道學府的地盤,那些老怪物們,怎么會沒有發現呢?”王梵很疑惑。 是王梵想多了,草原森林有草原神布置的封印,限......

    本章精要    一枚晶瑩剔透的種子,出現在王梵身前,剛要把王梵吞掉的蟲子頓住了。

        它發出驚恐的嘶吼,一股精氣從它體內被扯,甚至連同它的神魂都被種子吸收,不一會兒,蟲子軟綿綿的攤在地上,只剩下了皮肉。

        而種子的光澤更亮了,“咻”的一下沒入王梵體內。

        王梵目瞪口呆起來,他想到一個可怕的事實。

        難道,黑冥原土那群密密麻麻,能夠穿梭空間的恐怖蟲子,都是這顆種子的食物嗎?

        “該死,那天會不會也把我給吸干了?”王梵真的害怕了。

        王梵嘆息,只能船到橋頭自然直了,要是種子將他當做養肥,他也沒有辦法。

        王梵的目光停留在血龍花上,這可是好東西,能培養一條血龍魂。

        “血龍花!”

        王梵摘到血龍花的一剎那,有人來了。

        那是一名青年劍修,他死死盯著王梵手里的血龍花,忍住強烈的渴望,道:“小子,把血龍花留下,我放你走,不然”

        那劍修突然倒吸一口冷氣,連退兩步驚呼道:“你你是王梵?”

        王梵指了指自己,笑道:“怎么?你認識我?”

        青年劍修冷靜了下來,惡狠狠的盯著王梵,既又害怕,可又驚喜。

        “當初,我也在雨孤山。”

        自從王梵大戰六名老怪,可把青年劍修給震撼一塌糊涂,還有他強吻武尊劍皇的女兒,名聲已經傳開了,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