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两女争锋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奉上今天的更新,順便給起點515粉絲節拉一下票,每個人都有8張票,投票還送起點幣,跪求大家支持贊賞!

    最后被放出的這群人,一出現,讓眾人無不變色,后退捂住鼻子。

    這酸爽!

    是的,這群人身上全是糞便,荒獸的糞便。

    這批人是因為反抗了古陀,于是被鎮壓在坑下,古陀這貨非常不是東西,他把獸的糞便倒下去,與這些人陪伴。

    此情此景,讓人目瞪口呆,不管是誰,恐怕被如此的鎮壓,精神都會受到極度的摧殘吧。

    特別是這群人中,竟然還有不少貌美如花的女子,看的眾人是一哆嗦。

    輕舞,程少鋒,廖福生,高寒,甚至一心想報復的小公主,都嚇得一哆嗦。

    特別是小公主,她覺得和這群人比起來,被捆綁成粽子,已經是非常幸運了。

    看到此情此景,饒是枯龍和姬月,還是暮氣的中年男子,都有些眩暈。

    “無恥羊,受死。”

    這群人獲救后,看到古陀,如同殺父仇人,血海深仇,一個個瘋狂的撲殺去。

    所有的法決,秘術,神兵利器,全部用上了,結果被古陀一吼之下,恐怖的音波震得所有人后退。

    “真以為放你們出來,爺就怕了你們了?再出手,爺鎮壓你等幾年,誰來了都救不了。”

    古陀板著一張羊臉很猙獰,可是不管怎么看,都是萌萌噠一只羊駝,誰能想到他如此兇殘。

    這群人真被嚇怕了,再被鎮壓的話,估計會瘋的,特別是女人,逃命一樣的離開。

    古陀哼了一聲。

    頓時,所有人都記住了這只羊的樣子,把他列入與王梵一樣的行列。

    能想到如此喪心病狂的鎮壓方式,這家伙的心腸比王梵還要壞透了。

    “黃土坡!”枯龍道。

    可是,卻被王梵搶先一步,道:“這是我的底盤,有什么疑問,你去問伍德那老頭。”

    枯龍無奈了,要他去問伍德,估計還不得被揍一頓?

    “好吧,今后這里是你的地盤,只限學府的人爭奪。”枯龍道。

    王梵對于這樣的結局,滿意之極。

    “都散了。”枯龍和姬月等人消失,只有一人沒有走。

    是那渾身暮氣的中年男子,他一身黑袍,滄桑氣息。

    “王梵是吧?有沒有興趣以后幫我一個忙。”

    王梵打量此人,此人一出現,他就已經注意到了,在此人身上



(第1/3节)当前950字/页


仕途天骄 逍遥小书生 牧神记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罗武神

    前章提要:... 而劍鑄山的高手逃出去三人,他們更是驚懼之極,只是一瞬間,竟然死了兩個人。 那可是中期寶相境高手,竟然死了兩個人。 “天才,如此大陣,足以排列北辰界前百。”暮氣滄桑氣息的中年人道。 “有怎么厲害嗎?”姬月驚異道。 中年人點頭,道:“何止,那是自然的力量,曾經有一個紀元,因為天災,連神魔都抵擋不住。” “要出手嗎?” “再看看。” 在眾人都心有余悸古坨大陣的時候,景秦鐘緩緩站起身,他蒼發飄飄,仰天長嘯,剎那間天地風云變色。 這是一名通幽境的老怪,非常的可怕,他怒火之下爆發出的修為,更是讓學員們承受不了,不斷的后退。 景秦鐘直接祭出荒劍骨,荒劍骨所向匹敵,就連枯龍和姬月都皺眉頭。 “我要將你抽筋扒皮,五馬分尸。” 景秦鐘的怒火已燃到了盡頭。 他要殺了王梵,為自己的愛孫報仇。 他直接沖入大陣,恐怖的修為毀滅一切,山岳崩碎,大陣激蕩的搖晃。 古砣怒道:“爺的大陣,還從來沒有人破過,就憑你!” 古砣親自操控大陣。 一時間,景秦鐘真的很難攻破進來,他很狼狽,可是死死盯著王梵,又轟碎了一座大山。 ......

    后章提要:... 怎么說,半步十層境修煉出法相,有百分之一的機會。 如同馮羅,黎邱天,赤練子,他們三人是十層境,突破寶相后,有七八成的幾率修煉出法相。 這就是優勢。 景程然之所以在學府有威望,更是天榜的排名,是因為他修煉出了自己的法相。 而法相和法身之間的差距。 法身,在如今的時代可以移花接木,老一輩的感悟,傳授到小一輩的身上,甚至有些土豪級的人,服下法身丹,都可以凝練出法身。 這樣的法身,一般戰力會提升三至五倍。 而法相,是通過自悟創造出來的,自然的頓悟,這樣的法相恐怖絕倫,可以提升五倍至十倍的戰力。 “正好,這么快殺掉你,我也不想。”王梵舔了舔嘴唇。 他是真的想看一看,自己和寶相境你我的差距。 “大言不慚,就讓你臨死之前,親眼看一看法相的力量。” 景程然暴喝,他的胸前出現一團黑芒,四周的空間都黑暗下來,他手伸入黑芒,抓出一柄漆黑的劍。 劍漆黑如墨,有著圖騰暗紋,劍在手的一剎那,景程然渾身被一股黑炎包圍。 這種狀態和蕭青的黑炎很像,可是比蕭青要恐怖數倍。 “他的法相,竟然是一把劍。”馮羅等人吃驚的望著。 ......

    本章精要    .奉上今天的更新,順便給起點515粉絲節拉一下票,每個人都有8張票,投票還送起點幣,跪求大家支持贊賞!

        最后被放出的這群人,一出現,讓眾人無不變色,后退捂住鼻子。

        這酸爽!

        是的,這群人身上全是糞便,荒獸的糞便。

        這批人是因為反抗了古陀,于是被鎮壓在坑下,古陀這貨非常不是東西,他把獸的糞便倒下去,與這些人陪伴。

        此情此景,讓人目瞪口呆,不管是誰,恐怕被如此的鎮壓,精神都會受到極度的摧殘吧。

        特別是這群人中,竟然還有不少貌美如花的女子,看的眾人是一哆嗦。

        輕舞,程少鋒,廖福生,高寒,甚至一心想報復的小公主,都嚇得一哆嗦。

        特別是小公主,她覺得和這群人比起來,被捆綁成粽子,已經是非常幸運了。

        看到此情此景,饒是枯龍和姬月,還是暮氣的中年男子,都有些眩暈。

        “無恥羊,受死。”

        這群人獲救后,看到古陀,如同殺父仇人,血海深仇,一個個瘋狂的撲殺去。

        所有的法決,秘術,神兵利器,全部用上了,結果被古陀一吼之下,恐怖的音波震得所有人后退。

        “真以為放你們出來,爺就怕了你們了?再出手,爺鎮壓你等幾年,誰來了都救不了。”

        古陀板著一張羊臉很猙獰,可是不管怎么看,都是萌萌噠一只羊駝,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