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星脉出现!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木大師為什么會出現在此地,他是一名高階煉丹師,竟然絲毫沒有形象的坐在地上。

    對木達令,陸家的人心里說不出的古怪。

    “木達令,你為什么要背叛陸家。”陸廣晟白紗布包裹著腦袋,他很憤怒的指責木達令。

    木達令起身,他冷冷道:“背叛?此話怎講。”

    寶相境后期的陸家中年男子道:“木大師,因為你幫助那少年,已經被陸家人下了通牒,你現在已經不是陸家的客卿了。”

    木達令聽聞,氣得臉色鐵青,咬牙切齒道:“好一個陸家,真是不留人情啊。”

    木達令再傻,恐怕也知道陸家得知他中毒活不久了,陸家沒有丹王,也就不肯跟幫助他解毒,他們怕木達令向家族求資源。

    陸家就是這樣想,他們放棄了木大師,只是借此一個機會而已。

    木達令簡直要氣瘋了,他在陸家這么多年,怎么說也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竟然被趕出來,這要是讓同僚知道,他高階煉丹師的臉往哪擱?

    “木大師,你也不用怪陸家,是你的執意,毀了你的前程。”中年男子冷笑。

    木達令怒極反笑,道“哈哈好一個陸家,當年你們像狗一樣求老子做客卿,如今二話不說直接干老子走,我算是看透了,陸家沒一個是好東西。”

    陸廣晟冷冷道:“說什么也無用,反正你也快要死了。”

    陸廣晟知道木大師活不久,對他的尊敬也不在有,有的只是木達令幫助王梵的憤怒。

    “小畜生,你跟誰說話呢?”木達令惡狠狠的盯著陸廣晟

    畢竟是當年的老師,陸廣晟心中還殘留一些畏懼,他道:“我敬你教導過我,我們陸家也不為難你,那家伙在洞府里面吧?讓他出來受死。”

    木達令突然仰頭大笑,一雙冰冷的眼睛掃過陸家每一個人。

    特別是陸廣晟,他陰冷的道:“真以為學了幾年煉丹,就自傲天下無敵了?老子出來混的時候,你還在娘胎里呢,敢對我大言不慚。”

    “你們幾個有本事一起上,老子今天就讓你們看一看,什么是高階煉丹師。”木達令道。

    “木大師,那小子是你什么人,讓你甘愿護著他。”陸家中年高手喝道。

    “季邦,你也只是陸家一條狗,廢話少說,過來受死。”木達令這段時間的怒火和憋屈,全部發泄在了陸家人身上。

    木達令手一揮,一把黑丹被他



(第1/3节)当前818字/页


仕途天骄 逍遥小书生 牧神记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罗武神

    前章提要:...“紫氣東來洞府,需交納一百四品精石一天。“ 王梵直接付了一個月的,他現在有的是精石。 在王梵來到古月靈脈,他的行蹤很快就被陸家人掌控,在古月靈脈下,陸家來了幾名高手。 “晟少,古月靈脈是程家的地方,咱們不能這里動手。” 一名中年男子,正是被木大師爆揍一頓的陸家高手,他們尋到此地,想找王梵報仇。 陸廣晟從嬌中走出,他整個腦袋被白紗布包裹,跟洋蔥似的,只露出一雙充滿了怨毒的眼睛。 “這個人,我一定要讓他生死不如,程家這邊去通知一下程少,給他好處,相信他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 “是。” 古月靈脈是程家的底盤,程家勢力龐大之極,祖地在九黎神國,而先祖早年來到沽名城發展,已經此地扎根,已然是一個龐然大物。 因為沽名城的產地,加上家族出過絕世強者,程家也因此成為九黎帝國第一家族。 陸家雖然是丹道家族,可是面對程家這個龐然大物,也不敢輕舉妄動,更別說打進去古月靈脈。 只能給程家好處。 程少鋒喜滋滋的,近來修為在飛速的增長。 從脫離的王梵的“爪牙”后,程少鋒一直在琢磨修煉,上次觀望了王梵的戰斗方式,他隱約頓悟,居然一舉......

    后章提要:...了我,萬魂圣地是你根本就惹不起的存在。”宏毅冷冷道。 “惹不起嗎?” 王梵閉上眼睛。 他會怎么做? 馮羅,黎邱天,吳翼,甚至赤練子和宣萌等人也到來,很震驚! “哈哈哈哈” 王梵突然仰頭大笑,笑聲越來越大,傳遍了這片地區,所有人都皺眉頭看著他。 王梵眸子露出瘋狂,依舊是年少的臉龐,讓人感覺很陽光,很親切,很干凈。 “我輩修士,何以拈輕怕重!你等莫要說萬古圣地,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我王梵也不怕。”王梵聲音的不高不低,可是每一句話,都傳入眾人心神中。 “殺你又何妨?” “噗!” 他體內,三陽三陰之火涌出,宏毅整個發出慘叫,火焰焚燒他的**,三陽三陰火不僅僅燒的是**,還有他的神魂。 “啊啊啊!救我。” “你!”通幽境老怪化作一道光,直撲過來,要救下宏毅。 可是慢了,灼熱的熱度太高了,宏毅整個人被燒成灰燼,連一個毛都沒剩下。 “真殺了?” 所有的人發呆。 通幽境老者大怒,虛空之上,出現一只遮天的大手,朝王梵抓去。 “爆!”王梵后退喝道。 “轟隆!!” 漫天都在發生大爆炸,星爆術......

    本章精要    木大師為什么會出現在此地,他是一名高階煉丹師,竟然絲毫沒有形象的坐在地上。

        對木達令,陸家的人心里說不出的古怪。

        “木達令,你為什么要背叛陸家。”陸廣晟白紗布包裹著腦袋,他很憤怒的指責木達令。

        木達令起身,他冷冷道:“背叛?此話怎講。”

        寶相境后期的陸家中年男子道:“木大師,因為你幫助那少年,已經被陸家人下了通牒,你現在已經不是陸家的客卿了。”

        木達令聽聞,氣得臉色鐵青,咬牙切齒道:“好一個陸家,真是不留人情啊。”

        木達令再傻,恐怕也知道陸家得知他中毒活不久了,陸家沒有丹王,也就不肯跟幫助他解毒,他們怕木達令向家族求資源。

        陸家就是這樣想,他們放棄了木大師,只是借此一個機會而已。

        木達令簡直要氣瘋了,他在陸家這么多年,怎么說也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竟然被趕出來,這要是讓同僚知道,他高階煉丹師的臉往哪擱?

        “木大師,你也不用怪陸家,是你的執意,毀了你的前程。”中年男子冷笑。

        木達令怒極反笑,道“哈哈好一個陸家,當年你們像狗一樣求老子做客卿,如今二話不說直接干老子走,我算是看透了,陸家沒一個是好東西。”

        陸廣晟冷冷道:“說什么也無用,反正你也快要死了。”

        陸廣晟知道木大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