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传你往生法!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道觀上有人?

    這一幕后方的兩人一羊看到,皆是瞳孔一縮,他似乎在等待王梵到來一樣,讓人毛骨悚然。

    “那人是誰?”宣萌驚異道。

    “道奴。”

    古陀盯著道觀上的人,繼續道:“這道觀很詭異,古神之都存在的時候就已經存在了,曾經是一名道家圣人,講道的地方,古神之都淪陷,古神與古魔都沒敢去這道觀。”

    “這不是讓老大去送死嗎?”范小胖急了。

    “放心,爺不會做沒把握的事,梵小子是萬靈荒體,任何厄運都會被他化解,因為他本身就是厄運之體。”古陀道。

    王梵隨著半山的茶馬古道,一步步走向道觀,越走越感覺到步伐的沉重,每一步都有萬鈞之重一般。

    王梵抬頭望去,之間半山腰的道觀,那身影越來越清晰了,就那樣怔怔的看著他。

    終于,接近了道觀,那人也隨之走進了道觀內。

    王梵站在道觀面前,怔怔出神。

    往生觀。

    往生兩個字,包含的意思太多太多了,他一咬牙,推開道觀之門,一步邁了進去。

    “這是!”王梵瞳孔一縮。

    破舊的古道觀里面,竟然有人!

    道觀不大,只有百來立方,歲月匆匆,里面擺放的木具很是破舊了,但是王梵能感覺到,木具上有一股力量,支撐它們幾個紀元不消散。

    王梵呼吸沉重,他無比的清楚的知道,任何一種力量,在歲月之中會流逝消失,而木具上的力量,仿佛能永恒。

    這道觀之主,是不朽者嗎?

    道觀內,不僅只有他一人,還有三個人。

    是的,他們不是英魂所化,也不是怨靈所化,而是真實擁有生命的人。

    一名老者,臉上精瘦,他盤膝在蒲團上,嘴里念念叨叨什么,雖然念的是古老的語言,然而王梵見識多廣,也聽懂了一些。

    “往生來,往生死,一念是往生,一念是往死。”

    王梵搖頭,他看向另外兩人,一男一女分別穿著道服,臉上驚現滄桑之色,也不知在這道觀內,有多少年月了。

    他們,就是所謂



(第1/3节)当前818字/页


仕途天骄 逍遥小书生 牧神记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罗武神

    前章提要:...入寶相鏡時,北辰界誰與爭鋒!”范小胖不由自主的激動。 “甘拜下風。” 孟山很失落,他受到了極大的打擊,怏怏不樂。 王梵尷尬咳嗽,他實在不想看到代天驕,因為這件事情有了心魔,一番激戰下來孟山挺順他心的,特別是此人戰敗,依然沒能感覺到他敗。 可見孟山眸子熊熊火焰跳動,這種人最可怕,他會隨著對手越強,越戰越強大。 王梵道:“我的體質與眾不同。” 孟山苦悶道:“閣下就別打擊我了,體質特殊,修為速度更快,待你進入寶相鏡,無人能敵。” “我的萬靈荒體。” 三人思索著萬靈荒體是什么體質,突然男子小聲的道:“在靈礦山上,有一群礦奴,好像就是這體質。” 王梵臉一黑,又拿礦奴說事。 孟山和女子皆是震驚,不可思議。 范小胖氣急敗壞,在他看到的是,王梵對三人極為的客氣,報上自己的萬靈荒體的事實,而是對方卻說出那樣的話,他小心翼翼的看了王梵一眼。 小胖指著年輕男子道:“你丫的說誰是礦奴呢!” 在東臨,一處名為紀元礦脈的地方,哪里有一群體質特別的礦奴,他們很強大,只是在凝靈境的時候,因為體質的特殊,可以面對紀元礦脈里面,發生的詭異事情......

    后章提要:...是重生者的好處。 “大成境的萬靈荒體,你知道在什么地方?”王梵問道。 齊愷搖頭。 王梵無奈,看來還是需要找到古陀才行。 古神之都,因為當年的神魔激戰,此地到處是兇險絕地,一個不小心,就會陷入萬劫不復。 這一路上,兩人直接御空飛行,這片區域相當于來說安全的,兇地不是很多,再說老道齊愷會提醒他哪里有危險。 御空,果然看到了自己想要的。 是人跡。 在前方的一片廢墟,古老破敗的石柱下方,一名絕色女子,相貌冷艷,空氣彌漫著一股寒意,讓人不得已靠近。 葉音竹! 此女很神秘,她來到古神廢墟之后就一直單獨行動,而且自己一人來到了古神之都,不得不讓人佩服。 葉音竹也看到王梵等人,眸子中絲毫沒有的情感,目光在齊愷身上停留了一會,便放在了王梵身上。 葉音竹盈盈走來,對王梵道:“你很像一個人。” 王梵笑道:“老情人嗎?” “可以怎么說。” 冷艷的葉音竹點頭,不過她回應時,絲毫沒有任何情感夾帶。 王梵思索起來,她這話是什么意思? 這葉音竹受到傳承之后,整個人都變了,毫無疑問,她被傳承執念所占據,完全是另一個人......

    本章精要    道觀上有人?

        這一幕后方的兩人一羊看到,皆是瞳孔一縮,他似乎在等待王梵到來一樣,讓人毛骨悚然。

        “那人是誰?”宣萌驚異道。

        “道奴。”

        古陀盯著道觀上的人,繼續道:“這道觀很詭異,古神之都存在的時候就已經存在了,曾經是一名道家圣人,講道的地方,古神之都淪陷,古神與古魔都沒敢去這道觀。”

        “這不是讓老大去送死嗎?”范小胖急了。

        “放心,爺不會做沒把握的事,梵小子是萬靈荒體,任何厄運都會被他化解,因為他本身就是厄運之體。”古陀道。

        王梵隨著半山的茶馬古道,一步步走向道觀,越走越感覺到步伐的沉重,每一步都有萬鈞之重一般。

        王梵抬頭望去,之間半山腰的道觀,那身影越來越清晰了,就那樣怔怔的看著他。

        終于,接近了道觀,那人也隨之走進了道觀內。

        王梵站在道觀面前,怔怔出神。

        往生觀。

        往生兩個字,包含的意思太多太多了,他一咬牙,推開道觀之門,一步邁了進去。

        “這是!”王梵瞳孔一縮。

        破舊的古道觀里面,竟然有人!

        道觀不大,只有百來立方,歲月匆匆,里面擺放的木具很是破舊了,但是王梵能感覺到,木具上有一股力量,支撐它們幾個紀元不消散。

        王梵呼吸沉重,他無比的清楚的知道,任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