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谁更狂!【第十五更】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王梵將他提起,直接封印了修為,手按在神族青年的手臂上。

    “你要干什么!”神族青年驚駭。

    王梵冷冷笑道:“沒錢買命,你說我要干嘛?”

    王梵抓住神族青年的手臂,用力一撕!

    “啊!”

    神族青年慘叫,他驚恐至極,整條手臂,被王梵硬生生撕下來,然后很隨意的扔在了地上,金色血液不斷流出。

    場面很殘忍,也很血腥。

    王梵一把將他按在地上,踩著神族青年的后背,手抓起他的另一條手臂。

    “聽說很神族很倔強,我撕下你四肢,看你會不會求饒。”王梵眸子中,充滿了濃濃的興趣。

    然而,這句話在神族青年聽來,如同魔音一樣驚悚,他不由得看向虛空上的霓。

    霓很平靜,抱著雙手,淡淡的道:“你求饒,我會殺了你,不用他動手。”

    神族青年深呼吸,冷汗直流,不敢求饒,顯然他怕霓要怕過王梵。

    王梵抬頭看向神族青年霓,嘴角露出笑容,不屑的道:“你認為自己很強大嗎?自我看來,你跟他沒什么兩樣。”

    “你想死!”

    霓表情冷漠,他放下懷抱的雙手,一雙幽暗色的眸子,冰冷看著王梵。

    王梵低頭,對神族青年道:“看來你不買命,也是有原因的,你怕他,不怕我是吧?”

    “你最好放了我,神族是你惹不起存在。”神族青年眼神怨毒的道。

    “你也最好別在激我,我有一萬種方法,讓你生不如死。”王梵語氣極度冰冷道。

    神族青年啞口無言了,只是一雙眼睛充滿怨恨的盯著王梵。

    “砰!”

    石塊飛濺,神族青年的腦袋再一次,埋入地底,流了很多的金色血液。

    王梵站起身,望向半空上的神族青年霓,露出森白的牙齒道:“看來,讓他買命,得先讓你買命。”

    “螻蟻,你在挑釁我嗎?明確的告訴你,我會改變主意,讓你承受生不如死的滋味。”霓冰冷道。



(第1/3节)当前782字/页


仕途天骄 逍遥小书生 牧神记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罗武神

    前章提要:...人恐慌的混沌之中。 “這是一道古惑氣。”王梵深呼吸,眸子中滿是震撼之色。 不是不朽,不進古惑。 也就是說,只有不朽之主,才能得到這樣的古惑氣體,他現在竟然得到了這樣的一道氣,能不震撼嗎? 那么,這道古惑氣又有什么作用呢? 王梵很不解,收回古惑氣,去問一問古陀吧,那家伙見多識廣,說不定知道古惑氣的來歷。 道奴三人,對自己完全處于狂熱的崇拜,他不由得思索起來。 這三人如此崇拜自己,完全可以帶出去,成為自己的得力助手。但是!這三人的修為都很強悍,特別是老道,今后還能馴服嗎? “你三人可愿意追隨我!”王梵平靜的道。 老道激動,一男一女同樣如此,在王梵突破引發古惑石門出現,特別是,王梵破解了他們一直誠心往生道,對王梵已經有了狂熱的崇拜之心。 當然,最主要的是道奴之心,隨著往生觀消失后,可是道奴之心并沒有消失,這就是道奴無腦的可怕。 “誓死追隨。” “我需要你們的靈魂烙印。”王梵淡淡的道。 三人聽聞,竟然還不猶豫,每個人眉心處,飛出一道靈魂烙印,交給了王梵。 王梵收起靈魂烙印,也就掌控了他們的命,只要他一捏碎靈魂......

    后章提要:...他早就一蹄子踩上去了,連忙恭維的道:“嫂子有所不知,我沒經歷過滅古時代,所以才活了下來。” 王梵覺得,這個時候的古陀特別的賤。 對于古陀的事情,弒神蟲兩夫妻不感興趣,倒是對王梵極為感興趣。 弒神蟲變身的中年男子,這才道:“萬靈荒體,我要你幫我們夫妻一個忙。” 王梵連忙行禮,道:“前輩!不敢當,不知道有何事?” 兩夫妻見他尊敬如此,臉色也緩和了不少,古陀在一旁陪著笑臉,一點也不敢驚怒這兩位活化石。 弒神蟲是真的有話要說,不然以他的級別,王梵這等螻蟻,他是根本就看不上的。 中年人嘆息道:“你先聽我慢慢道來。” 原來,弒神蟲并不生活在古神廢墟,它們有自己的祖地,在一個很遙遠的地界。 在祖地,哪里有一處生命之泉,弒神蟲因為常年服用,能活到三萬年的壽命,是可以熬死至尊的存在。 弒神蟲一旦離開祖地后,它們的壽命減了一半多,只能活大概一萬年。 一萬年! 聽得王梵與古陀瞠目結舌。 自古哪一種生靈,從一出生就能活一萬年!弒神蟲就能夠。 他們這一族逆天自己,是混沌初開就出現的生靈,老天眷顧的弒神蟲。 可是聽弒神蟲自......

    本章精要    王梵將他提起,直接封印了修為,手按在神族青年的手臂上。

        “你要干什么!”神族青年驚駭。

        王梵冷冷笑道:“沒錢買命,你說我要干嘛?”

        王梵抓住神族青年的手臂,用力一撕!

        “啊!”

        神族青年慘叫,他驚恐至極,整條手臂,被王梵硬生生撕下來,然后很隨意的扔在了地上,金色血液不斷流出。

        場面很殘忍,也很血腥。

        王梵一把將他按在地上,踩著神族青年的后背,手抓起他的另一條手臂。

        “聽說很神族很倔強,我撕下你四肢,看你會不會求饒。”王梵眸子中,充滿了濃濃的興趣。

        然而,這句話在神族青年聽來,如同魔音一樣驚悚,他不由得看向虛空上的霓。

        霓很平靜,抱著雙手,淡淡的道:“你求饒,我會殺了你,不用他動手。”

        神族青年深呼吸,冷汗直流,不敢求饒,顯然他怕霓要怕過王梵。

        王梵抬頭看向神族青年霓,嘴角露出笑容,不屑的道:“你認為自己很強大嗎?自我看來,你跟他沒什么兩樣。”

        “你想死!”

        霓表情冷漠,他放下懷抱的雙手,一雙幽暗色的眸子,冰冷看著王梵。

        王梵低頭,對神族青年道:“看來你不買命,也是有原因的,你怕他,不怕我是吧?”

        “你最好放了我,神族是你惹不起存在。”神族青年眼神怨毒的道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