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等待,无尽的诉说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白茯二人方才不在,等她这阵过去,端王妃便与白茯一道守在雪姝床榻前将先前的那些话说给白茯。

    冉凌珏与楚胤等人到底是外男,不好再待在这屋里,正好端王府还未用午膳,两人便跟端王到饭厅,边招待夙珝用膳边聊。

    夙珝进王府时做了伪装,从屋里出来时恢复了伪装时的那张脸,而夙嘉则依旧顶着他皇叔公的脸装模作样地进了饭厅。

    这边白茯听完端王妃的话后长吁一口气,看着看着床上的人又忍不住掉泪。

    与以往每次思念人时掉的眼泪不同,她这次是喜极而泣。

    尤其在知道她家主子现在能听到她说话时,她欣喜不已,当即就跟雪姝说了好些话。

    说完又觉着不好意思,擦着眼角难为情地跟端王妃说:“让王妃笑话了,我就是太……”

    端王妃温柔笑笑,将她的手与雪姝的交叠在一起,“知道,你主仆二人不是姐妹胜似姐妹,这些年我们都看在眼里。”

    白茯紧抿着唇,眼睛哭得又红又肿,又笑又哭的,最后连她自己都忍不住笑话自己。

    看着床上的人,白茯觉得这些年积在胸腔里的这团浊气终于散开了。

    终于,要尘埃落定了。

    -

    夙珝刚回来,夙嘉倒是想马上把屁.股底下的那把椅子还给他,夙珝却并不打算马上回宫。

    他来端王府是伪装过的,进王府时也没让其他人看到小丫头的模样。

    现在除了夙嘉身边信得过的小栗子,端王妃身边的赵嬷嬷外,端王府里无人知道他是谁,他带过来的是谁,都只知他二人是端王府的贵客。

    宫里人多嘴杂,他现在不想别人知道小丫头的存在,也懒得去编造借口。

    靖煦公主已经死了,现在活着的不再是先帝名义上的女儿夙雪姝,而是他的姝儿。

    他不愿,也不想在她还没醒的时候就让她听到过多非议。

    夙嘉听说他要在端王府陪着雪姝待一段时间,又高兴又难受。

    高兴的是他皇叔公跟妹子要在他家待,难受的是,他皇叔公不愿收回皇位。

    这就表示他还得在人前装模作样,对一向爱动的他来说,这简直就是灾难。

    不过转念想,他皇叔公与姝儿够苦的了,而且姝儿没醒,也的确需要皇叔公的陪伴。

    夙嘉就想:那行吧,为了他喜欢的两个人,灾难就灾难吧,反正四年都过去了。

    就这样,夙珝以端王远方贵客的身份



(第1/3节)当前881字/页


仕途天骄 逍遥小书生 牧神记 修罗武神 圣墟 官梯 一念永恒 元尊 永夜君王

    前章提要:......

    后章提要:......

    本章精要    白茯二人方才不在,等她这阵过去,端王妃便与白茯一道守在雪姝床榻前将先前的那些话说给白茯。

        冉凌珏与楚胤等人到底是外男,不好再待在这屋里,正好端王府还未用午膳,两人便跟端王到饭厅,边招待夙珝用膳边聊。

        夙珝进王府时做了伪装,从屋里出来时恢复了伪装时的那张脸,而夙嘉则依旧顶着他皇叔公的脸装模作样地进了饭厅。

        这边白茯听完端王妃的话后长吁一口气,看着看着床上的人又忍不住掉泪。

        与以往每次思念人时掉的眼泪不同,她这次是喜极而泣。

        尤其在知道她家主子现在能听到她说话时,她欣喜不已,当即就跟雪姝说了好些话。

        说完又觉着不好意思,擦着眼角难为情地跟端王妃说:“让王妃笑话了,我就是太……”

        端王妃温柔笑笑,将她的手与雪姝的交叠在一起,“知道,你主仆二人不是姐妹胜似姐妹,这些年我们都看在眼里。”

        白茯紧抿着唇,眼睛哭得又红又肿,又笑又哭的,最后连她自己都忍不住笑话自己。

        看着床上的人,白茯觉得这些年积在胸腔里的这团浊气终于散开了。

        终于,要尘埃落定了。

        -

        夙珝刚回来,夙嘉倒是想马上把屁.股底下的那把椅子还给他,夙珝却并不打算马上回宫。

        他来端王府是伪装过的,进王府时也没让其他人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