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 刘岩成冰人了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第一百零二章,劉巖成冰人了

    胖子很確定不能這么干等下去,時間拖得再久一點,劉巖很可能就真的沒命了。

    他想了一下,馬上說道:“這樣,小醉,你們幾個開車送劉巖去醫院,我上山找李逵叔,我看劉巖這癥狀很古怪,李逵叔的醫術也很古怪,如果醫院沒轍,說不定他能有辦法,快走吧。”

    胖子說完,把自己的車鑰匙給陳小醉,然后他拿上皮卡車的鑰匙跑出門,發動車上就要走了。

    “等一下。”王大壯出來叫道:“小程,仙南山那么大,現在天又那么黑,你一個人去怎么找,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吧,多個人也好找。”

    胖子拒絕:“王叔,你跟他們去醫院,兩個女人不放心,我去叫上夏雨,我們兩個上山。”

    也只好這樣了,王大壯把劉巖裹得很緊,背出山莊放到上:“你們兩個誰開車?小醉,別哭了,現在要緊的是送小巖去醫院。”

    劉彩蝶拿過鑰匙:“上車吧,我來開車。”

    一路狂飆,好在夜了車沒多少,一路暢通,很快,他們就到了鎮山的醫院,因為是在晚上,醫院值班的人不多,實習的醫生見到劉巖這個癥狀,直接蒙了:“我不明白人到這個溫度,為什么還能活著。”

    王大壯看著都著急:“小伙子,你不明白的事情還有好多,你現在想也沒用,趕快救人要緊啊。”

    年輕的實習醫生畢竟沒太多的經驗,更別說劉巖這種奇怪的癥狀:“好,你們把他放在搶救室,我去找值班主任。”

    眾人手忙腳亂,把劉巖放到穿上,護士趕緊給他安放上生命監護儀:“病人的身體怎么會這么冰,小莫,趕緊去找醫生,打個電話讓羅主任過來。”

    鎮上的醫院畢竟不是什么大醫院,有電能力的醫生也就那兩個,值班主任被實習醫生叫過來了。

    “夏醫生,病人的體溫溫度計都測不出來,可是還有心跳和輕微的呼吸,心跳正在變慢,隨時都有可能停止,溫度還在繼續降低。”護士長跟值班醫生說道。

    夏小青是醫院唯一的女醫生,女人的先天縝密加上她向來不是一般



(第1/3节)当前659字/页


仕途天骄 逍遥小书生 牧神记 修罗武神 圣墟 官梯 一念永恒 元尊 永夜君王

    前章提要:...喝了,說實話,這么好喝的酒他還是第一次喝到:“你要喝就快點喝,這是我孫子釀的酒,能讓你聞聞已經很夠意思了,你還啰啰嗦嗦的像個娘們。” 劉祥也是先嘗了一口,然后迫不及待就掄起酒瓶子往嘴里送。 劉四海急忙去搶:“你給我留點。” 跟啤酒瓶一般大的一瓶酒,沒到五分鐘就全喝完了,這酒的度數不高,但也不低,兩人酒量不錯,一口氣喝了這么多酒還憂意未盡:“小巖,這酒還有么?在給爺爺我整兩瓶來。” 劉巖沒有想到這兩人能把這么一大瓶酒喝得這么快,無奈的擺手:“沒有了,就釀了一點,這還是我從胖子他們幾個人手里搶的,我再去發酵的糧食,然后再釀,這次我用小麥,用小麥釀造的酒更香更好喝。” 劉四海失望的把酒瓶又豎了幾遍:“下次你釀的時候多給我送點過來,這酒真是好酒,真的比茅臺好喝,你要是沒時間,我替你去釀,想我以前在生產隊也學過釀酒。” 額劉四海什么心思,劉巖怎么能不知道?這還真不能讓爺爺去看,不是劉巖小氣,而這仙酒雖然好喝,也有極高的療效功能,但是物極必反,喝太多了也不好。 “爺爺,我來釀就好了,現在都是用機器,生產隊那套老方法已經不管用了,不過我下次多給你帶些過來,......

    后章提要:... 劉巖想大喊一聲,可是他喊不出來,只能在腦海里想了一下,然后一團真氣打出,朝著魔障沖去。 魔障終于被沖破了,劉巖的意識也隨之消失。 坐在盆里的劉巖又吐了一口血,這口血看上去正常了許多,沒像之前的那么黑。 陳小醉雖然不知道這是怎么回事,但是也知道吐鮮血可能離劉巖醒來就不遠了。 劉巖慢慢的睜開眼睛,模糊中,一個女孩的影子正在自己的身體前忙碌,他知道,這人肯定是陳小醉。 他現在真氣全失,身體又因為沖破魔障時受了很重的傷,所以他現在連睜開眼睛的力氣都沒有了,更別說動動手或者說話,陳小醉不知道劉巖已經醒了,忙碌的她沒有功夫去看劉巖眼睛上的細微變化。 用盡吃奶的力氣,劉巖終于抬起一點手,然后無力的放下。 這個微小的舉動,陳小醉看到了,她欣喜若狂,急忙抬起頭來看著劉巖的眼睛:“巖哥哥,你醒了。” 劉巖的眼睛睜開了,更加看清楚全身被汗水打濕了的陳小醉,因為沒有穿上衣的緣故,陳小醉現在的身體對劉巖來說就是誘惑。 “要命啊,我現在全身沒力氣啊。”劉巖痛苦的想到。 不過他看清楚現在的處境,就知道陳小醉是在拼命的救他,一股暖意,從心底泛起:“......

    本章精要    第一百零二章,劉巖成冰人了

        胖子很確定不能這么干等下去,時間拖得再久一點,劉巖很可能就真的沒命了。

        他想了一下,馬上說道:“這樣,小醉,你們幾個開車送劉巖去醫院,我上山找李逵叔,我看劉巖這癥狀很古怪,李逵叔的醫術也很古怪,如果醫院沒轍,說不定他能有辦法,快走吧。”

        胖子說完,把自己的車鑰匙給陳小醉,然后他拿上皮卡車的鑰匙跑出門,發動車上就要走了。

        “等一下。”王大壯出來叫道:“小程,仙南山那么大,現在天又那么黑,你一個人去怎么找,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吧,多個人也好找。”

        胖子拒絕:“王叔,你跟他們去醫院,兩個女人不放心,我去叫上夏雨,我們兩個上山。”

        也只好這樣了,王大壯把劉巖裹得很緊,背出山莊放到上:“你們兩個誰開車?小醉,別哭了,現在要緊的是送小巖去醫院。”

        劉彩蝶拿過鑰匙:“上車吧,我來開車。”

        一路狂飆,好在夜了車沒多少,一路暢通,很快,他們就到了鎮山的醫院,因為是在晚上,醫院值班的人不多,實習的醫生見到劉巖這個癥狀,直接蒙了:“我不明白人到這個溫度,為什么還能活著。”

        王大壯看著都著急:“小伙子,你不明白的事情還有好多,你現在想也沒用,趕快救人要緊啊。”

        年輕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