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 夜天使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第一百七十章,夜天使

    陳青道心里可另有盤算呢,這么好的機會他可不能放過,只要自己一開始修真,那么陳家擠進修真世家之一就指日可待了。

    天還沒有黑,陳青道就守在公園,因為還在繼續下雪,所以夜晚的公園里,人很少。

    等了兩個小時,陳小過所說的怪人還沒有出現,陳青道在公園里轉來轉去,就快要失去耐心了。

    “這是什么怪人?這么冷的天就讓老子在這等著?”他不滿的抱怨了一聲。

    “想要修真,這么點耐心都沒有可不行!”一個恐怖的聲音從陳青道身后傳來,把正在抱怨的他嚇了一個大跳。

    這個聲音恐怖,真的像陳小過說的那樣:這聲音像是從地獄里邊傳來的。

    陳青道猛的回頭,一個全身黑色的男人就站在離自己不遠處的大樹之下。

    陳青道心里暗道“等了這么久,這家伙終于來了。”

    “前輩!”陳青道迎了上去:“前輩,我可是在這等了你很久了。”

    “別叫我前輩,你的年紀比我大多了,你就是陳小過的大伯?”黑衣怪人用著恐怖至極的聲音說道。

    陳青道急忙點點頭:“正是在下陳青道,不知道高手您如何稱呼。”

    黑衣怪人走了兩補,繼續冷冷的說道:“黑夜,別人都喜歡叫我夜天使。”

    夜天使?這也不像是個人的名字啊?

    夜天使帶著一個鬼臉面具,加上這么一嗓子聲音,要不是陳青道有點心理準備,估計也會被嚇一大跳,還夜天使呢?夜魔鬼還差不多。

    “小過被人打成了重傷,現在還在醫院躺著呢,他把修真的事情都跟我說了,所以我就來這等著閣下,我想”

&



(第1/3节)当前606字/页


仕途天骄 逍遥小书生 牧神记 修罗武神 圣墟 官梯 一念永恒 元尊 永夜君王

    前章提要:...在次清理陳一刀身體里的毒素,陳小醉現在有了經驗,沒等劉巖說她自己就去燒水去了。 秦玉兒在幫陳小醉的忙。 劉巖把陳一刀平放在床上,運起真氣,再次清理陳一刀身體里的毒素。 陳青道現在已經著急得不行了,他急躁的在房間里走來走去,臉上帶著憤怒,旁邊的陳雪和李艷一聲不吭。 “你說說你們,一點事情都不懂,我們現在需要陳小醉,你們兩個就算不待見人家,在這事面前也得哄著來,這下好了,說什么不是陳家人,現在陳家攤上這么大一件事,老四他們一家三口巴不得自己不是陳家的人呢,你們都想想,現在該怎么辦吧?” 陳雪一臉的委屈,憋著嘴說道:“我怎怎么知道那臭丫頭居然變得這么厲害,我本來還以為我們就算和她撕破了臉皮也能輕松的把她制伏,沒想到她連爹爹你都打。” 陳青道聽了這話,下意識的摸了一下被陳小醉打過的一邊臉,只感覺心里火辣辣的,自己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被一個丫頭給打了,這以后在家陳家自己還怎么混? 陳青道咬緊了牙齒:“既然你們不讓我好過,那我也不讓你們好過,我們走著瞧。” 說完,他拿出手機,更陳雪說道:“你手機有沒有小醉的照片?給我傳一張過來,我現在倒是要看看誰更狠。......

    后章提要:...薯片。” 秦青兒剛要在陳小醉身邊坐下,就看見安安穩穩的坐在陳小醉背后椅子上的男子正巧巧的手伸進一位大姐的衣兜里。 秦青兒一邊坐下,一邊把手里的豆漿給撒了出去,潑了那扒手一身。 “你他的找死啊?”眼看就要成功了扒手被這突然倒下來的豆漿壞了大事,怎么能不生氣? 秦玉兒急忙想要起來,卻被秦青兒個攔住了:“我來處理!” 扒手站起身來把自己身上弄趕緊:“你長點眼睛不行嗎?” 秦青兒沒好氣的說道:“我是沒多長只眼睛,不像有些人多長了眼睛不算還多長了一只手。” 扒手知道自己的事情暴露,急忙說道:“莫名其妙,什么人會多長一只手?” 什么人會多長一只手呢?那當然是小偷了,坐在旁邊的大姐反應過來,急忙去掏揣在衣袋里的錢,原本這錢都是放在兜底深處的,現在卻已經出來到衣袋口了。 “你是小偷,快來人啊,抓小偷啊!”大姐把扒手的衣角拽住。 這話一出口,坐在旁邊的眾人都紛紛看過來。 扒手見到事情不對,把衣服一脫急忙跑走了。 大姐很感激的牽著秦青兒手:“真是太謝謝你了,要不然我的錢可就沒了,我一個農村女人出來這外邊打工,一年的時間才賺了這么一點......

    本章精要    第一百七十章,夜天使

        陳青道心里可另有盤算呢,這么好的機會他可不能放過,只要自己一開始修真,那么陳家擠進修真世家之一就指日可待了。

        天還沒有黑,陳青道就守在公園,因為還在繼續下雪,所以夜晚的公園里,人很少。

        等了兩個小時,陳小過所說的怪人還沒有出現,陳青道在公園里轉來轉去,就快要失去耐心了。

        “這是什么怪人?這么冷的天就讓老子在這等著?”他不滿的抱怨了一聲。

        “想要修真,這么點耐心都沒有可不行!”一個恐怖的聲音從陳青道身后傳來,把正在抱怨的他嚇了一個大跳。

        這個聲音恐怖,真的像陳小過說的那樣:這聲音像是從地獄里邊傳來的。

        陳青道猛的回頭,一個全身黑色的男人就站在離自己不遠處的大樹之下。

        陳青道心里暗道“等了這么久,這家伙終于來了。”

        “前輩!”陳青道迎了上去:“前輩,我可是在這等了你很久了。”

        “別叫我前輩,你的年紀比我大多了,你就是陳小過的大伯?”黑衣怪人用著恐怖至極的聲音說道。

        陳青道急忙點點頭:“正是在下陳青道,不知道高手您如何稱呼。”

        黑衣怪人走了兩補,繼續冷冷的說道:“黑夜,別人都喜歡叫我夜天使。”

        夜天使?這也不像是個人的名字啊?

        夜天使帶著一個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