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章 树为谁栽?那花又为谁开?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拋開別的不說,單單就這把兩具棺材捆的結結實實的烏黑的鎖鏈,就壓根不是人力所能弄開的。上千斤的東西,就是百十個自己,也挪不動啊。

    可是腳下的鐵索已經是海風中的孤舟一樣,來回搖曳。在上面站都已經很難站穩了。

    張季襄忽然工工整整的沖冷七鞠了個躬,說道:“冷七,有勞了!”

    說完,張季襄也不管冷七,轉過身提著刀子飛一樣沖總把子沖過去,來回搖晃的鐵索上面,絲毫不受影響。

    冷七驚訝的看著張季襄一腳一個把那十幾個尸蟲蠱踹到鐵索下面的巨坑之中,咧咧嘴,真正的猛人啊!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不管怎么說既然答應了張季襄,也就再沒有去推搡的必要,冷七轉過身,不再去看張季襄,小心翼翼的走到那兩尊棺材前,看著巨大的“鎖魂”兩個字符,冷七嘆口氣。

    這鬼地方,負面氣場太大,冷七真想知道,布下如此大局的人想要做什么,這棺材里又鎮的是什么。似乎從他的記憶中,這種棺材里的東西,就沒有好相與的。

    伸頭是一刀,縮頭是一刀。若這棺材真的和張季襄有關聯倒好了,如若不然,里面的玩意兒若是鎮起來的大兇或者尸煞,那真的就玩完了。

    離近了,打量起這兩尊精美的邪性的棺材,冷七有些失神,入手的冰冷讓他一驚,他連忙縮回手,自己何時伸出的手臂根本不知道。

    身后傳來張季襄的怒吼聲,冷七瞥了一眼,那總把子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弄出了幾個面白如灰,腮如紅血的詭異紙人來,這東西,第一次見總把子他就見識了。

    張季襄被纏住,冷七咬咬牙,回過頭,咽了口唾沫,半人高的棺材,水桶粗的鎖鏈,一股無從下手的感覺涌上冷七心頭。

    不過綠色水晶棺材上兩行極小的字跡引起了冷七的注意,那字跡實在小的可憐,小到不仔細看根本不會發現。

    湊近了,冷七發現,那兩行字,用的不是道門畫符時慣用的筆走龍蛇的筆法,而是方方正正的楷體用小刻刀刻上去的一般,冷七一個字一個字的辨認:“情非得已,善惡本難分!”

    而另外一口棺材上則是:“難參難悟,道正本亦邪!”

    



(第1/3节)当前675字/页


仕途天骄 牧神记 逍遥小书生 修罗武神 圣墟 官梯 一念永恒 元尊 永夜君王

    前章提要:......

    后章提要:......

    本章精要    拋開別的不說,單單就這把兩具棺材捆的結結實實的烏黑的鎖鏈,就壓根不是人力所能弄開的。上千斤的東西,就是百十個自己,也挪不動啊。

        可是腳下的鐵索已經是海風中的孤舟一樣,來回搖曳。在上面站都已經很難站穩了。

        張季襄忽然工工整整的沖冷七鞠了個躬,說道:“冷七,有勞了!”

        說完,張季襄也不管冷七,轉過身提著刀子飛一樣沖總把子沖過去,來回搖晃的鐵索上面,絲毫不受影響。

        冷七驚訝的看著張季襄一腳一個把那十幾個尸蟲蠱踹到鐵索下面的巨坑之中,咧咧嘴,真正的猛人啊!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不管怎么說既然答應了張季襄,也就再沒有去推搡的必要,冷七轉過身,不再去看張季襄,小心翼翼的走到那兩尊棺材前,看著巨大的“鎖魂”兩個字符,冷七嘆口氣。

        這鬼地方,負面氣場太大,冷七真想知道,布下如此大局的人想要做什么,這棺材里又鎮的是什么。似乎從他的記憶中,這種棺材里的東西,就沒有好相與的。

        伸頭是一刀,縮頭是一刀。若這棺材真的和張季襄有關聯倒好了,如若不然,里面的玩意兒若是鎮起來的大兇或者尸煞,那真的就玩完了。

        離近了,打量起這兩尊精美的邪性的棺材,冷七有些失神,入手的冰冷讓他一驚,他連忙縮回手,自己何時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