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冬天的林子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ps:坐了一天的車,剛到家,還暈車,那感覺,嘖嘖,美滴很!不多說,到家了就閑了,明天開始三更!欠宅男兄的,要還!冬天的老林子,不同于其他季節。這個時候的老林子是苛刻的!除非經驗老練的山里人或獵手,沒誰能在里面熬過半宿!還有一句話講得好,老林子里,一熊二豬三老虎。前面就說過,野豬是最為危險的。我就不多講。可這個野豬指的是孤豬,什么叫孤豬?野豬王!獨自占領者一塊地盤,不屑于與其他野豬為伴。這樣的野豬,藏在林子深處,汽車一樣撞出來,兩根大獠牙瞅準了可以瞬間玩死一頭成年東北虎。所以說,老林子里,凡是有經驗的獵人最不想遇見的就是這樣的野豬。遇見了,逃是逃不掉的,只能面對著它,把這野豬激怒,趁它嗷嗷叫沖過來的時候,用獵槍瞄準它的嘴巴,一槍斃命。若是沒打中,呵呵!等著被破膛吧!哥三是北京來的純爺們啊!放了空話丟人不?所以,哥幾個今個上山打野豬來了。三把獵槍,鄒叔一把!鄒叔是被我們哥仨軟磨硬泡連激帶哄的拉過來的。我的手上是老鄒爺借的一根雙管**,馬子對玩槍沒啥興趣。所以那把最拉風的五六式步槍落在了黃標手里。聽說是一場武斗時兩伙人打架都死的差不多了老鄒爺偷偷摸摸從一死人背上弄下來的。鄒叔是個好獵手,心氣高,被哥仨兩句話就臉紅脖子粗的帶著我們來見識他的本事了。屯子里的人拉都拉不住,最后只好讓我們小心點,莫往林子里鉆的太深。冬天太陽露頭的比較晚,這時候漫山遍野里地上白花花的鋪滿雪,然后就是枯掉的植被。鄒叔一邊走一邊指著雪地上的印子說哪個是狍子印哪個是兔子哪個是麋子哪個是野豬。哥仨受教的點頭。“馬子,老七,哥兩個瞧好哈!爺們今個不弄身老虎皮就不回去!”標子意氣風發。馬子和我自然撇撇嘴,人來瘋!我就問了,“鄒叔啊,到底啥時候才開始打獵呢?”鄒叔莫名其妙的看我兩眼,“說哈呢?打獵還有開始不開始?一進林子,咱們手上的家伙什就要放亮了!



(第1/3节)当前394字/页


仕途天骄 牧神记 逍遥小书生 修罗武神 圣墟 官梯 一念永恒 元尊 永夜君王

    前章提要:...下面有墓?” “多余的不要問!進去便知!”三尾有些不耐。 “不行!如果你不告訴我下面住的那位來歷和你的干系,我們是不會下去的,平白擔上因果即使我們出去了也不會有好下場!”馬子很堅決。 “倒是小瞧了你這道童!”三尾有些意外,抬著頭望著月色,良久才用一種讓我們聽起來很—悲涼的語氣, “這里面睡得是我的主人!” “主人?一定很不凡吧?”能讓一只三尾狐稱做主人的人,該是何方大能! “不!他很平凡!他死的那一年有個叫做李二的人親自送到此處的!”三尾搖搖頭。 “李二?”黃標咂著嘴。 “你們叫他唐太宗!”三尾蹭了一把頸間的毛發。 我們三個都聽得愣了!我的天,這還不平凡?你試想,一個能讓**送葬的人會平凡嗎?同樣,說那人平凡?鬼都不信! 這狐貍,活多少年了!可真成了精! “好了!做不做!我以我多年的道行發誓,你們絕不會擔上任何因果!”三尾很認真得說。 “如果我們不做呢?”馬子反問道。 “送你們出去!”三尾沒有絲毫猶豫。 “好,我們做!”馬子同樣很痛快。 三尾看向馬子,是一種意外又夾雜著欣賞的神色。 馬子很成......

    后章提要:...里管事的出來,到底那人還是死了!”煙霧繚繞,看不清老鄒爺的表情,只是語氣不太好。 我們三個都愣了,盡管在這里呆了五年,可我始終認為,動物,就是動物而已!這一刻我有點明白師父所說的對世間萬物常懷敬畏之心了。 可我依然認為,標子做的對! “娃子們收拾收拾東西,快走吧,走得離這片林子遠遠的!你們走了那群畜生就沒辦法了!政府上的問題,我來辦!”老鄒爺有些無奈,卻不猶豫。 老鄒爺院子里的公雞不情不愿的從母雞窩里鉆出來,應付的叫了兩聲。 三個人有些沉默,畢竟呆了五年,走,又走哪去? “哥倆辛苦一夜了!回去睡吧!兄弟我自個逃!”標子雙手攏在袖筒里。 我和馬子有些莫名其妙,“腦子有病?”然后一人一腳。 黃標抽了抽鼻子,“咱沒地方去!” “嗯!” “會餓死的!”黃標又抽了抽鼻子。 “嗯!” “真會餓死的!咱還某錢!” “嗯!” “哎,驢日的,哥倆,別跟著我啊!” “嗯!” “哎……” “得了,我說你有完沒完,老娘們一樣墨跡個啥子!”我有些不耐煩。 “再不走走不掉了!你走不走!”馬子白他一眼。 ......

    本章精要    ps:坐了一天的車,剛到家,還暈車,那感覺,嘖嘖,美滴很!不多說,到家了就閑了,明天開始三更!欠宅男兄的,要還!冬天的老林子,不同于其他季節。這個時候的老林子是苛刻的!除非經驗老練的山里人或獵手,沒誰能在里面熬過半宿!還有一句話講得好,老林子里,一熊二豬三老虎。前面就說過,野豬是最為危險的。我就不多講。可這個野豬指的是孤豬,什么叫孤豬?野豬王!獨自占領者一塊地盤,不屑于與其他野豬為伴。這樣的野豬,藏在林子深處,汽車一樣撞出來,兩根大獠牙瞅準了可以瞬間玩死一頭成年東北虎。所以說,老林子里,凡是有經驗的獵人最不想遇見的就是這樣的野豬。遇見了,逃是逃不掉的,只能面對著它,把這野豬激怒,趁它嗷嗷叫沖過來的時候,用獵槍瞄準它的嘴巴,一槍斃命。若是沒打中,呵呵!等著被破膛吧!哥三是北京來的純爺們啊!放了空話丟人不?所以,哥幾個今個上山打野豬來了。三把獵槍,鄒叔一把!鄒叔是被我們哥仨軟磨硬泡連激帶哄的拉過來的。我的手上是老鄒爺借的一根雙管**,馬子對玩槍沒啥興趣。所以那把最拉風的五六式步槍落在了黃標手里。聽說是一場武斗時兩伙人打架都死的差不多了老鄒爺偷偷摸摸從一死人背上弄下來的。鄒叔是個好獵手,心氣高,被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