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夺生魂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劉三爺莫名的就信了馬子之前所說的,“在這里死了,真的也就死了!”

    因為面前兩人瘋子一樣抬著渾身浴血的冷七飛一樣望岳富家跑的模樣讓劉三爺找不到一絲去懷疑的理由。

    所幸,奇怪八繞的終于摸到了岳富的家。雖然費了些功夫。

    岳富對鎮子上方才的動靜毫無察覺的樣子,看到是他們四個,有些詫異。愣了下,側著身子讓幾個人進了院子。

    *********************************

    七顆桃木釘,抹上指尖血。就是那陰陽鬼胎再厲害,被這東西封了七竅鬼路,下場也是怨氣日日消散。不出幾日,連同那鬼胎自己都會在這片天地消散的干干凈凈。

    冷七的傷,馬子并不很擔心,養些日子,被傷到的元氣不說恢復個差不多起碼活蹦亂跳是沒問題的。他擔心的是冷七身上擔下的那份沉甸甸的因果。

    在問過岳老頭一句話,聽到岳老頭的回答后,馬子的心里徒然下沉幾分。

    他問岳老頭最近一次出鎮子是什么時候。

    岳富聽到他的話,愣了下微微有些迷茫,“記不清了!再說出鎮子干什么?”

    岳富對于出鎮子好像有些反感,不愿意多提。

    馬子隨意找了個由頭,把岳老頭支開了。他不愿意讓一個死去的卻并不知道自己已經死去的人受到刺激。

    是的,到現在,馬子可以肯定,岳老頭已經死了。這陣子上出現過的所有人都不是虛幻的人。他們都是死人。

    一群被奪了生魂的人!

    馬子不知道這些人死去多久了。但這些人連同這座曾經存在過的小鎮直到如今都不肯承認或者說并不知道他們已經死去。

    *****************************************

    奪生魂,在人陷入巨大的情緒波動和低谷的時候,這個時候是人的三魂六魄最不穩定的時候。然后被生生抽去魂魄。

    常常這些生魂在離了本體之后還不知自己已經死去,如同往常一樣,一日又一日的重復著自己生前的生活習慣。

    馬子不知道這個太平鎮在不遠的以前發生過什么。

    可知道的是,現在他們的所在,正是這些一個個魂魄構成的曾



(第1/3节)当前779字/页


仕途天骄 牧神记 逍遥小书生 修罗武神 圣墟 官梯 一念永恒 元尊 永夜君王

    前章提要:...日的,岳老頭,岳富?”標子失聲,一臉不信,“老七,可別嚇我!” “追上去不就知道了!”馬子倒顯得平靜。 劉三爺正沉浸在各種美味之中不可自拔,忽的見那邊三位小爺步子加快片刻便甩下了了自己,急忙追上去,“額社三位小爺,包扔下額一個人,額怕咧!” 前面的身影走得很慢,劉三終于發現不對勁了,一雙綠豆眼滴溜溜轉,咧嘴呲牙倒吸氣,哭腔都帶上了:“小爺!額唆三位小爺,不對咧!不對勁咧!額咋感覺不對勁咧!” 他這一嗓子,前面那身影轉過身來,愣了下,“四個小子,回來干什么!還不走!等著那伙人抓你們?那個禿子,你那啥眼神,喝驢尿了?” 劉三爺無語凝噎,緊緊地躲到冷七三人身后。 面對岳富的問話,黃標木訥的干笑,“哈—哈哈,是啊,老爺子!好久不見!” 冷七陰著臉不做聲,馬子苦笑,低頭自言自語道,“因因果果,得了因,果然還是逃不掉!縱然想抽身,還是跳進了這場因果里!” 冷七聽到了馬子的話。 馬子給了冷七一個無奈的眼神,沖岳富道,“岳爺,哥幾個有東西跑丟了!是長輩傳下來的!比性命還重要,岳爺,這的路奇怪八繞的,麻煩您老按原路再帶我們走一遍嘍!” 說完馬......

    后章提要:... “啊~” 還沒有看清那孩子長什么樣,只看到了一雙濃稠的血紅雙眼,和兩排鋸齒一樣的牙齒王振偉就一聲慘叫跌坐在地上。 因為那孩子張著嘴巴沖他喊了一聲: “爸爸,媽媽讓我來找你~咯咯咯~” 王振偉瘋了一樣沖過去揮起鋤頭…… ********************************************* 沒有過多久,整個鎮子都被這件事鬧得沸沸揚揚,。 當人們好奇的湊過去的時候,王家姑爺魔愣了一般拖著步子出了王家。有好事的人順著步子跟了上去。 聽說王家女兒成白癡了,就知道唱著怪調。 唯一讓人好奇心不滿足的是,那個嚇死人的嬰兒不見了。一群人嘆著氣,搖著頭,不知道是失望還是同情。 王家把大門緊緊地一關,門外看熱鬧的人還徘徊著不愿離去。 “快去看啊!王家姑爺跳井啦!” 那邊一嗓子,看熱鬧的人一股腦的沖過去。 很奇怪,遇見有人跳井,竟然不先喊“救人” 岳老頭瞇著眼,背著手邊走邊念叨,“嘿嘿嘿……完嘍,我就說這鎮子完嘍!肚子里的心哦,都長黑嘍……” ******************************************** 王家姑爺跳井了,王家的大門依然緊緊的閉著。......

    本章精要    劉三爺莫名的就信了馬子之前所說的,“在這里死了,真的也就死了!”

        因為面前兩人瘋子一樣抬著渾身浴血的冷七飛一樣望岳富家跑的模樣讓劉三爺找不到一絲去懷疑的理由。

        所幸,奇怪八繞的終于摸到了岳富的家。雖然費了些功夫。

        岳富對鎮子上方才的動靜毫無察覺的樣子,看到是他們四個,有些詫異。愣了下,側著身子讓幾個人進了院子。

        *********************************

        七顆桃木釘,抹上指尖血。就是那陰陽鬼胎再厲害,被這東西封了七竅鬼路,下場也是怨氣日日消散。不出幾日,連同那鬼胎自己都會在這片天地消散的干干凈凈。

        冷七的傷,馬子并不很擔心,養些日子,被傷到的元氣不說恢復個差不多起碼活蹦亂跳是沒問題的。他擔心的是冷七身上擔下的那份沉甸甸的因果。

        在問過岳老頭一句話,聽到岳老頭的回答后,馬子的心里徒然下沉幾分。

        他問岳老頭最近一次出鎮子是什么時候。

        岳富聽到他的話,愣了下微微有些迷茫,“記不清了!再說出鎮子干什么?”

        岳富對于出鎮子好像有些反感,不愿意多提。

        馬子隨意找了個由頭,把岳老頭支開了。他不愿意讓一個死去的卻并不知道自己已經死去的人受到刺激。

        是的,到現在,馬子可以肯定,岳老頭已經死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