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二章 一张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姜興國幾乎是被幾個人拖著出了大院門的。

    他用那只蠱換來了兩天時間,代價是那只傳了三輩的唯一的一只蠱蟲徹底油盡燈枯。

    蠱不好養,壽命長的蠱,更難得。

    幾個人匆匆忙忙的亂走一氣。劉三爺邁著腿氣喘的跟上,邊走邊對著連抬頭都很艱難的姜興國磨嘴皮子,“哎呀額社,尼則個銀啊,可真對自己下的去手咧……”

    劉三爺很費解,好好的一個人咋就能為了一個死人把自己作賤成這樣了。

    姜興國蒼白的紙一樣的嘴唇蠕動兩下,想說什么,卻發不出聲音。

    本命蠱死亡的反噬讓他原本就千瘡百孔的身體再一次受創。白建華紅著眼,兩個鼻孔出氣時撐得老大,悶著頭不說一句話,只緊緊的拉著背上姜興國的胳膊。

    隨便找了戶人家,把姜興國倚著門框放下。他經不起折騰了。

    *****************************************************

    冷七突然打破了沉默,他狠狠地一腳踹向身邊的木門,木門應聲哐當一下差點散了架,在這夜間的荒村要多突兀有多突兀。

    幾個人都看向他,隨即又轉過頭,不知道想什么。

    “老七!”馬子擦了把汗,安慰一樣拍了拍冷七。

    “真他娘的,受夠了!”冷七心情糟糕到了極點,這種被人猴子一樣耍的團團轉的感覺,他實在受不了了。每當一個轉機出現,最后卻發現不過是從這一個局跳到另一個局。

    平白無故沾了一身騷,擱誰誰心情都不好。

    劉三爺縮縮腦袋,怯怯的探著眼,“額社,冷爺,咱小點聲么,額求尼咧!詛咒,詛咒咧!額滴手下就肆在制達一轉眼全么了!”

    想到自己的手下,劉三爺又打個冷戰,一陣后怕,心中暗自慶幸,命大咧!

    這話,不說還好,說了,冷七反倒又想起了那個眼神,和那股讓自己發自內心汗毛炸立的恐懼。越想越氣!對著村子黑暗處吼道:

    “詛咒?什么詛咒?不是能讓人失蹤嗎?小道爺我等著!爺就在這等著!”

    聽到話音都變了腔,馬子和黃標哪里還不知道話不多傲卻在骨子里的冷七是動了真火。想安慰,又找不到合適的話。

    只好……抽劉三了……

    死寂的夜,忽然響起驢叫一樣的哭聲,劉三又哭了……

  



(第1/3节)当前831字/页


仕途天骄 牧神记 逍遥小书生 修罗武神 圣墟 官梯 一念永恒 元尊 永夜君王

    前章提要:...抽死你!” 要找的是念蘿,也是一只紅衣厲鬼。大意不得。 打開布包,除了那口小棺材,布包里只有折疊的整整齊齊的一套衣服和幾個瓶瓶罐罐的東西以及白天尋到的黃紙毛筆。 馬子見狀也打開了自己身上的布包。 在劉三爺和黃標驚掉下巴的注視下,兩個人搖身一變,變成了兩個身著道袍的正經道士。 只是奇怪的是,馬子的道袍為純白色,冷七的卻青色偏灰。 “額……額社兩位小爺,尼們則肆弄撒么~咱能包去咧么?”劉三爺反應過來,苦著臉道。 “三爺,道家講究因果,可若是我們違了諾,便是欺了上天,同時這后果也自然比普通人重,因果,擔不得!” 冷七搖搖頭,說罷彎腰把布包墊在地上,打開幾個罐罐,平鋪著黃紙,仔仔細細畫了兩道符。 然后起身遞給黃標和劉三。 “額社這一張紙片片管撒用么!”劉三爺拿這手中的黃紙左看看右看看。 “不要拿過來!“黃標就要上去搶, 三爺縮著脖子躲得遠遠的,”額花咧三根金條買滴咧~~咋會不要么~“ ************************************************** 村子里靜得要命。 帶路的是劉三爺,這家伙熟啊! 打著擺子,咯吱窩夾......

    后章提要:...狀物里面。 看清楚了,幾人倒不敢輕舉妄動了。站在原地,拿不定主意了。 冷七咬咬牙,”撬!建華,鎬頭!“ 白建華點點頭,從背后抄出一把鎬頭,等幾人微微散開了些,一鎬頭砸了上去,也不知是不是那木頭年歲長了,還是白建華用力太猛了,那鎬頭整個進去了大半,”當啷“發出一聲金屬碰撞的脆響。 白建華拔出鎬頭,再次揮舞著劈過去。木頭很脆,卻再一次發出金屬碰撞聲。 若要問這幾人里,此刻誰最好奇,卻是劉三爺。人家干的就是倒騰地底下寶貝的活計。 白建華一鎬頭一鎬頭的把那紅木開了個人臉大的孔,劉三爺早已經迫不及待的跟馬子要過火把,湊了過去。 劉三瞇著眼往里面瞅,生怕看不清,又往前湊了湊,嘿這一湊不打緊,里面寶貝沒有,倒有長滿了黑毛的毛茸茸的一團。 ”嘢~,里面咋有個猴子咧~“三爺更稀奇了,擼起袖子,小胳膊撐著身子就把臉貼過去。 那”黑毛猴子“忽的掙開眼,一雙沒有生機的眼, ”嗷~“ 劉三爺只覺得一陣惡臭撲面而來,熏得他七葷八素。一旁的馬子臉色一變,道了聲,”尸吼!小心!“急忙把劉三爺拉開。 ”嘩啦~“ 幾乎同時,整個木板碎掉,一個長滿......

    本章精要    姜興國幾乎是被幾個人拖著出了大院門的。

        他用那只蠱換來了兩天時間,代價是那只傳了三輩的唯一的一只蠱蟲徹底油盡燈枯。

        蠱不好養,壽命長的蠱,更難得。

        幾個人匆匆忙忙的亂走一氣。劉三爺邁著腿氣喘的跟上,邊走邊對著連抬頭都很艱難的姜興國磨嘴皮子,“哎呀額社,尼則個銀啊,可真對自己下的去手咧……”

        劉三爺很費解,好好的一個人咋就能為了一個死人把自己作賤成這樣了。

        姜興國蒼白的紙一樣的嘴唇蠕動兩下,想說什么,卻發不出聲音。

        本命蠱死亡的反噬讓他原本就千瘡百孔的身體再一次受創。白建華紅著眼,兩個鼻孔出氣時撐得老大,悶著頭不說一句話,只緊緊的拉著背上姜興國的胳膊。

        隨便找了戶人家,把姜興國倚著門框放下。他經不起折騰了。

        *****************************************************

        冷七突然打破了沉默,他狠狠地一腳踹向身邊的木門,木門應聲哐當一下差點散了架,在這夜間的荒村要多突兀有多突兀。

        幾個人都看向他,隨即又轉過頭,不知道想什么。

        “老七!”馬子擦了把汗,安慰一樣拍了拍冷七。

        “真他娘的,受夠了!”冷七心情糟糕到了極點,這種被人猴子一樣耍的團團轉的感覺,他實在受不了了。每當一個轉機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