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心里都有一扇门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陽光有些刺眼。

    從來到這個鎮子,冷七第一次看到這么晴朗的天空。連帶著心情都很愉悅。無論曾經發生過多么不好的事情,都已經過去了。

    自己醒來的時候,半個身子幾乎已經躺進了棺材。棺材里,哪里還有什么紅裙女人。也不曾見血靈芝。

    旱魃死的時候那張臉上很明顯帶著滿足的笑容。

    就像做了一場夢,夢一醒就全都過去了。

    可冷七知道,當自己是岳壯的時候,如果不邁出那一步,結果會是怎樣?和岳爺故事里的一樣?靈魂日復一日的活在恐懼里,等待著那未知的死亡降臨?

    馬子猜錯了。

    從始至終營造出這一切的人,都是變成了修羅的念蘿。修羅從來都是殘缺的。而那只旱魃,只是布下了足以瞞天過海的局為了求一顆千年血靈芝而已。

    可正是因為有了那顆血靈芝,念蘿丟掉的那一絲殘魂才終成了修羅。

    因為殘缺,所以固執。

    這個鎮子就像一個輪回,念蘿固執的等著那個敢為她站出來的一個人。岳富之所以成為一個變數,就是因為他始終不曾丟棄過作為一個人最基本的人性。

    一念執,一念癡,一念散。

    冷七不知道那只旱魃陷入到了怎樣的幻境之中不可自拔。可他想,那應該是一個對于旱魃來說很“美好”的幻境,或許在里面,旱魃成了這天地間的王……可誰知道呢。

    原來這世間,最霸道的從來就不是多么強的力量。唯一心而已。

    旱魃很妖孽,可到底,還是輸給了它自己。

    每個人的心中都藏著一扇門,你進不來,他進不去。若有朝一日打開了,便是晴空萬里、陽光明媚。或者陰云密布、鵝毛飛雪。

    冷七對著太陽微微瞇起了眼。

    竹籃打水一場空的旱魃、意外得了血靈芝變成修羅的念蘿、又是意外解了念蘿執念的自己。

    冥冥之中,果真自有天定嗎?

    因果,從來沒人看得透,也沒人說得清。冷七不認為自己有什么不普通,所以他很快放棄了心中的疑惑。

    活著,就好。

&nbs



(第1/3节)当前771字/页


仕途天骄 牧神记 逍遥小书生 修罗武神 圣墟 官梯 一念永恒 元尊 永夜君王

    前章提要:...看向馬子,面露不解。 馬子冷笑,看向劉三爺,”三爺,你這次出來要找什么?“ 劉三爺摸摸腦門,目露精光,興奮地道:”額肆粗來找血靈芝滴!銀家唆咧,找到血靈芝,十萬塊咧!“ 黃標一拍手,”對啊,三禿子說起過的!我怎么忘了這茬!“ ”所以,那棺材里如果我沒猜錯,就是費盡心思想得到的,也是劉三爺想找到的東西!血——靈——芝!“馬子再一次面上流滿汗水,水洗了一樣。 白建華站在原地,很詭異的笑了,”我自己拿不就好了嗎!我費這么大力氣找你們干什么!對不對!馬子哥……快,打開棺材吧!“ “找我們?哼,你找的人只有劉三爺一個炮灰而已!如果沒錯,三爺他找到血靈芝的時候也就是他的死期了吧!至于我們!呵呵,你太高看你自己了!岳富是一個小變數,而我們三個,才是你布下的局中那個真正的變數!雖然目前我還不知道我們有什么能力能阻止你!” 馬子深吸一口氣, “至于你為什么不能自己拿!真當我是傻子嗎?血靈芝的生長條件很苛刻,且只長在棺木里和死人口中!而且,死者必須是在四十九歲和八十一歲時子時死亡!死者生前還必須大量服用過靈芝人參等天才地寶或者身中劇毒而亡才能長出血靈芝。 ......

    后章提要:...眼神看我算幾個意思。 要飯老頭臉色卻越來越難看,最后接過胡三金的酒肉,嘆口氣,“罷了罷了!老頭子吃了你許久的酒肉,便不能看你去擔上人命官司!” 胡三金笑道,“老先生怎么說話!好端端的怎么咒起了我,我何時要擔人命官司了!” 老頭當即翻了臉,罵道,“老頭子咒你做什么!要是你非要趕著去跑這一趟,老頭子也不攔你!盡管去!” “老先生怎知我今晚要跑差事!”胡三金意外,疑惑道。 “多了別問,老頭子只有一句話,便當做是換你這些時日的酒肉了!你聽得聽不得?” 胡三金依然不知所以然,卻還是點了點頭。 老頭子低頭沉吟了片刻,露出一口大黃牙,指著胡三金道,“這是你的坎!今晚不去,他日也逃不掉!你這樣,今晚開著你那鐵皮箱子走到岳麓山那片地方,如果碰見一個穿著紅衣服的女人,一定要想方設法,無論付出多大的代價也要買下那女人的紅衣,放在車輪下碾過四個來回單一次!此劫可消!” 說完,要飯的老頭也不等胡三金多問,拿起墻角當被子用的破爛軍大衣,拎著半瓶酒半只燒雞拍拍衣服走了,走時還半念半唱著, “破爛衣,破爛鞋,走遍天下衣不解。 旁人道我傻瘋癲,不識孔方不知權......

    本章精要    陽光有些刺眼。

        從來到這個鎮子,冷七第一次看到這么晴朗的天空。連帶著心情都很愉悅。無論曾經發生過多么不好的事情,都已經過去了。

        自己醒來的時候,半個身子幾乎已經躺進了棺材。棺材里,哪里還有什么紅裙女人。也不曾見血靈芝。

        旱魃死的時候那張臉上很明顯帶著滿足的笑容。

        就像做了一場夢,夢一醒就全都過去了。

        可冷七知道,當自己是岳壯的時候,如果不邁出那一步,結果會是怎樣?和岳爺故事里的一樣?靈魂日復一日的活在恐懼里,等待著那未知的死亡降臨?

        馬子猜錯了。

        從始至終營造出這一切的人,都是變成了修羅的念蘿。修羅從來都是殘缺的。而那只旱魃,只是布下了足以瞞天過海的局為了求一顆千年血靈芝而已。

        可正是因為有了那顆血靈芝,念蘿丟掉的那一絲殘魂才終成了修羅。

        因為殘缺,所以固執。

        這個鎮子就像一個輪回,念蘿固執的等著那個敢為她站出來的一個人。岳富之所以成為一個變數,就是因為他始終不曾丟棄過作為一個人最基本的人性。

        一念執,一念癡,一念散。

        冷七不知道那只旱魃陷入到了怎樣的幻境之中不可自拔。可他想,那應該是一個對于旱魃來說很“美好”的幻境,或許在里面,旱魃成了這天地間的王……可誰知道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