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师伯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冷七這是第一次李夢凱的師父,也就是自己的師伯,因為自家老頭子根本都不曾提起過。

    看到陳元厚的時候,冷七有些遲疑,這個一身白袍,花白的胡子保養得很好的老頭真是自己師伯?聯想起自己師父那副德行,冷七替他都覺得臉紅,瞧瞧人家當師兄的,這才是仙風道骨的高人啊。哪跟自己師父似的,整個一叫花子扮相。

    陳元厚捋著胡子,看了兩眼冷七,冷七呵呵笑笑,第一次見面,實在不知該怎么開口才好。雖說按輩分上自己該喊一聲師伯,可是冷七愣是喊不出來。

    看到杜大爺也從車里下來,冷七精神一震,急忙迎上去,他心里還是不放心自己的師父的。

    杜大爺還是那副樣子,渾身上下打理的一絲不茍,笑道:”別擔心,你師父那老東西死不了!“然后看向陳元厚,說到:”老陳啊,你不是一直想見見劉老頭他徒弟嗎,現在站到這了,你使勁看!“

    陳元厚擺擺手,沖冷七笑道:”知道你頭一次見不好意思開口,走吧,進屋說!“

    李夢凱站在陳元厚身后,神色顯得很恭敬,不發一言。

    六清和尚似是有些怕陳元厚,摸摸胡茬:”老不正經的!“

    ”小六,怎么,藥還沒吃夠?要不要再給你配兩副?“陳元厚聽到了六清和尚的話,不以為意。

    六清聞言,臉色大變,急忙搖搖頭:”不用!不用!“

    陳元厚笑罵道:”真是什么樣的師父帶出來什么樣的徒弟!“

    ********************************************************************

    冷氣的鋪子本來只是一家香油店,所以里面空間并不大,突兀的多了這么些人,顯得有些擁擠。

    冷七給幾位長輩親自倒了茶,開口問道:”陳師伯,我怎么從來沒有聽師父提起過您!“

    正喝著茶的陳元厚突然頓住,捋著胡子放下茶杯。

    杜大爺呲溜了一口水,抹抹嘴,有些幸災樂禍的道:”上一輩的事!小子,你想



(第1/3节)当前672字/页


仕途天骄 牧神记 逍遥小书生 修罗武神 圣墟 官梯 一念永恒 元尊 永夜君王

    前章提要:...人,經常可見在門口撒些白灰,生石灰遇水則沸,其中所包含的陽剛之氣,克百邪。 黑曜石與朱砂一樣,都是天然帶有陽氣的礦物,最后就是墨斗,墨斗為丈量器物,與秤砣一樣,代表著天地之間的公正,陰邪自然是怕的。 交代好自己需要的東西,王秘書轉身就要走,卻又被冷七止住,王秘書正色道:“還有什么東西?” 冷七尷尬的摸摸鼻子,說到:“那啥,順便捎幾斤狗肉吧!還真餓了!” ********************************************************************************** 王秘書回來的時候,這四周的閑雜人已經走得差不多了,留下的都是因公務留下來的,連縣長書記都留下了,這些人自然不會傻到自己回去。 眾人吃了東西,看看時間已經七點半了,冷七知道不能再耽擱了,王秘書帶回來的狗牙多的超乎了冷七的預料,冷七讓人把那些狗牙每隔十厘米一個鋪到河邊兩米外,鋪成了一道寬約一米的方陣,狗牙方陣前后用白灰鋪滿了地面,白白的一片。 最后,冷七把黑狗血倒出一些,抹到自己削好的桃木劍上,黑亮的狗血襯得那把桃木劍莫名的多了一些殺氣,又把剩下的黑狗血倒了一半在墨斗里。 把墨斗一端纏在樹杈上,三道墨斗線剛好......

    后章提要:...還有一只爪子被綁的緊緊的紅冠大公雞,不過那公雞的嘴被人用繩子綁了起來。 “船棺葬?”冷七看向那老頭失聲道。 老頭的面色依然那副波瀾不驚的樣子,灌了口酒,呵呵笑道:“小哥也知道船棺葬?哦是了,你怎么會不知道!我們這些人忙忙碌碌到現在,可是能挑起大梁的卻只有小哥你一人,哈哈,小哥要不要歇息一會!一會的擔子可就都壓在你身上了!” ********************************************************************************************* 冷七之所以吃驚,是因為所謂船棺葬在華夏史上永遠是一個謎,因為直到如今都沒有人知道船棺葬是如何形成的,而且可以追朔到戰國時期。 冷七也是第一次見這樣的棺材,船棺體形碩大笨重,用整段楠木刳鑿或用6塊整板拼合而成,中部和尋常棺材一樣為盛尸處,上有木板為蓋。 自家師父曾說過,船棺葬是一種規格很大的葬法,因為從古至今所發現的真正意義上的船棺葬棺材里的人,生前都是舉足輕重的人物。 之所以說真正意義上的船棺葬,是因為在中國南方一些地區也有這樣的風俗,可是那種船棺葬分為露天和土葬。并不是真正意義上的船棺葬,真正的船棺葬一定要見水,從尸體進入棺內蓋......

    本章精要    冷七這是第一次李夢凱的師父,也就是自己的師伯,因為自家老頭子根本都不曾提起過。

        看到陳元厚的時候,冷七有些遲疑,這個一身白袍,花白的胡子保養得很好的老頭真是自己師伯?聯想起自己師父那副德行,冷七替他都覺得臉紅,瞧瞧人家當師兄的,這才是仙風道骨的高人啊。哪跟自己師父似的,整個一叫花子扮相。

        陳元厚捋著胡子,看了兩眼冷七,冷七呵呵笑笑,第一次見面,實在不知該怎么開口才好。雖說按輩分上自己該喊一聲師伯,可是冷七愣是喊不出來。

        看到杜大爺也從車里下來,冷七精神一震,急忙迎上去,他心里還是不放心自己的師父的。

        杜大爺還是那副樣子,渾身上下打理的一絲不茍,笑道:”別擔心,你師父那老東西死不了!“然后看向陳元厚,說到:”老陳啊,你不是一直想見見劉老頭他徒弟嗎,現在站到這了,你使勁看!“

        陳元厚擺擺手,沖冷七笑道:”知道你頭一次見不好意思開口,走吧,進屋說!“

        李夢凱站在陳元厚身后,神色顯得很恭敬,不發一言。

        六清和尚似是有些怕陳元厚,摸摸胡茬:”老不正經的!“

        ”小六,怎么,藥還沒吃夠?要不要再給你配兩副?“陳元厚聽到了六清和尚的話,不以為意。

        六清聞言,臉色大變,急忙搖搖頭:”不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