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章 道在自然,自然得道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魂魄有了怨氣才變成厲鬼。

    老道士可以一瞬間把自身殘魂中滔天的怨氣壓制回去,冷七想不出怎樣的手段才能做到這一步。不過同樣,那口棺材里蠢蠢欲動的東西既然是老道的真身,那么自然沒誰覺得是個簡單的東西。

    這個時候處境最尷尬的同樣是洞神、白家等那些勢力的人,想得到這口棺材的是他們,可偏偏老道士的身份來頭驚天的大。當著人家的魂,奪人家的身,青玄就差在臉上寫上“我不敢”這三個字了。

    氣氛異常的詭異,老道士的出現,讓所有的爭斗都失去了意義。

    劉元青、杜大爺、老和尚、陳元厚等人應該高興的,可偏偏高興不起來。看目前這個樣子,洞神一脈的人想借著這口棺材打開兩生門的目的硬生生的被老道在無形中打斷。

    高興不起來同樣是因為這個老道士。這個本來只有在一些孤僻的典籍上才有些許記載的人物,那個時代已經很遙遠,這個人本該陪伴著老祖們一起消失在歷史長河的,卻偏偏突兀的出現了。

    這個時候的老道士早已經脫離了人的范疇,這縷殘魂不如說是老道士執念不散化成的鬼祟。

    死一般的寂靜,開口的是老和尚。

    “生死輪回不過天定而已,人若不生、不死、不滅、無病魔纏身,那還是人嗎?施主看那兩只餓鬼,餓鬼可壽十萬,可偏偏餓鬼道眾生要忍受常人不能忍之苦,其所求不過一個人身而已!施主師出道們,更是那餓鬼修都修不來的人身,為何只為一執念所困,向往那鬼道尸身呢?”

    老道士忽然皺起眉,臉上有些不解。

    “何出此言?”

    “三魂七魄不離身方才是人,令道祖一氣化三清也只在浩浩文海中才能知其一二,我佛釋迦牟尼菩提樹下頓悟,立身成佛,也只是在浩浩文海之中才能知其一二。佛祖弘揚佛法于世,可是歲月已過過不知幾百幾千,



(第1/3节)当前564字/页


仕途天骄 牧神记 逍遥小书生 修罗武神 圣墟 官梯 一念永恒 元尊 永夜君王

    前章提要:...相欠!好一個兩不相欠!清玄,我道家泱泱正道,怎么就出了你歌個厚顏無恥之人,次子為我徒兒受如此大苦,此等情義豈是你這忘恩負義的東西懂得!還有,老頭子憑什么告訴你?這幾日九死一生才弄清楚的千古大迷,你張張嘴皮子就要給你?清玄老匹夫,你可知不要臉這三個字怎么寫的?” 劉老頭怒極反笑,又指著所有人道:“老頭子我早就有言,吾之一脈,雖一脈一人,敢辱我門者,老頭子墜入魔障造下殺業又如何?今日害我徒兒不知所蹤,清玄,爾等來戰!” 馬子也紅著眼睛,拽著劉老頭的手,“劉大爺,先問清老七的下落他們到底知不知道……” 清玄這時候已經恢復過來,臉色如常,不屑的道:“敬酒不吃吃罰酒,老東西,受我一記!” 不見清玄老道有何動作,拂塵一甩,兩只餓鬼渾身露出點點黑芒,獠牙肉眼可見的速度長了三寸,甚是嚇人,兩道殘影撲向劉老頭。 劉老頭鼻里發出一聲輕哼,左腳紋絲不動,右腳卻極快的劃動。 冷七這是第一次見自己的師父踏出步罡,瞬息的功夫,老頭子腳下已經出現了一個黑白分明的太極圖案,更讓冷七吃驚的是,那太極圖案竟然有四象八卦若隱若現。 沒有太大的聲勢,兩只餓鬼沖到老頭身邊,只是一頓,......

    后章提要:...麻煩,除了隨身帶的那幾樣藥物,想要遏制冷七魂魄上的那股怨氣,需要的東西很珍貴,也很難找,如果是在外面倒也好辦,自己藥柜里多少能湊出一些。 在場能不用外物遏制住這股被勾動起來的怨力的人只有兩個,自己的師父算一個,另外一個就是面上已經有疲憊之色正在壓制餓鬼的老和尚。 看了眼閉目紋絲不動的陳元厚,李夢凱就死了心。 當場下第一個人隨著瘋狂的白鎮江的術法進行直挺挺倒在地上面無血色的時候,冷七的情況已經嚴重到雙眼已經開始渙散。 一道又一道半透明的虛影掙扎著出現在白鎮江身后的時候,李夢凱雙眼已經布滿了血絲。 杜大爺臉上越來越陰沉,注意力始終不曾離開白鎮江。 馬子快急瘋了,同樣的還有黃標,如果說場中現在誰最擔心冷七的安危,非他兩個莫屬。 “姓李的,你他娘的跟了陳師這么多年都學了什么東西?只會扎針喂藥放血,白瞎了你醫字脈的名號!”馬子已經快失去了理智,揪著李夢凱的衣領。 李夢凱抬起布滿血絲的雙眼,一拳打在馬子臉上,吼道:“我他娘的怎么知道?你以為我想這幅樣子?你以為醫字脈和山字脈一樣那么多手段術法……” 冷七牙縫里已經也有血絲滲了出來,頭上的發根不......

    本章精要    魂魄有了怨氣才變成厲鬼。

        老道士可以一瞬間把自身殘魂中滔天的怨氣壓制回去,冷七想不出怎樣的手段才能做到這一步。不過同樣,那口棺材里蠢蠢欲動的東西既然是老道的真身,那么自然沒誰覺得是個簡單的東西。

        這個時候處境最尷尬的同樣是洞神、白家等那些勢力的人,想得到這口棺材的是他們,可偏偏老道士的身份來頭驚天的大。當著人家的魂,奪人家的身,青玄就差在臉上寫上“我不敢”這三個字了。

        氣氛異常的詭異,老道士的出現,讓所有的爭斗都失去了意義。

        劉元青、杜大爺、老和尚、陳元厚等人應該高興的,可偏偏高興不起來。看目前這個樣子,洞神一脈的人想借著這口棺材打開兩生門的目的硬生生的被老道在無形中打斷。

        高興不起來同樣是因為這個老道士。這個本來只有在一些孤僻的典籍上才有些許記載的人物,那個時代已經很遙遠,這個人本該陪伴著老祖們一起消失在歷史長河的,卻偏偏突兀的出現了。

        這個時候的老道士早已經脫離了人的范疇,這縷殘魂不如說是老道士執念不散化成的鬼祟。

        死一般的寂靜,開口的是老和尚。

        “生死輪回不過天定而已,人若不生、不死、不滅、無病魔纏身,那還是人嗎?施主看那兩只餓鬼,餓鬼可壽十萬,可偏偏餓鬼道眾生要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