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 白玉笔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白鎮江的身后已經密密麻麻的浮滿了一張張痛苦到扭曲的人臉。

    當臺下最后一個印堂不正常潮紅的人躺在地上的時候,白鎮江身后的一眾白家長老同樣和白鎮江做出了一樣的動作。

    杜大爺看著密密麻麻的一條條生魂,忽然嘆口氣,自言自語道:“也好,一大把年紀了,這個因果就讓我背吧!”

    惡鬼若害人,自然當除之。被奪去的生魂沒了自由,被人控制也會害人。可是和其他鬼魂不同,這些被奪去的生魂在陰間地府是沒有備案的,也就是說,陰差并不知道這些人已經死了,因為在生死簙上,這些人陽壽未盡,和自殺的人不能入輪回一個道理。

    正是如此,如果滅掉這些生魂,比背負人命的因果還大,性命沒了,至少魂魄可以輪回,可若魂飛煙滅的下場,就意味著一個人真正的從這世間消失了。

    所以,施展奪生魂術的人害人要被負巨大因果,可對付施術者,必然要滅掉這些生魂。這就尷尬了,所以,無論何時,奪生魂這門術法都是被人唾棄的。

    當然,旱魃修羅那樣的,自然是不會在乎被不被人唾棄的。

    另一方面,被奪去的生魂,怨氣是不是一般的大,前面有提,這里不再多說。

    杜大爺面無表情的站在陣內,定定的看著前方,心里卻有些惋惜,黃神越章難得,只是,沾上了生魂的怨氣之后,怕是靈性要大大的折了。本來,是準備留給自己徒弟的。

    說來話長,從開始到現在,不過半柱香的功夫。

    白鎮江顯得有些得意、神色發癲,總之各種各樣的表情湊到一起的時候,就組成了現在白鎮江猙獰詭異的面色。

    青玄看白家的人宛若看一群死人,輕輕地示意洞神一脈眾人往后退兩步。同樣這樣做的,還有一旁的控鬼一脈,誰都不愿與白家沾惹上一絲一點的關系。

    白成羽嘿嘿怪笑了一聲,看了眼元真子,便轉過身一步一步走下高臺。只是幾個呼吸的功夫,便消失在了人群里。對于白成羽的離去,白鎮江只是輕瞥了一眼,漠然的神色像是在看陌生人。

    “如此也好,白鎮江,你孫子已經離開了,你白家付出如此大的代價,我洞神一脈自然不會是不通情理之人。放心吧,



(第1/3节)当前663字/页


仕途天骄 牧神记 逍遥小书生 修罗武神 圣墟 官梯 一念永恒 元尊 永夜君王

    前章提要:...都清楚!能腐蝕人肉身的尸煞,老東西你這輩子可曾見過?” 青玄臉色變了變,“后果自有我洞神一脈去擔,你們最好滾得遠遠的!” “青玄你混賬!” 劉元青大怒,卻不肯多花費時間浪費在與青玄的口角之爭上。 “七娃,形式緊急,為師護不得你,聽為師號,念日魂月魄咒,為師予發奏大開天符助你,一炷香之后,若為師滅了此獠則萬事大吉,若滅不了這孽障,你我師徒當喪命于此!老杜,擺陣。陳老不死的,老劉我今日生與死全拜托你了!” 冷七忽然臉色一正,日魂月魄咒,當初老頭子說什么也不肯傳給自己,說起來,這門咒術也算道門大成咒術,可借陰陽來養魂養魄。以及肺脾胃腎。可是,這門咒,還有一處用途,那便是穩固陰陽根基,日魂正陽之精,易失不易得。通俗講,就是腎水。 所以,有凡心不死的道門中人把這道咒術用在哪一方面,我就不多說了,都是成年人! 老頭子當初不肯傳給冷七還是有些顧忌的。 咒與符配合,自然再好不過,那發奏大開天符甚是復雜,隱約可見“開天雷奏”等環環繞繞的紋路。 “太微丹書,名曰開明,致日上魂,來化某形,平日嚴莊,發自玄玄,庭飛華水,日根金精,紫映流光,號曰五靈,急急......

    后章提要:...的!殺不了的!你姓杜的又是個什么東西!不只是你,你們一個個都活不了!”白鎮江嘴角浮起一抹冷笑,繼續沖上空的白羽毛筆虔誠下拜。 “鬼尊啊,我白鎮江早已起過誓,只要您助我白家成為世間大派,我白家當盡最后一絲綿薄之力供奉與你!看看這些人,他們都是道家佛家造化頗深的響當當的人物,您吃了他們的魂魄,對您有大好處啊!勝過您方才享用的那千條江湖術士的魂魄啊!” “嘿嘿” 白鎮江沒有等到那只白玉筆的回應,卻聽到了一聲陰冷的冰碴子一樣的冷笑。 劉元青推開冷七的雙手,敞開的破襖子一把脫下來摔在地上,努力的站穩了身子。 “白鎮江你個鱉孫兒真不是個玩意兒,老子跟你說話不免丟了老頭子的臉!你讓開,喏,就你,白不刺啦的那桿玩意兒,別藏著了,吞噬了這么多魂魄,難道依然只敢藏在那桿破東西里面?你奶奶個腿兒,我劉元青行走山河大川兇宅險地,一輩子到現在也就受了兩次傷!嘿嘿,老頭子最不信的就是邪,呔,還不快速速給我現身!” 劉元青徒然從手腕上禿嚕下來一串褐黃色的珠串,每一粒珠子都足有青棗一般大,每個珠子上都刻了不同的畫像,有執玉牌的,有執寶劍的,還有手持兩個大鈴鐺的。 “青玄老道......

    本章精要    白鎮江的身后已經密密麻麻的浮滿了一張張痛苦到扭曲的人臉。

        當臺下最后一個印堂不正常潮紅的人躺在地上的時候,白鎮江身后的一眾白家長老同樣和白鎮江做出了一樣的動作。

        杜大爺看著密密麻麻的一條條生魂,忽然嘆口氣,自言自語道:“也好,一大把年紀了,這個因果就讓我背吧!”

        惡鬼若害人,自然當除之。被奪去的生魂沒了自由,被人控制也會害人。可是和其他鬼魂不同,這些被奪去的生魂在陰間地府是沒有備案的,也就是說,陰差并不知道這些人已經死了,因為在生死簙上,這些人陽壽未盡,和自殺的人不能入輪回一個道理。

        正是如此,如果滅掉這些生魂,比背負人命的因果還大,性命沒了,至少魂魄可以輪回,可若魂飛煙滅的下場,就意味著一個人真正的從這世間消失了。

        所以,施展奪生魂術的人害人要被負巨大因果,可對付施術者,必然要滅掉這些生魂。這就尷尬了,所以,無論何時,奪生魂這門術法都是被人唾棄的。

        當然,旱魃修羅那樣的,自然是不會在乎被不被人唾棄的。

        另一方面,被奪去的生魂,怨氣是不是一般的大,前面有提,這里不再多說。

        杜大爺面無表情的站在陣內,定定的看著前方,心里卻有些惋惜,黃神越章難得,只是,沾上了生魂的怨氣之后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