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章 荒夜

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

    雖然早早的立了秋,可是趕不走的秋老虎依然熱的讓人受不了。

    常言道春天看干勁,秋天看谷穗。農家人始終離不開農家,心里惦記的始終都是自家的莊稼地。河南種玉米棒子,也種蜀黍,也就是高粱。

    天氣雖然悶熱,可是依然擋不住家里操心的女人三五結伴的去莊稼地里看谷穗子,自家的玉米棒子比別人家長了哪怕一指甲蓋就能讓女人們暗自欣喜上不少于三頓飯的功夫。

    蜀黍葉子和玉米葉子都是喂牲口的好東西。

    女人們覺摸著可以了,就吆喝自家男人趕著牛,拉著一個架子車,帶上捆扎的麻繩,走三步晃兩步的趕到地里扒蜀黍葉子。即使自家牲口吃不了,用鍘刀鍘碎了,兩分錢一斤賣給人家也是劃算的。

    蔣大兵以前的時候非常痛恨自己的這個姓,姓毛自然是跟著沾上一些神氣光的,至少沒人敢拿自己祖宗留下來的姓氏嚼嘴皮子。再不濟,其它的姓氏也湊合,可是偏偏就趕上了這個蔣字。

    蔣大兵小時候最痛恨的就是蔣介石,沒能耐啊!有能耐怎么會讓人給打到臺灣去!要不然,自個好歹也是個皇姓。當然,這些話也就是以前被村里同輩的人騎著自己脖子大喊“打倒蔣介石”的時候在心里想想。

    后來慢慢的,沒人再跟在自己屁股后面嚷著干翻老蔣了,日子勉強也能湊合著過了,當初因為這個蔣姓錯過了成家的好年紀,兩年前才娶了婆娘,是個寡婦,大自己三歲。年紀大些不打緊,知道伺候人就行。

    有文化的人,每天想的都是自己為什么要活著。蔣大兵這樣的人,想的卻是活著能多干點什么。蔣大兵的目標就是自家的五畝地,看見自家地里的一個螞蚱蔣大兵都想捉回家,灶底烤了跟肉一個味兒啊!

    人只要不懶,太平年景就沒有活不下去這一回事。婆娘到了這個年紀,還能大肚子,蔣大兵就覺得老天爺待自己不薄,婆娘肚子里可是自家的香火,有了香火這日子就有了奔頭啊!

    蔣大兵自然是千珍萬寶的把自家婆娘捧在捧在心窩子里,家里的事兒,地里的活兒,都是自個的。自己家里沒有牛,這問題不大,自己還有把子力氣。

&n



(第1/3节)当前605字/页


仕途天骄 牧神记 逍遥小书生 修罗武神 圣墟 官梯 一念永恒 元尊 永夜君王

    前章提要:...子去懷疑,元真子是使出了渾身解數了。 如同那翻涌的煞氣,耳邊回蕩的還有響徹天地的誦經聲。這么多雜門雜派湊起來的陣容,度魂經安魂咒醒魂術竟然吟誦的絲毫不差。這些人的道家底子都是很牢靠的。 馬子看著眼珠子一動不動木頭一樣待在原地的冷七,眼中盡是擔憂,那邪物只需一下,只剩下純碎一堆沒了三魂七魄的血肉的冷七就是大羅神仙也再難救回來。 可是看到那僵尸竟然無視了冷七的身體,直接朝著一團空氣掐了過去,馬子暗暗松了一口氣,不過,下一刻心再次揪起來,肉身固然重要,靈魂自然更加重要,馬子自然不認為那邪尸真的會抓向一團空氣。 如此的表現,只能說明,老七的魂魄就在那里。 人肉眼凡胎,若不借柳葉露水牛淚,能看見的只能是那些充滿了怨氣的厲鬼冤魂,比如那些被奪去的生魂。冷七自然不會有什么怨氣,看不見冷七的魂魄馬子不覺得奇怪,要是看見了,那還就真的難辦了,一個化成了厲鬼的冷七,想想就讓人為難。 馬子面容忽然僵住,李夢凱正不斷的撒著朱砂粉雙手也僵住,元真子一直凝聚著的心神忽然散開,口中鮮血噴出,面如金紙,發絲凌亂,眼珠子卻依舊直勾勾的盯著眼前的這一幕。 不止是他們,杜大爺劉元......

    后章提要:...塞。癲蠱者,笑罵無常,心昏頭眩,近酒蠱發,儼如癲狂。余之又有生蛇蠱,中害神等。 嶺南衛生方云:“制蠱之法,是將百蟲置器,自相殘食留其一。” 那三年,冷七和馬子一直對蠱這種東西抱著很深的好奇心,所以兩個人后來特意抓了一窩耗子,一窩螞蟻,還有一窩蛇。 耗子全部死了,打架斗死了。螞蟻倒是沒有打架,不過最后手一碰,就跟黑炭差不多,化成粉了。只有那窩蛇,剩下一只,蛇頂幾乎變成紅的了。后來被杜大爺拿去燒了! 是不是蠱冷七不知道,直到如今,冷七依然對這東西抱著很深的好奇心。此刻親耳聽見這不認識的小子說面前這是蠱蟲,冷七反倒來精神了,再怎么也只是一群蟲子而已,當時的冷七還真的不信,區區小蟲,能把他怎么樣。 看到冷七小心翼翼的要從地上捏起一只蟲子,一直在扣著喉嚨眼兒的土狗兩只眼睛露出深深的恐懼。 “總把子?咯咯咯” 突兀其來的詭異笑聲把冷七嚇了一跳,手都縮了回來,這一次,他聽得分明,其中一具尸體喉間一個葡萄大小的肉疙瘩不停地抖動,聲音正是從那里面發出來。 “我當是怎么一會兒!借著蟲子控制死人的聲帶,馬子給我講過,人啊,能說話全靠這玩意兒!裝神弄鬼的東西,......

    本章精要    雖然早早的立了秋,可是趕不走的秋老虎依然熱的讓人受不了。

        常言道春天看干勁,秋天看谷穗。農家人始終離不開農家,心里惦記的始終都是自家的莊稼地。河南種玉米棒子,也種蜀黍,也就是高粱。

        天氣雖然悶熱,可是依然擋不住家里操心的女人三五結伴的去莊稼地里看谷穗子,自家的玉米棒子比別人家長了哪怕一指甲蓋就能讓女人們暗自欣喜上不少于三頓飯的功夫。

        蜀黍葉子和玉米葉子都是喂牲口的好東西。

        女人們覺摸著可以了,就吆喝自家男人趕著牛,拉著一個架子車,帶上捆扎的麻繩,走三步晃兩步的趕到地里扒蜀黍葉子。即使自家牲口吃不了,用鍘刀鍘碎了,兩分錢一斤賣給人家也是劃算的。

        蔣大兵以前的時候非常痛恨自己的這個姓,姓毛自然是跟著沾上一些神氣光的,至少沒人敢拿自己祖宗留下來的姓氏嚼嘴皮子。再不濟,其它的姓氏也湊合,可是偏偏就趕上了這個蔣字。

        蔣大兵小時候最痛恨的就是蔣介石,沒能耐啊!有能耐怎么會讓人給打到臺灣去!要不然,自個好歹也是個皇姓。當然,這些話也就是以前被村里同輩的人騎著自己脖子大喊“打倒蔣介石”的時候在心里想想。

        后來慢慢的,沒人再跟在自己屁股后面嚷著干翻老蔣了,日子勉強也能湊合著過了,當初因為這


展开+